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頭條◢  美食街 入夜變“死城” 業者生意額挫80%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  美食街 入夜變“死城” 業者生意額挫80%

(吉隆坡2日訊)原本的美食街,因行動管制令,在入夜後一片寂靜淪為“死城”,飲食業者的生意額更下挫80%叫苦連天,同時又面對部分業主不願減租渡過難關,讓眾人處於“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困境!



蒲種公主城的商業區也是美食林立和百花齊放的地方之一,當地更有多達200間飲食店鋪,多元化的選擇吸引來自各地的美食食客到來,無論白天夜晚都非常熱鬧,到訪者根本是“一位難尋”。

奈何在實行行動管制期期間,飲食業者營業時間已受限,選擇外帶和使用外送服務的民眾其實也不多,造成原本熱鬧無比的美食街頭顯得冷清,每日的生意額完全受挫而導致飲食業者苦不堪言。


據悉,蒲種公主城商業區的店鋪租金較高,平均租金也約為6000令吉,在行管期期間,許多業者的生意額基本上都下跌至少50至80%,業者紛紛向業主求助希望可減租,一些業主就願意減少3月50%租金,但也有業主未回復和拒絕減租。

蒲種公主城的部分飲食業者面對部分業主不願減租渡過難關的困境。 (照片業者提供)

或全面暫停營業

在進退兩難的情況下,更有業者計劃全面暫停營業,避免面對更大的虧損。

蒲種公主城商業區的飲食業者向《中國報》記者指出,即使茶餐室和餐館等飲食業在行管期期間可以有時間限制的營業,可是生意已嚴重下挫,原本每日可達4、 5000令吉的收入,至今只有600至800令吉,就算是周末也難以破千。

他們指出,許多消費者都選擇能省則省的想法,都紛紛減少外帶食物或使用外送服務。

“就算管制期暫停,消費者都不敢馬上‘出關’用餐,大家都會抱着觀望的心態,我們屆時也會面對租金必須繼續支付的困擾。”

也有業者強調,政府宣布的數項援助計劃主要關注中下階層,似乎忽略了中小企業領域面對的困境,要知道,畢竟很多中下階層都是在中小企業領域上班,一旦中小企業倒閉,試問中下階層在管制期暫停後可去何處上班呢?

天未暗拉閘門

入夜的治安亮起紅燈?業者在未天暗已拉下閘門,避免有者藉機趁火打劫!

有業者指出,據知,也有業者遭殃被搶劫,治安已不理想。

他指出,因同排營業的店鋪不多,所以在入夜時就馬上拉下閘門,擔心會有匪徒趁機搶劫,就算求救也無人可出手協助。

“我以前在中午時段會休息,現在就直接從早上8時營業至7時30分,然後就馬上拉下大閘,因我這裡很多茶室餐館都會提早休業和在暫停營業,天色暗後都擔心有者會藉機干案。”

也有業者反映,也有業者親眼目睹有者企圖以假鈔來購買食物,並以100令吉的假鈔購買20令吉的炸肉。

據悉,在3月18日至31日的首輪管制期,蒲種公主城只有約20%的飲食業者繼續營業,而在4月的第二輪管制期,相信會再增加15%的業者投入營業。

目前的美食街也顯得“水靜河飛”,昔日人潮洶湧的景象已不見。 (照片業者提供)

火鍋店5月續營業

不願具名的火鍋店店主向《中國報》坦言,在管制期期間,該火鍋店決定暫停營業,並考慮在5月才會繼續營業。

他指出,就算該火鍋店繼續營業,其實大家都擔心新冠肺炎的疫情持續爆發,人流也會完全受到打擊,因此也會面對很大的風險而決定​​乾脆暫停營業。

“我們目前是計劃5月初才會重新營業,如果4月14日真的全面解封,我們都會抱着觀望的態度,同時也要把握時間來進行消毒和預防工作,讓客戶有信心而可安心前來用餐。”

天天來苦瓜湯老闆蔡常兵

14員工減剩5人

就算我們在管制期可以繼續營業,可是生意額已跌了至少80%,我以往每天的生意額可有約4000至5000令吉左右,可是至今已下挫只有600至800令吉。

我以前也有14個員工,可是現在只能削減人手,只剩下5名員工。

很多人都減少出門,所以很難依靠外賣服務,加上也有消費者對外賣服務有負面的影響,他們都選擇減少購買外方的食物而在家用餐。

其實蒲種公主城商業區的店鋪租金是較高,平均每月租金都是介於6000令吉之間,而我店鋪的租金是大約7000令吉。

所幸經過和業主討論後,對方願意減3月的50%租金,至於4月就必須再討論。

有租戶也有致電給各自的業主要求減租,奈何有些業主願意配合作出折扣,但也已有業者不會減租,根據我了解,已有數間店鋪面臨結束營業的命運。

希望各界可體諒飲食業者在2016開始就面對行情不理想,我們飲食業並不易賺錢。

現今治安也不景,我也聽聞有商家遭殃而被打槍,也親眼目睹有人以假鈔100令吉來購買20令吉的炸肉。

根據我所了解,單單在蒲種公主城的商業區,從318管制期開跑至今,只有約20%的飲食業繼續營業,而在4月開始相信會再增加15%的業者開始營業。

原本熱鬧的餐館,目前因只提供外帶和外送服務,顯得一片冷清。 (照片業者提供)

威順茶餐室老闆賴志傳

平均收入僅300

政府宣布的數項援助計劃都是針對中下階層,可是卻忽略了中小企業領域面對的困境,要知道,畢竟很多中下階層都是在中小企業領域上班,一旦中小企業倒閉,試問中下階層在管制期暫停後可去何處上班呢?

我的生意已完全下跌至80%,畢竟我們的茶餐室目前只是提供外帶的服務,早前也有攤位的小販是有向外送服務公司申請外送服務,不過都沒有回復。

大略估計,現在平均的收入只有200至300令吉,我們完全陷入很痛苦的情況。

我有嘗試和業主討論減租的事宜,奈何致電給對方至今尚未有回復,我願意和業主去討論雙贏的解決方案,避免大家都面對虧損。

管制期開跑至今,我都選擇繼續營業,否則就會“死的更快”,所以只能節省開銷,所有員工都是以輪班制平均分配。
我也希望可集合所有中下基層領域的力量,直接在面子書直播,讓各界清楚了解我們面對的困境,以向政府發聲。

吧生葉詠(干)肉骨茶老闆林順豪

每月租金6000

我每天的生意跌了最少50%,外帶的人也不多,大家都能省則省盡量在家煮食。

以前禮拜日可達到3000至4000令吉的收入,可是現今完全不到1000令吉,至少沒80%的收入。

員工的薪水又必須照發,我們也難以貿然削減人手或扣除員工的薪水,畢竟我本身聘請的員工已跟隨多年而有數年經驗,如果再聘請新一批的員工就得重新調教。

其實現在是提高外帶服務,我們是不需要太多員工,一些員工已返鄉而計劃不會回來。

我的租金也是每個月大概6000令吉以下,我也和業主合作了多年,大家都可坐下來商量折扣租金,也幸虧業主願意給我折扣,我也聽聞一些業主是不願折扣,加上目前生意不理想,也有者考慮暫停營業了,我是認為業主和租戶也應互相配合。

我覺得管制期不排除會再延長,因中國也需要數個月的時間才解封。

現在的治安也不理想,以往我在中午時段會休息2個小時半,現在就從早上8時營業至7時30分就馬上拉下大閘,因我這裡很多茶室餐館都會提早休業和在暫停營業,天色暗後都擔心有者會藉機干案。

就算政府宣布“解封”,大家都會依然抱着不安和擔心的心態,不會在政府宣布暫停管制令後馬上到周遭的餐館茶室用餐,屆時租金若要照常制度,無疑也是另一個困擾。

報導:劉淑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加重醉駕刑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