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 說真話的時候(上)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 說真話的時候(上)作者:雅蒙

楊靜芬沒有料到自己的一念之間,釀成了一宗命案,也改變了自己日後的命運。



這一晚大約七點多,楊靜芬拉着不到2歲的兒子李永傑,正從一間診所出來,誰都可以看到,小小的李永傑頭顱上,正包着一層醫療紗布,他的頭殼後有輕微裂痕,剛才醫生還為他縫了七八針,他哭得聲音都嘶啞了,如今累得伏在媽媽的懷抱中睡著了。

楊靜芬緊拉著兒子,心內無限辛酸。


兒子這一次的傷勢,醫生雖說不必掛慮,但往後的歲月長着呢,怎麼辦,自己能護得了兒子多少。

兒子忽然抽搐一下,也不知是痛,還是剛才哭得太厲害,楊靜芬心痛極了。和任何母親一樣,如今兒子是年輕的楊靜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為了保護兒子,她可以不惜一切。

雖然路燈已經亮了,但天色還沒有黑下來,這時正是白天長的季節,楊靜芬看到路旁一個賣雜誌的檔攤,有一些人正坐在露天的桌椅用餐,眼尖的她看到一個年輕男子正在埋首吃飯。

這個男子叫李建鴻,是她的丈夫李建良的疏堂弟,以前他們時有來往,只是這兩年較少見面了。

楊靜芬以前如果見到李建鴻,多數會迴避假裝看不到,主要因為她是良家婦女,覺得越少與像李建鴻這樣的人打交道愈好。

被親戚看不起

夫家的親戚們對李建鴻沒有什麼好評,多少有點看不起他,一來因為他們這一房早已敗落窮困,二來李建鴻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平日里又喜歡與一班狐群狗黨鬼混。親友不屑的說∶“長得牛高馬大都好吃懶做,卻去干那些下流的偷雞摸狗。”

楊靜芬外表嫻淑文靜,但她實是聰明不外露的人,她看到李建鴻時心念一動∶有些事,這些不正派的人說一句話,效力反而更大。

她毅然走過去,李建鴻看到她一怔,然後即刻招呼她。

楊靜芬透直告訴他∶“我剛剛帶了永傑去看醫生。”

李建鴻也看到了,帶着焦慮關心的問∶“頭受傷?跌倒嗎?”

楊靜芬未語淚先流,哽咽說∶“不是,剛才他爸爸踢他,他從椅子上掉下來。”

李建鴻不置信的瞪大雙眼∶“建良打他?”

然後勃然大怒∶“這是什麼鳥爸爸,把2歲的兒子打成這樣,這個狗雜種。”

他按下怒氣,對楊靜芬說∶“你先帶永傑回去,我會找建良,我會——勸告他。”

楊靜芬低聲說∶“那我先謝你了,你知道嗎?這不是他第一次虐待永傑,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我們結婚幾年了才有這個兒子,他卻一點也不愛護。”

李建鴻安慰她∶“你放心,我會找他談,他以後就不敢了。”

他冷笑連連,強自抑壓胸膛的怒氣,然後用手指輕輕撫摸李永傑的小臉蛋。

引經據典洗罪

楊靜芬沒有料到,幾個小時候,她成了寡婦,她的丈夫李建良突然死了,眾人紛紛說,他是被李建鴻打死的。

案發時,有相當多人在現場,因為那是在一間餐吧,有人吃飯有人喝酒。雖然眾說云云,但事發經過卻也相當一致。

這些目擊者說,李建良這時一個人在喝啤酒,李建鴻怒氣沖沖走進來,不知兩人說些什麼,只是他們爭執的聲音越來越大,不過旁人也聽不太清楚,大約是什麼“兒子”之類,然後兩人就打了起來。

因為李建鴻高大,三拳兩腳就把李建良打倒在地。李建鴻臨走前還狠狠踢了他一腳,罵道∶“是男子漢大丈夫就來找我,欺負小孩子算什麼男人。”

這些目擊者說,李建良爬起來時還很鎮定,更會罵人∶“看什麼,有什麼好看。”

那間餐吧離馬路相當高,要走四五級石階,李建良在離開時,忽然一個踏空滾下馬路。他再也站不起來,他死了。

李建鴻半夜就被警方扣留。這時有些人有幾種說法,一說是李建鴻打死李建良,一說是李建良從梯級掉下才是真正的致命傷,又有人傳出,李建良在死去不久剛剛發現自己有心臟病。

李建鴻請到了一個很好的辯護律師,引經據典為他開脫,結果連誤殺的控告都取消了,只是傷人罪。

令人訝異的是,楊靜芬竟然在法庭上承認∶“先夫死前的確懷疑過他有心臟病。”

雖然不能證實,但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李建鴻,李建鴻結果只被判入獄3年。

這時又有新的謠言傳出,人們懷疑楊靜芬和李建鴻可能不乾不淨,因為律師樓的職員傳出,是楊靜芬出錢為李建鴻請律師辯護的。

人們說∶“自己的丈夫被人殺死了,她竟然幫兇手請律師,這不是明擺着他們有姦情嗎?”

但也有些人不相信,他們說楊靜芬一向深閨簡出,他們也從來沒看李建鴻獨自上門,李建良生前也從沒懷疑過妻子偷情,他們認為是別人造謠。

但最終人們認為,這是現代西門慶與潘金蓮謀殺親夫,他們得到消息,喪夫的小寡婦攜子搬離到另一個城市生活,在李建鴻刑滿出獄後,兩人竟然雙棲雙宿結為夫婦了。

小寡婦竟然嫁給殺夫的嫌犯,如果不是早有姦情還會是什麼。他們感嘆李建良死得冤枉。

但如果有人去質問楊靜芬,她會立天發誓,她與李建鴻在事發前並無姦情。她會說這是李建良咎由自取一手造成的。
(二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為馬哈迪還適合再次出任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