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爱你爱到要杀你(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爱你爱到要杀你(下) 作者:雅蒙

果然如小飞所言,老麦难以获得秦青生前留下的基因。



老麦先去找叶瑟芬女士。小雷笑说∶“无异与虎谋皮。”

果真,叶瑟芬女士冷淡且傲慢的说∶“因为不想睹物伤情,秦青一离家我就把她所有东西丢了,现在后悔莫及。”


又是小飞献议∶“老麦,你何不去找杨泰问问?”

杨泰本来一直置生死于度外,但在听到老麦怀疑是叶瑟芬女士对秦青下毒手时,他十分激动,咬牙切齿骂道∶“这老虎婆……”加上一大堆市井粗话,露出浪荡子本色。

然后杨秦说∶“我入狱前有一条颈链,坠着一个黄金制的小圆管,是秦青送我的订情之物,里面有她的一绺发丝,还有她写给我的情诗。”

老麦大喜说∶“太好了。”

老麦向法庭申请开棺验尸,叶瑟芬女士获知强烈反对,她骄傲的说∶“谁知那几根头发是不是真的属于秦青。”

小雷也说∶“头的,这老女人说得有几分道理。她很容易推翻这个证据,再说检出棺中的骷髅不是秦青又如何?她可以推说原来她弄错了。”

老麦说∶“不过一定要确实那具尸体的身分,否则过不久杨泰就会白白送命。”

小雷微笑∶“小飞说,找到小珍的基因也一样。”

老麦猛敲头颅∶“唉呀,又慢给你老婆一步。”

这回老麦很容易就从小珍的家人那儿获得她生前的基因。老麦开棺验尸后,果真验明这具尸体并非秦青,而是被人以为远走他乡的小珍。

接他出狱

老麦赶快向法庭呈报,第二天一早,他去接杨泰出狱,杨泰没有太多兴奋,他伤感的说∶“秦青都不在了。”

老麦勉励他∶“为了她,你更要好好活下去,向世人证明,秦青没有爱错你,你明白吗?”

杨泰一凛,大力点头∶“你说得对,麦探长,我要为秦青争气。”

杨泰虎目含泪∶“麦探长,秦青死得太惨,你一定要为她伸冤揪出凶手。”

老麦也深深点头,他明白“破案”只是进行到一半,棺中的尸体不是秦青的,那么秦青呢?

更令老麦心中恼怒的是,他怀疑叶瑟芬女士对秦青、小珍和阿何下毒手,却奈她不何。

小雷问∶“她是天性凶残吗?”

老麦轻叹∶“未必,但杀人像说谎,说了第一个谎话要说第二第三个谎话来圆之前的谎话,杀人也一样。”

结果峰回路转,老谋深算的叶瑟芬女士竟然栽倒在已死的阿何手中。

阿何不是“昨天才出世”的人,在社会久混精到出油的阿何明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

当叶瑟芬约他于晚上到她的老宅认财物时,他已防备这个老女人说不定会反咬他入屋偷窃,他把两人在电话中的谈话录音下来了。他还故意和叶瑟芬在电话对照约好的日期时间。

只是阿何没想到叶瑟芬女士胆敢杀人。

老麦与小雷率队仔细搜查阿何房间,不仅找到这卷可让叶瑟芬定罪的录音带,更有意外之喜。小珍死前曾打电话给阿何,他不在,但留下电话录音,小珍告诉阿何,叶瑟芬女士送给她一些衣裙小首饰,原是秦青小姐的,她还形容那件裙是淡紫色有小白花的。正是尸首身上那件裙子。

蓄意谋杀

老麦不能证明是叶瑟芬女士杀了秦青与小珍,但却有铁证据告叶瑟芬女士蓄意谋杀阿何。

杨泰关心的是秦青尸首在何处,他要好好安葬“未婚妻”。

这一晚老麦又到小雷夫妇家中做客,品尝小飞刚学会的闽南名菜“姜母鸭”。

老麦在饱尝美食后∶“叶瑟芬这个老女人杀了三条人命,我们只能定罪一条,真是不甘心。”

他又说∶“她还是不肯说秦青尸首在何处。”

小雷说∶“不过有一点很奇怪,在她刚被扣留时,我带她去做测谎,问她是不是认为秦青死了,她回答说她认为是,但检验显示她说谎。

小飞身子一直∶“难道秦青没死?会不会是被她囚禁起来,那间老屋很可能有密室。”

小雷也紧张说∶“那怎么办?那老女人已被拘禁一天一夜了,什么也不说。”

就在这时老麦的手机响了,警局来电∶“那位叶瑟芬女士要见你,她说很紧要,事关人命。”

老麦和小雷赶去。原来叶瑟芬女士的老宅果真有个密室在她卧室地窟下,她就是把秦青幽禁在这里。她神色茫然说∶“你们快去救秦青吧,她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

她望着老麦∶“我原本是要杀秦青的,但把她昏迷后还是不忍下毒手,我想如果杨泰不在,她就不会再离开我,所以我设计杀死了小珍诬陷杨泰。”

她颓丧说∶“啊,半个月,只差半个月杨泰问刑,我就成功了。”

老麦竟然有点怜悯她,他想∶她中了情毒,她疯了。

但第二晚叶瑟芬女士心脏病死了,老麦可以想像她倨傲的说∶“法律对付不了我,没有人奈何我。”

半年后,老麦被请去当女方证婚人,杨泰和秦青这对历劫鸳鸯,终于结婚了,小雷和小飞去观礼,小飞还当秦青的伴娘。

令老麦惊讶的是男方证婚人是杨泰的亿万富豪生父,杨泰微笑说∶“父亲主动要求为我证婚,秦青劝我接受,我们父子讲和了。”

老麦连连点头∶“好事好事。”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加重醉驾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