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靈異堂◢ 古屋女鬼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阿伯靈異堂◢ 古屋女鬼

阿祖端着數碼相機,低頭看着LCD顯示屏,逐一檢查自己拍攝的多張照片,越看越是滿腹狐疑。



剛才入屋拍攝了很多照片,自己單獨工作,整個過程十分順利,根本沒有出現任何異常狀況。

沒想到,回到了辦公室拿出相機檢查,準備儲存照片檔案,才發現相機顯示出來的連續多張照片,竟然出現了同一個的身影。


這可奇怪了,明明自己很用心拍照,取景時對焦得十分清晰,怎麼回來了才發現出了狀況,而且連續好幾張照片,都出現一個模糊黯淡的影子?

他心裡開始毛毛的,找了一位有靈異體質的朋友檢查照片,當場讓他發現了令人極度毛骨悚然的真相……

房仲也遇鬼

阿伯從未想過,原來當房產仲介這一行,竟也會遇上靈異事故。

印像中,做仵工、殯葬業職員、夜店工作者、偏門業或是警方,這種職業遇鬼並不出奇,但有一次在檳城和朋友聚聊,才得知原來干房產房產仲介的,也有不少人曾遭遇過詭異的經歷。

檳城古迹區保存最多老舊的古屋,很多都經歷過三代的傳承,到了孫輩接手房屋,有者要搬遷至國外,或急於資金周轉,或者無意逗留在檳城發展,都委託當地房仲將祖屋變賣或出租。

這些經歷過年代的沉澱,處處留下歷史痕迹,有一定年份的老房子似乎就有靈體的存在,這些滯留在屋內,一直不願離開的祖靈,與房仲不期而遇。

據說,房仲上門檢查“收屋”時,有時會遇到十分古怪的事情,比如會在空屋內聽見說話聲,甚至房門無端端敞開,或在檢查屋子時,感覺有不對勁的東西在屋內竄動。

有的房仲從原本不信邪,但遇上幾次怪事也都相信了,跟屋主拿到鑰匙,若是單獨上門檢查單位,在打開門時都懂得奉行“規矩”,輕輕說一聲“對不起,打擾了”。

(圖取自網絡)

檳島古迹區老屋,鉛華洗盡伴昏黃

檳島古迹區的很多房產,飽經歷史的風霜,一磚一瓦背後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阿伯每次到檳城喬治市,總很愛找這種充滿歲月斑駁痕迹的戰前旅館,下榻一兩晚居住。

阿伯從不計較環境老舊邋遢,也不是一昧節省盤纏旅費,之所以找上這類舊旅館,總覺得在古迹區住舊旅館,更有保存下來的英殖民時代氛圍,比住在現代化的旅舍也更有故事,更有意思。

夜晚回到舊旅館,頂着昏黃燈光,倚着很有歷史感的梳妝台,低頭振筆疾書撰寫鬼故事,累了就懶洋洋靠在老舊木椅上,灌上幾口買回來的啤酒,隔着木窗聆聽着樓下XXX街夜半稀疏的車輛聲,挺夠有風味和特色的!哪怕說不定哪一天輪到自己登場,為靈異堂提供親身故事哩!

記得有一回阿伯趕上北海辦事,晚上到檳城峇六拜找朋友小聚,回到喬治市已經是凌晨1時,開車逛了幾圈,隨便就找到了一間舊旅館下榻,乘搭鉸鏈已發出嘎嘎聲響的老舊升降機到了三樓,阿伯才知道被安排住在308號尾房。

旅館明顯經過修整,保留下來的舊式特色已不多,踏着3樓走廊鋪成碎方塊的灰白地磚,腦海浮現的是香港新生代小說家藍橘子《夜谷賓館營業中》的詭異內容情節。

望去走廊盡頭,阿伯下榻客房的對面房竟然煙霾裊裊,門外似乎擺設塑料袋裝着的飯盒,第一個直覺是——難道這家旅館這麼猛鬼,半夜有人在客房做拜祭儀式?

走進時才看清楚,塑料袋裝着只是房客丟在門外的垃圾,造成煙霾飄散的情景,也只不過有人在走廊尾端點了一盤驅蚊香,阿伯當場呵呵暗笑。

是夜,經過整天的折騰已累得半死,無心寫作,倒在床上一覺到天亮。

不把話題扯遠,還是言歸正傳吧。

房仲檢查收屋,拍攝屋內照片

這是十多年前的故事了。

本期故事主角阿祖,自然又是化名,當年在檳城當房產仲介。

那是一間檳城沿海的舊房屋,地理位置甚佳,海風徐徐吹入屋內,可謂夏涼冬暖,從客廳窗戶望出可以飽覽無敵海景,若不是屋主舉家要移民,不打算留在檳城,恐怕是不捨得找上阿祖變賣老屋。

阿祖跟屋主接過鑰匙,自己上門檢查房子,執行的工作包括要拍攝屋內各角落的照片,供將來介紹房屋給潛在客戶的展示用途。

屋內沒有其他人,阿祖單獨工作很順利,全程沒有發生古怪的事情,但經歷一場驚魂,事後仔細回憶起來,自己在入屋前似乎忘記敲門說一聲打擾了。

敞開客廳那一扇朝向海洋的窗戶,一覽無遺的海景最讓人心曠神怡,婆裟椰影襯托滔滔海浪聲,真想讓人坐下來泡一杯咖啡享受懶洋洋下午的衝動,阿祖忍不住舉起相機,朝着窗戶拍下多張令他滿意的照片。

待他回到辦公室檢查照片,才發現這才是詭異事端的開始。

(圖取自網絡)

靠窗女鬼,朝他微笑

阿祖連續看着剛才拍攝的照片,覺得有點不對勁。

那幾張拍攝窗戶的照片,明明是自己拍攝的最滿意作品,可是回到辦公室檢查時發現,屋內任何角落的照片沒異樣,偏偏那幾張窗戶照片卻出現模糊黑影。

他滿腹疑慮了幾天,想起一些同行上門收屋遇上的古怪傳聞,心底里很是不安,他不敢向屋主要求再上門拍照,而是找來了一位有靈異體質的女子,來協助鑒定這幾張照片。

那個女子接過照片仔細端看一陣,臉色逐漸變得煞白,抬起頭定眼望着阿祖,鼻頭冒出豆大般的冷汗。

女子手指在照片輕輕比劃,開始描述黑影的真實情景,終於解開了照片中,阿祖滲不透的謎底。

伴隨她手指的勾勒,阿祖眼前的照片彷彿暈開了真相,黑影中藏着一名女子,雖模糊仍可見一襲紅裙,長發如垂簾,正坐在靠窗邊的一張椅子上,朝着持相機拍攝窗外的他,嘴角綻放出極詭異的微笑……

房仲大病一場,古屋轉售他人

阿伯不知道阿祖得知真相後,怎樣處理他拍到的古屋女鬼照片,他一直被這股陰影纏繞,事後好像還生了一場大病。

據聞,這間有女鬼的古屋已轉售予他人,阿伯猜想多數不是阿祖處理,他應該沒有勇氣承接這單產業買賣了。

接手的新屋主是誰,阿伯不認識,有沒有再遇上紅衣女鬼,當然更不得而知,出現在窗戶旁的女鬼,究竟和那棟老屋有何牽連,為何出現在房產仲介拍攝的照片內,恐怕永遠是謎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加重醉駕刑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