◤大城事头条◢组屋封楼时在外工作 保安员 有家归不得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组屋封楼时在外工作 保安员 有家归不得

(吉隆坡8日讯)印度清真寺封锁地带疑出现漏网之鱼!一名住在雪兰莪敏申组屋的保安员,因封楼时身处组屋毗邻大厦履行职务,如今不得归家唯有暂住大厦,更在早上8时至晚上8时如常工作。



来自尼泊尔的古玛莱(27岁)告知,他也是雪兰莪敏申组屋的住户,随着政府昨日封锁组屋后,他无法返回住家而滞留在外,但必须如常在早上8时至晚上8时工作,其雇主会负责为他与另一名同事,外带早餐与午餐。

“封楼时,我在工作岗位上而未能返家,如今已无法进入组屋,所以我被安排暂住大厦,生活起居没有太大问题,只是晚餐不知要在哪里解决,因为所有商店都已打烊。”


他坦言,他原本在八打灵再也工作,2个月前入住雪兰莪敏申组屋,并在毗邻大厦内从事保安人员的工作,如今大厦已关闭,他便听从雇主吩咐,到大厦外履行保安职务。

“与我同住在组屋内的约有8人,大部分都是孟加拉籍,因为在实施行动管制令前,我的上班时间是早上10时至晚上10时,平时鲜少有时间跟其他室友碰面。”

执法人员利用警戒线封锁安邦路通往雪兰莪敏申组屋的行人天桥,不料却遭人拆卸及使用。

据观察,执法人员利用铁网封锁2座组屋的主要出入口,其余地区则拉起警戒线禁止外人出入,因此,仍有一些外来者因不知道当地已封锁,如常到当地购买日常用品,当中包括居住在周遭范围,如半山芭与蕉赖等外劳。

一名住在半山芭的外劳说,由于当地的Mydin超市商品便宜,今天特意前往采买生活用品,不料人到现场才发现已被封锁,且所有商店都已关闭,因此他急忙离开现场。

被列红区 外劳似懂非懂
除了印度清真寺地带的商业区全数关闭外,毗邻的安邦路一片冷清,除了便利商店、诊所及杂货店如常营业外,其余商铺都已拉下闸门,但仍有不少外劳随处闲逛,对于当地已被列为疫情红区的严峻情况,似懂非懂。

《中国报》记者周三走访印度清真寺一带,包括安邦路地带,发现当地的冷清程度犹如空城,只有零星外劳及上班族在外闲逛,当中不乏特意前往购物的外劳,以及受到行动管制令的影响,而滞留本地的旅客。

一名来自印度的旅客尼占受访时说,他是在3月17日抵马旅游,并在同日下榻位于印度清真寺的一家酒店,如今当地已经封锁,许多商店和超市都没有营业,令他的生活作息大受影响,一日三餐也成问题。

“我原定在3月20日返回印度,但因为这边实施行动管制令而无法出入境,我已经与印度驻马大使馆取得联系,对方也要求我在管制令结束后,才计划返回印度。”

此外,一些受访的外劳告知,因为住家附近的商场都已停业,所以才会前往当地购买日常用品,并不知道当地已被列为疫情红区。

据观察,执法人员已用警戒线封锁通往雪兰莪敏申组屋的行人天桥,不料却有人擅自拆除警戒线,以便使用该行人天桥。

印度清真寺地带的银行也张贴告示,称银行将关闭直到另行通知为止。
随着卫生部宣告在印度清真寺地带执行强化行动管制令后,当地已禁止外人随意出入,商店也一律关闭,一片冷清。
“外劳村”如今只剩下零星协助运送物资,但仍有一些不知情的外劳(非居民),在当地购物与走动。

到了才知封锁
◆拉沙(38岁,孟加拉籍外劳 )
印度清真寺Mydin商场的商品便宜,因此今天特意步行前来购买白米,不料商店已关闭,到现场才知道这边已封锁。

我住在半山芭,但据知这边聚集很多外劳,因为有两栋组屋都是外劳住户居多,如今已知道现场已封锁,所以我下次不会再来了。

被逼滞留当地
◆尼占(27岁,游客)
我和一名友人从3月17日抵马旅游,同日下榻位于印度清真寺的一家酒店,因为马来西亚已实施行动管制令,所有人不得出入境,我被逼滞留在当地,早前生活起居还可在附近解决,如今周遭地区都已封锁,商店全部关闭,生活起居成问题,警察也禁止我出门采买。

我上月已和印度驻马大使馆取得联系,对方要求我等待行动管制令后才计划返回印度,在这期间,我都有定时更换口罩,与别人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和勤洗手;如今家园也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家人都很担心我的情况,希望我能尽快回国。

不知道列红区
◆阿玛努拉(印度籍外劳,50岁)
我来马工作3年,目前住在蕉赖,因为住家附近商店都没开店营业,无法买到日常用品,从朋友口中得知印度清真寺附近一间超市有营业,今日前来购物。

我不知道附近已被列为疫情红区,今天才会前来,但下次就不会再来了。

报导:蔡琦淮
摄影:依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加重醉驾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