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如释重负(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如释重负(下) 作者:雅蒙

吴永慧主动约会林明峰,才发现他是一个不容易追求的男人。这更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吴永慧有坚忍不拔的性格,再加上“死缠烂打”的精神,为自己创下了灿烂的直销事业,如今她用来追求林明峰。

她告诉自己∶“林明峰不是同志,那就绝对好办,女追男,隔层纱。”她对自己有信心,她知道林明峰对自己是有一份好感的,永慧说他对她欲迎还拒,不如说他心中有一份矛盾与自己挣扎。


吴永慧知道林明峰明白自己不顾女性的矜持追求他,心中是感动且欢喜的,但他心灵像一把生锈的锁不易打开。

一晚吴永慧故意叹口气说∶“即使你是同志,我也认了,谁叫我喜欢你。”

林明峰生气说∶“我不是同志。”

吴永慧不放松∶“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女人?”

他大声说∶“谁说我不喜欢女人?”

吴永慧先是故意说∶“哦,我明白了,你看不起我。”说着有一份真的伤感∶“我们第一次结识是在错的时间与错误的地方,你当我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豪放女。”

林明峰气急败坏的说∶“我没有看不起你。你别乱说。”

吴永慧在第一次约他吃饭时已向他问过那一晚的详情。林明峰说他恰好看到那男子使坏好像在她的饮料下东西,看到她痴迷的样子,他更确实。

林明峰确实是个“不欺暗室”的好男人。吴永慧一屁股坐在他大腿上勾搭他时,他想自己如果不理这个女子,她这晚不知会遭遇到什么事,即使被轮奸也可能。他一咬牙把她带回自己的住所去。

筹备婚礼

这时吴永慧呜咽说∶“你不喜欢我,就是看不起我。”

林明峰看她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不由得对她更添一份怜惜,他温柔的说∶“谁说我不喜欢你,我只是……”

吴永慧已高兴得搂住他的颈项∶“你喜欢我?”

她把樱唇压在他的嘴,不让他再说什么。这一晚刚巧他们是在吴永慧的公寓,天时地利人和俱备,这个缠绵的长吻令这对干柴烈火身不由己的燃烧。长期过度的压抑令林明峰像一头脱笼的猛虎既凶且饿……

吴永慧喜出望外∶自己眼光好,会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她更有大局已定的满足轻松,林明峰是一个好男人,他绝对会负责任。

果然他说∶“我一定负责任。”

吴永慧满心欢喜,但她要确定,便问∶“不过最重要点,你是不是爱我。”

林明峰笑说∶“我当然爱你,比你想像中还要多,你真以为我郎心如铁。”两人笑着又痴缠在一起。

后来吴永慧心有不甘问∶“既然爱我,为什么对我若即若离?”

林明峰浓眉皱着∶“我以前……”

他的脸扭曲出现一种仇恨与痛苦,吴永慧想那一定是极端不愉快的往事,多半是一个女子辜负了他,令他一朝被蛇咬、三年怕草绳的回避爱情与女性。

她疼惜的又吻他说∶“一定是不好的事,别说别想,我爱你,我相信你是一个好男人就够。”

林明峰这才“转怒为喜”说∶永慧,是我好福气才得到你,我会永远爱你。”

吴永慧和林明峰一边如胶似漆的恋爱,一边紧锣密鼓筹备婚礼。吴永慧能干过人,几乎一手包办婚礼的事,她笑对未婚夫说∶“你只要那天来娶亲就行了。”

她最喜欢看林明峰脸上洋溢幸福满足的笑容。

在婚礼前一个月,吴永慧一名老亲戚告诉她一个不好的消息∶林明峰以前曾被控企图强奸罪,后来不知是证据不足还是怎么原因不了了之。

无罪释放

准夫婿曾经犯企图强奸罪?吴永慧以自己第一次和林明峰认识那一晚的经历,她无论如何不信,所以她才来找当年告林明峰强奸罪的女主角沈淑芬,一名年约40岁出头的未婚独居的女子。

吴永慧一提林明峰,看到沈淑芬惊吓害怕的表情,她就觉得事有蹊跷,这份表情没有恨与厌恶,是要逃避。

多年前沈淑芬参加一个“森林胜地”旅行团,一日近傍晚她在森林迷路,心慌之下越走越入,身为旅行团副团长的林明峰和另几名青年男子分头入森林找寻。

据其中一名青年阿张说,当时森林已开始阴暗下来令人有点害怕,然后他听到尖叫,沈淑芬发狂的奔跑,撞到他,他看到林明峰在后追来高声喊∶“抓住她。”

沈淑芬衣衫不整一直尖叫,终于出了森林,沈淑芬指着林明峰歇斯底里的叫∶“他要强奸我,他要强奸我。”

同团的一位女人就带着她去报警了。林明峰被捕被控企图强奸罪,当晚因证据不足被释放,他已身败名裂,身上永远负着衣冠禽兽的阴影。

吴永慧有铁一般的意志,她不放松∶“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要为我的未婚夫讨回一个公道,我不相信他会强奸你。”

沈淑芬面色苍白全身慢慢发抖,吴永慧进一步逼她∶“你比他还大上十岁,你又长得不好看,你也没有令男性垂涎的胴体,喜欢林明峰的年轻女子多的是,他又不是瞎了眼会去强奸你。”

沈淑芬高叫辩护∶“他不是被释放了吗!他不是被取消罪名了吗。”

吴永慧说∶“是,是证据不足,但人们不以为证据不足是无罪。”

她突然想到一件事∶“为什么他会被释放?证据与你有关是不是?”

沈淑芬软弱的说∶“他们说我神经极度衰弱,他们说我在森林极度恐惧下产生妄想,他们说我有轻微精神病。”

沈淑芬取出一瓶药∶“从那天起,我一直要吃药,每天都要吃药。”

吴永慧可怜沈淑芬,为准夫婿不值,但她有如释重负的快乐。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行动管制令执行后,你会照旧扫墓祭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