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 貴婿.妓女(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 貴婿.妓女(下) 作者:雅蒙

中學時代,汪佳燕就不時上楊家去玩。她笑容甜美、聰慧可人,深得楊捷騰父母歡心。



最高興的自然是汪佳燕的父親汪德振,他的苦心沒白費,他會有個億萬富豪級女婿,未來的錦衣玉食好日子是可以預料到的。

幾年後,汪佳燕和楊捷騰畢業返國,在楊氏企業上班。汪德振怕夜長夢多,催促他們儘快結婚。


不料就在籌備婚禮之際,一晚楊捷騰緊皺眉頭對汪佳燕說∶“大事不妙,我和你的婚事可能會觸礁。”

汪佳燕也嚇一大跳∶“你家長輩突然不滿意我嗎?”

楊捷騰說∶“不管你的事,是你的哥哥汪嘉麟的行為,我家長輩認為有辱門風。”

汪佳燕莫名其妙∶“我哥哥又做了什麼事了?”

楊捷騰說∶“你還不知道,嘉麟和一名應召女郎同居。”

楊捷騰說∶“事不宜遲,我們找令尊商討吧。”

汪德振一聽也嚇呆了,但他強做鎮定說∶“放心,嘉麟只是一時貪好玩,我會勸他離開那個應召女郎安娜,那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汪佳燕倒沒這麼樂觀,她明白有藝術家性格的哥哥熱情叛逆,他這一回是動了真情,而據說安娜也一樣,還為此洗盡脂粉退隱了。

說出一件懺悔往事

汪佳燕也知道父親為此事大吵一頓。汪嘉麟對她說∶“對不起妹妹,告訴楊捷騰那些封建落伍的長輩,我的事與你無關。”

汪佳燕苦笑,哥哥太天真了。

但不知後來發生了什麼事,不久,汪佳燕就聽說哥哥與安娜鬧翻了,聽說是安娜不甘粗茶淡飯的日子,竟然又艷幟高張了。然後又發生一件大事,愛得深、恨得也深,脾氣激烈的汪嘉麟上門侮辱安娜,而且暴怒之下竟然用刀子割破了安娜的臉。

汪佳燕心想∶“哥哥坐牢,汪家肯定家世不清白了,楊家肯定反對捷騰娶我了。”但沒料到安娜卻說是自己不小心割傷的,汪嘉麟才沒有被控告。

事情表面看是已經解決了,所以汪佳燕順利的與楊捷騰結婚了,此後她連生3名貴子,深得楊家長輩器重,她的生活越來越幸福。

相反的,汪嘉麟卻沉淪不思振作,他以前風流成性、遊戲人間,誰也沒料到安娜的事會對他有如此大的打擊,他離開家人,更與父親如陌路人。

汪佳燕有回問父親∶“那個安娜是否毀容?她如何了?”

父親好像心虛不安說∶“沒有她的消息,好像失蹤了。”

現在汪佳燕明白,父親那時確是“不安心虛”,因為父親臨終前向她說出一件他要向安娜懺悔的往事。

不能放棄東床快婿

原來當年汪德振不能勸阻兒子與安娜來往,他就上門跪求安娜“合作”。

汪德振臨終前說∶“我請求安娜與我合作一齣戲,要她假假與嘉麟分手。我答應安娜,只要你和捷騰結婚了,我立即把真相告訴嘉麟。”

他在病榻流下悔恨的淚∶“但我欺騙了安娜,我根本就不準備告訴嘉麟真相,我不能夠功虧一簣,我擔心如果他們複合,楊家那些長輩會逼捷騰休妻,這不是不可能的事。一個妓女與一名貴婿,我當然不能放棄能讓我過好日子的東床快婿。”

汪德振斷氣前要求女兒∶“佳燕,我害了你哥哥,還有那位安娜。我對不起安娜,請你幫我彌補這個過失。”

汪佳燕含淚連連點頭答應。

汪佳燕覺得有必要把這件事讓丈夫知道。楊捷騰也聽得發獃,他感嘆說∶“岳父為了我和你——唉,真是沒話說,我們沒資格批評他,但我們可以儘力幫嘉麟振作,找回安娜,希望他們能有情人終成眷屬。”

汪佳燕去找哥哥,告訴他父親的死訊外,也把父親臨終前的懺悔告訴他。汪嘉麟整個人呆住了。汪佳燕流淚∶“對不起,哥哥,父親對我太偏心,害了你與安娜。”

汪嘉麟反而安慰妹妹∶“佳燕,與你無關,爸爸倒不是偏心你,他是偏愛金錢而已。”

汪佳燕說∶“哥,我們一定要找回安娜。”

汪嘉麟也心酸的點頭∶“是,一定要找回她,要她原諒我們父子。”

菜市場內有一名賣熟食的女性小販,30來歲的她本來臉容俏麗,可是左頰有一道四吋長的刀傷痕迹,人們不叫其名而稱她“刀疤阿姐”。她就是安娜。

這一日她收檔要回家,一名裝束高貴的少婦站在她面前,安娜一愕,隨即認出眼前人是汪佳燕。

汪佳燕向她道出父親的懺悔。汪佳燕輕聲問∶“你會恨嘉麟嗎?”

安娜苦笑搖頭∶“我怎麼會恨他?他對整件事一無所知,他只有比我更痛苦。”

汪佳燕又問∶“你還愛他嗎?”

安娜輕嘆∶“當然我還愛他,一直都愛他,但這又有什麼用,他已經不愛我了。”

汪佳燕握住她的手∶“不,安娜,哥哥只有比以前更愛你,因為我也找到他,把一切告訴他了。”

她含笑說∶“安娜,你看,那不是嘉麟嗎?”淚眼婆娑中,安娜感覺到她在汪嘉麟的懷抱中,她哭得更大聲,但她與汪嘉麟還有汪佳燕都知道,這是真正的喜極而泣。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我國貧窮線收入上修至家庭收入月均2208令吉,會太高嗎?
41 votes · 41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