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美食街 入夜变“死城” 业者生意额挫80%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美食街 入夜变“死城” 业者生意额挫80%

(吉隆坡2日讯)原本的美食街,因行动管制令,在入夜后一片寂静沦为“死城”,饮食业者的生意额更下挫80%叫苦连天,同时又面对部分业主不愿减租渡过难关,让众人处于“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困境!



蒲种公主城的商业区也是美食林立和百花齐放的地方之一,当地更有多达200间饮食店铺,多元化的选择吸引来自各地的美食食客到来,无论白天夜晚都非常热闹,到访者根本是“一位难寻”。

奈何在实行行动管制期期间,饮食业者营业时间已受限,选择外带和使用外送服务的民众其实也不多,造成原本热闹无比的美食街头显得冷清,每日的生意额完全受挫而导致饮食业者苦不堪言。


据悉,蒲种公主城商业区的店铺租金较高,平均租金也约为6000令吉,在行管期期间,许多业者的生意额基本上都下跌至少50至80%,业者纷纷向业主求助希望可减租,一些业主就愿意减少3月50%租金,但也有业主未回复和拒绝减租。

蒲种公主城的部分饮食业者面对部分业主不愿减租渡过难关的困境。 (照片业者提供)

或全面暂停营业

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更有业者计划全面暂停营业,避免面对更大的亏损。

蒲种公主城商业区的饮食业者向《中国报》记者指出,即使茶餐室和餐馆等饮食业在行管期期间可以有时间限制的营业,可是生意已严重下挫,原本每日可达4、 5000令吉的收入,至今只有600至800令吉,就算是周末也难以破千。

他们指出,许多消费者都选择能省则省的想法,都纷纷减少外带食物或使用外送服务。

“就算管制期暂停,消费者都不敢马上‘出关’用餐,大家都会抱着观望的心态,我们届时也会面对租金必须继续支付的困扰。”

也有业者强调,政府宣布的数项援助计划主要关注中下阶层,似乎忽略了中小企业领域面对的困境,要知道,毕竟很多中下阶层都是在中小企业领域上班,一旦中小企业倒闭,试问中下阶层在管制期暂停后可去何处上班呢?

天未暗拉闸门

入夜的治安亮起红灯?业者在未天暗已拉下闸门,避免有者借机趁火打劫!

有业者指出,据知,也有业者遭殃被抢劫,治安已不理想。

他指出,因同排营业的店铺不多,所以在入夜时就马上拉下闸门,担心会有匪徒趁机抢劫,就算求救也无人可出手协助。

“我以前在中午时段会休息,现在就直接从早上8时营业至7时30分,然后就马上拉下大闸,因我这里很多茶室餐馆都会提早休业和在暂停营业,天色暗后都担心有者会借机干案。”

也有业者反映,也有业者亲眼目睹有者企图以假钞来购买食物,并以100令吉的假钞购买20令吉的炸肉。

据悉,在3月18日至31日的首轮管制期,蒲种公主城只有约20%的饮食业者继续营业,而在4月的第二轮管制期,相信会再增加15%的业者投入营业。

目前的美食街也显得“水静河飞”,昔日人潮汹涌的景象已不见。 (照片业者提供)

火锅店5月续营业

不愿具名的火锅店店主向《中国报》坦言,在管制期期间,该火锅店决定暂停营业,并考虑在5月才会继续营业。

他指出,就算该火锅店继续营业,其实大家都担心新冠肺炎的疫情持续爆发,人流也会完全受到打击,因此也会面对很大的风险而决定​​干脆暂停营业。

“我们目前是计划5月初才会重新营业,如果4月14日真的全面解封,我们都会抱着观望的态度,同时也要把握时间来进行消毒和预防工作,让客户有信心而可安心前来用餐。”

天天来苦瓜汤老板蔡常兵

14员工减剩5人

就算我们在管制期可以继续营业,可是生意额已跌了至少80%,我以往每天的生意额可有约4000至5000令吉左右,可是至今已下挫只有600至800令吉。

我以前也有14个员工,可是现在只能削减人手,只剩下5名员工。

很多人都减少出门,所以很难依靠外卖服务,加上也有消费者对外卖服务有负面的影响,他们都选择减少购买外方的食物而在家用餐。

其实蒲种公主城商业区的店铺租金是较高,平均每月租金都是介于6000令吉之间,而我店铺的租金是大约7000令吉。

所幸经过和业主讨论后,对方愿意减3月的50%租金,至于4月就必须再讨论。

有租户也有致电给各自的业主要求减租,奈何有些业主愿意配合作出折扣,但也已有业者不会减租,根据我了解,已有数间店铺面临结束营业的命运。

希望各界可体谅饮食业者在2016开始就面对行情不理想,我们饮食业并不易赚钱。

现今治安也不景,我也听闻有商家遭殃而被打枪,也亲眼目睹有人以假钞100令吉来购买20令吉的炸肉。

根据我所了解,单单在蒲种公主城的商业区,从318管制期开跑至今,只有约20%的饮食业继续营业,而在4月开始相信会再增加15%的业者开始营业。

原本热闹的餐馆,目前因只提供外带和外送服务,显得一片冷清。 (照片业者提供)

威顺茶餐室老板赖志传

平均收入仅300

政府宣布的数项援助计划都是针对中下阶层,可是却忽略了中小企业领域面对的困境,要知道,毕竟很多中下阶层都是在中小企业领域上班,一旦中小企业倒闭,试问中下阶层在管制期暂停后可去何处上班呢?

我的生意已完全下跌至80%,毕竟我们的茶餐室目前只是提供外带的服务,早前也有摊位的小贩是有向外送服务公司申请外送服务,不过都没有回复。

大略估计,现在平均的收入只有200至300令吉,我们完全陷入很痛苦的情况。

我有尝试和业主讨论减租的事宜,奈何致电给对方至今尚未有回复,我愿意和业主去讨论双赢的解决方案,避免大家都面对亏损。

管制期开跑至今,我都选择继续营业,否则就会“死的更快”,所以只能节省开销,所有员工都是以轮班制平均分配。
我也希望可集合所有中下基层领域的力量,直接在面子书直播,让各界清楚了解我们面对的困境,以向政府发声。

吧生叶咏(干)肉骨茶老板林顺豪

每月租金6000

我每天的生意跌了最少50%,外带的人也不多,大家都能省则省尽量在家煮食。

以前礼拜日可达到3000至4000令吉的收入,可是现今完全不到1000令吉,至少没80%的收入。

员工的薪水又必须照发,我们也难以贸然削减人手或扣除员工的薪水,毕竟我本身聘请的员工已跟随多年而有数年经验,如果再聘请新一批的员工就得重新调教。

其实现在是提高外带服务,我们是不需要太多员工,一些员工已返乡而计划不会回来。

我的租金也是每个月大概6000令吉以下,我也和业主合作了多年,大家都可坐下来商量折扣租金,也幸亏业主愿意给我折扣,我也听闻一些业主是不愿折扣,加上目前生意不理想,也有者考虑暂停营业了,我是认为业主和租户也应互相配合。

我觉得管制期不排除会再延长,因中国也需要数个月的时间才解封。

现在的治安也不理想,以往我在中午时段会休息2个小时半,现在就从早上8时营业至7时30分就马上拉下大闸,因我这里很多茶室餐馆都会提早休业和在暂停营业,天色暗后都担心有者会借机干案。

就算政府宣布“解封”,大家都会依然抱着不安和担心的心态,不会在政府宣布暂停管制令后马上到周遭的餐馆茶室用餐,届时租金若要照常制度,无疑也是另一个困扰。

报导:刘淑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加重醉驾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