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高智慧尤物(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高智慧尤物(下) 作者:雅蒙

检察官认为黎梨是狡辩。即使王照辉死前真的约人在书房谈事情,不见得是那个人杀死他。



辩护律师胡律师指责控方有偏见,因为黎梨承认是为了钱,嫁年纪比她大上许多的王照辉,因为她坦白声言不会为亡夫伤心,更高兴因此得到财产,因为她外表像邪花,就认定她是现代潘金莲。

胡律师说:“我的当事人告诉你们,在她进入王照辉书房前,她听到前门有人出去的声音,但是警方根本没有查究。警方也没有认真的解剖死者的尸体,找出他的死因。为此我不得不申请从邻国请来法医检验报告。”


检察官说:“王照辉是心脏被刺死于一刀。”

胡律师说:“是,但是你们没有检查他身上其他值得怀疑的伤势。”

胡律师说:“我聘请的邻国法医认为,王照辉死前先被攻击,他的颈部受到严重的攻击。”

检察官说:“这与他的死因无关。胡律师说:“不,有关,证明王照辉是受到一个身份不明的凶手杀死。”法庭轻微骚动。

胡律师说:“王照辉颈项的伤势显示他受到一个男人攻击。这个男人应该是高大强壮有力的,他的喉骨几乎就要断折,就算没有那一刀,王照辉再过一会儿也会死了。”

他说:“我的法医认为,黎梨虽然身材健美,但是她没有这种力量攻击,而且她的高度不够攻击王照辉。凶手应该是个高大雄伟的男子、至少体重90公斤。”

宣判黎梨无罪

胡律师继续说:“至于王照辉致死的一刀,刀锋透过一条肋骨,这需要一个男人强大的手腕力量才能做到。他的伤口高度也证明不是我的当事人能够做到的,这个凶手应该有6尺2寸高。”他说:“法庭应该立即宣判证据不足,黎梨无罪。”

法庭研究后宣判黎梨无罪。更痛责检察官没有做好调查工作。

检察官十分狼狈。从控方的解剖报告中也有列出这些疑点,但是他没有仔细研究,他被外表的假象所蒙蔽,尤其黎梨开始一直不辩护,她蓄意让人认定是她谋杀亲夫。她那种妖冶的打扮是故意让人认为,这是一个掘金娘子,为财谋杀亲夫是理所当然的。

检察官与胡律师平时素有交情,他特地找胡律师。胡律师叹息:“老兄,你是上了黎梨的当了。我接了她的委托后,才明白她是扮猪吃老虎的厉害女人。从邻国请法医给予专业意见,也是她的主意。”

检察官惊讶:“黎梨知道!但为什么她不对警方说?”

胡律师说:“我想这是她的目的,就是要让你们认定她是凶手,但她有方法证明她不是。”

检察官说:“她有什么目的?要我丢脸?”

胡律师沉吟说:“不,我想她是故意拖延时间,让警方不会去缉拿真正杀人犯。你想,这么久了,凶手已经有足够时间远走高飞了。”

检察愤怒的站起来说:无论如何,黎梨是共犯。我要绳她于法。”

胡律师劝他:“你有什么证据?你们控告过她一次,她无罪。如果再随便控告她,人家会说你们是故意为难她,把法律操纵在手中。妇女团体会挺她的,会指责你们以貌取人,因为人家长得美艳就认定黎梨是坏女人?”

16岁邂逅杰森

检察官叹息:茫茫人海,身高6尺2寸体重90公斤的男子这么多,那里去找,证据早就因疏忽而破坏了。黎梨故意造作瞒天过海,就是为此。黎梨成功的获得“亡夫”的财产。

如果检察官之前更深入的调查黎梨,她在法律系的同学会告诉他:“啊,黎梨确是有过这样一个身材雄壮的男友。”

再查下去,这个有黑底的男人叫杰森,他根本就是黎梨的情夫,黎梨16岁就跟他了。那时聪明好学的黎梨因为没有出息的父亲欠债,被高利贷人强迫下海当酒吧女郎,她在第一天就邂逅比她大八岁的杰森。她帮杰森读了一封英文合约文件,让他没有上当。她说服杰森支持她让她重回学校。

她说:“女人出卖身体能赚多少钱?你听过妓女发达吗?现在是吃脑的时代,用头脑的女人才会赚到更多钱。”

杰森相信她。她与他一直是生死与共的邪恶鸳鸯。身体可以不忠,但却是真正一条心的灵伴。

杀王照辉谋财是一早订下的计划。当然不能由黎梨动手,她要完全置诸事外。由杰森动手。黎梨争取时间让他逃走。那天在旅店幽会密谈时,杰森问:“如果我落网呢?”

黎梨说:“我会救你出来。”

杰森问:“你有方法吗?”

黎梨微笑:亲爱的,你忘了那时我会是个有钱的女人。有钱可以做很多事,包括把你救出来。”

杰森笑:是的,我忘记了,偷龙转凤、移花接木、瞒天过海,有钱就行。”

他豪气的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杰森成功的逃到邻国。黎梨不想也不敢叛变他。再说在他面前她不必隐瞒自己的真相--自己确是邪花,只有他是真正了解她的男人。

一年后,黎梨去找杰森。那时是深夜,她看到一个妓女睡在他身旁。她微笑,当然不可能叫他守身如玉。她推醒妓女,示意对方离开。

他在梦中嗅到那阵令他心猿意马的香氛,太真实了,他睁开眼,大喜,把她抱在怀中:“你来了。”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为行动管制应该延长吗?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