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贵婿.妓女(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贵婿.妓女(下) 作者:雅蒙

中学时代,汪佳燕就不时上杨家去玩。她笑容甜美、聪慧可人,深得杨捷腾父母欢心。



最高兴的自然是汪佳燕的父亲汪德振,他的苦心没白费,他会有个亿万富豪级女婿,未来的锦衣玉食好日子是可以预料到的。

几年后,汪佳燕和杨捷腾毕业返国,在杨氏企业上班。汪德振怕夜长梦多,催促他们尽快结婚。


不料就在筹备婚礼之际,一晚杨捷腾紧皱眉头对汪佳燕说∶“大事不妙,我和你的婚事可能会触礁。”

汪佳燕也吓一大跳∶“你家长辈突然不满意我吗?”

杨捷腾说∶“不管你的事,是你的哥哥汪嘉麟的行为,我家长辈认为有辱门风。”

汪佳燕莫名其妙∶“我哥哥又做了什么事了?”

杨捷腾说∶“你还不知道,嘉麟和一名应召女郎同居。”

杨捷腾说∶“事不宜迟,我们找令尊商讨吧。”

汪德振一听也吓呆了,但他强做镇定说∶“放心,嘉麟只是一时贪好玩,我会劝他离开那个应召女郎安娜,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汪佳燕倒没这么乐观,她明白有艺术家性格的哥哥热情叛逆,他这一回是动了真情,而据说安娜也一样,还为此洗尽脂粉退隐了。

说出一件忏悔往事

汪佳燕也知道父亲为此事大吵一顿。汪嘉麟对她说∶“对不起妹妹,告诉杨捷腾那些封建落伍的长辈,我的事与你无关。”

汪佳燕苦笑,哥哥太天真了。

但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不久,汪佳燕就听说哥哥与安娜闹翻了,听说是安娜不甘粗茶淡饭的日子,竟然又艳帜高张了。然后又发生一件大事,爱得深、恨得也深,脾气激烈的汪嘉麟上门侮辱安娜,而且暴怒之下竟然用刀子割破了安娜的脸。

汪佳燕心想∶“哥哥坐牢,汪家肯定家世不清白了,杨家肯定反对捷腾娶我了。”但没料到安娜却说是自己不小心割伤的,汪嘉麟才没有被控告。

事情表面看是已经解决了,所以汪佳燕顺利的与杨捷腾结婚了,此后她连生3名贵子,深得杨家长辈器重,她的生活越来越幸福。

相反的,汪嘉麟却沉沦不思振作,他以前风流成性、游戏人间,谁也没料到安娜的事会对他有如此大的打击,他离开家人,更与父亲如陌路人。

汪佳燕有回问父亲∶“那个安娜是否毁容?她如何了?”

父亲好像心虚不安说∶“没有她的消息,好像失踪了。”

现在汪佳燕明白,父亲那时确是“不安心虚”,因为父亲临终前向她说出一件他要向安娜忏悔的往事。

不能放弃东床快婿

原来当年汪德振不能劝阻儿子与安娜来往,他就上门跪求安娜“合作”。

汪德振临终前说∶“我请求安娜与我合作一出戏,要她假假与嘉麟分手。我答应安娜,只要你和捷腾结婚了,我立即把真相告诉嘉麟。”

他在病榻流下悔恨的泪∶“但我欺骗了安娜,我根本就不准备告诉嘉麟真相,我不能够功亏一篑,我担心如果他们复合,杨家那些长辈会逼捷腾休妻,这不是不可能的事。一个妓女与一名贵婿,我当然不能放弃能让我过好日子的东床快婿。”

汪德振断气前要求女儿∶“佳燕,我害了你哥哥,还有那位安娜。我对不起安娜,请你帮我弥补这个过失。”

汪佳燕含泪连连点头答应。

汪佳燕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让丈夫知道。杨捷腾也听得发呆,他感叹说∶“岳父为了我和你——唉,真是没话说,我们没资格批评他,但我们可以尽力帮嘉麟振作,找回安娜,希望他们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汪佳燕去找哥哥,告诉他父亲的死讯外,也把父亲临终前的忏悔告诉他。汪嘉麟整个人呆住了。汪佳燕流泪∶“对不起,哥哥,父亲对我太偏心,害了你与安娜。”

汪嘉麟反而安慰妹妹∶“佳燕,与你无关,爸爸倒不是偏心你,他是偏爱金钱而已。”

汪佳燕说∶“哥,我们一定要找回安娜。”

汪嘉麟也心酸的点头∶“是,一定要找回她,要她原谅我们父子。”

菜市场内有一名卖熟食的女性小贩,30来岁的她本来脸容俏丽,可是左颊有一道四吋长的刀伤痕迹,人们不叫其名而称她“刀疤阿姐”。她就是安娜。

这一日她收档要回家,一名装束高贵的少妇站在她面前,安娜一愕,随即认出眼前人是汪佳燕。

汪佳燕向她道出父亲的忏悔。汪佳燕轻声问∶“你会恨嘉麟吗?”

安娜苦笑摇头∶“我怎么会恨他?他对整件事一无所知,他只有比我更痛苦。”

汪佳燕又问∶“你还爱他吗?”

安娜轻叹∶“当然我还爱他,一直都爱他,但这又有什么用,他已经不爱我了。”

汪佳燕握住她的手∶“不,安娜,哥哥只有比以前更爱你,因为我也找到他,把一切告诉他了。”

她含笑说∶“安娜,你看,那不是嘉麟吗?”泪眼婆娑中,安娜感觉到她在汪嘉麟的怀抱中,她哭得更大声,但她与汪嘉麟还有汪佳燕都知道,这是真正的喜极而泣。
(二之二、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加重醉驾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