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巴生是高度群居地点 外劳 难民 如计时炸弹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巴生是高度群居地点 外劳 难民 如计时炸弹

(巴生24日讯)巴生是外劳和罗兴亚难民高度群居的地点,市民担心他们是一颗颗隐形的“计时炸弹”!



随着巴生地区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确诊病例,于2天前(22日)便已经突破23宗后,由于资讯不透明,加上卫生部早前承认有逾2000名罗兴亚人出席大城堡清真寺伊斯兰传教大集会,引起市民担心目前散落在巴生各地的罗兴亚人,极有可能是感染源。

根据卫生部,这些出席的罗兴亚人,大部分没有配合检测,当局还在追踪这些出席的罗兴亚人下落。


巴生各地的罗兴亚人,估计数以千计,甚至是万计,包括居住在中路口、圣淘沙花园及武吉丁宜第一区等。

同时,目前确诊的病例中,与大城堡大集会相关的便占了逾60%,比例之高更加让巴生市民忧心忡忡。

居住在中路口的前巴生园居民协会主席潘国全向《中国报》记者指出,巴生中路口一带非常多罗兴亚难民,仅是南德园便估计有逾20%的住家单位,被他们占据。

他说,据观察,一间住家也至少住了10人,当地约有200间屋子,因此罗兴亚人至少400、500人。

“除了南德园,圣淘沙花园、中路大巴刹的店屋等,也是罗兴亚难民的据点。”

他指出,当地这么多罗兴亚难民,主要是南德园开了一间罗兴亚宗教学校,据知国内类似学校只有2间,另一间在槟城,导致雪隆一带的罗兴亚难民,纷纷迁移至中路口居住。

根据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早前坦承,万人大集会中,估计有2000名罗兴亚人。

据了解,大部分罗兴亚人是因在缅甸受到迫害而逃亡来我国,许多罗兴亚人将大马当作中转站非法入境,由于大马没有签署《联合国难民合约》,即使持有难民证,也是非法,因此即使他们曾出席大集会、很大机率被感染,却可能因为担心被逮捕而选择不现身。

圣淘沙花园一带工厂林立,因此也是外劳集中地之一,今早还是可见有外劳没戴口罩出门。
潘国全促当局调查 安民心

潘国全指出,巴生靠近大城堡,当地罗兴亚难民出席大集会的几率非常高,因此,他促请当局可以到来进行调查,以安民心。

他说,基于还有2000名出席大集会的大部分罗兴亚人下落不明,而巴生病例又不断攀升,难免让人把两者挂钩。

“他们现在不时会到附近打包食物、买东西,因此也让居民感到不放心。”

另外,他说,目前南德园已经被罗兴亚难民大举“入侵”,他们不时在当地操场举办活动,引来当地人忧心,因此迁离的本地居民越来越多。

他说,本地居民迁离后,罗兴亚难民也随后“填补”这些住家单位,导致当地犹如“小罗兴亚村”。

“在管制令初期,他们疑是没有接获相关讯息,一如往常经常在群聚,惟这几天经过警方巡逻和不停劝告后,情况已经大大改善。”

罗兴亚难民过去不时会举办活动,引来许多同乡到来参与。
外劳估计占约20%

除了罗兴亚难民,巴生也是外劳高群居的地方,全巴生各地皆有大大小小的“外劳村”,市民担心他们接受资讯管道欠佳,可能成为另一个病源缺口。

巴生社会工作者叶金发受询时指出,巴生靠近港口,是海港城镇,也是雪州的工厂重地,因此许多外劳都在这里群居工作。

他说,根据一项非正式统计,巴生百万人口中,外劳估计便占了约20%。

“外劳在本地生活,一向来没有公民和卫生意识,巴生垃圾问题一直无法根治,外劳太多也是最大的原因之一。”

他说,管制行动令初期,区内许多外劳依然“趴趴走”,不然就在宿舍外群聚打发时间,直到后来警方不停驱赶和劝告后,情况才慢慢改善。

他希望,当局必须向外劳和罗兴亚难民加强宣导工作,尤其是确保曾出席大集会的罗兴亚难民,都已经现身检验健康状态。

自从南德园设立罗兴亚宗教学校后,迁来巴生中路口一带的罗西亚难民,越来越多。
报道:高志豪
摄影:温志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行动管制令执行后,你会照旧扫墓祭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