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还百万 又再欠债 老夫妇对女儿女婿灰心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代还百万 又再欠债 老夫妇对女儿女婿灰心

(吉隆坡14日讯)不孝女儿与女婿1年前向大耳窿举债无力偿还,心软父母前后拿出100万令吉代还债,岂料两人不知悔改,最近再有大耳窿上门讨债,令两老心灰意冷,患有忧郁症的母亲更一度试图上吊自杀。



陈郁林(汽车零件业者)与太太善娘(泰裔)于去年2月,因女儿陈家雯以空头支票还债给陈郁林朋友,才得悉女儿有经济问题,之后在3月陆续有大耳窿上门讨债。

善娘当时代女儿还债给50组大耳窿,还向朋友借了20万令吉,再借给女儿和女婿,以赎回抵押的地产。


(视频拍摄:覃福荣)

陈郁林也前后拿出35万令吉,替女儿和女婿还债,及借给女婿生意周转,但后者至今一分钱也没还过。

陈郁林夫妇与儿子陈家佑,今日透过行动党直辖区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游佳豪,召开记者会宣布与陈家雯脱离关系,并强调不再承担后者任何债务。

陈家佑(蔬菜批发商)说,父母已耗尽积蓄甚至向亲友举债,替姐姐还债,但姐姐不但不还钱给父母,甚至还有更多债务找上门。

“我们1年前就不断接到许多大耳窿电话,父母不断替姐姐还债,去年8月透过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协调,还了24万令吉给所有大耳窿后,以为就此结束。”

上周四(2月6日)又有1名大耳窿向两老追债,说陈家雯欠其13万令吉,积蓄耗尽的两老已无力代女还债。

游佳豪(左3)促大耳窿勿再骚扰陈郁林(左2)和家人。左起善娘、陈家佑、叶士恺、林晋伙。
游佳豪(左3)促大耳窿勿再骚扰陈郁林(左2)和家人。左起善娘、陈家玉、叶士恺、林晋伙。

老母亲忧郁症图自杀

陈家佑说,约半年前,母亲因为大耳窿日夜致电骚扰而患上忧郁症,每晚需吃安眠药才能睡着。

“最近又有人上门追债,让母亲心情变得很差,周三(12日)试图在家里浴室上吊。”

他指出,幸好当时妻子发现救下母亲,才没有酿成惨剧。

他说,姐姐与姐夫虽对外声称早前因财务问题而离婚,但他们发现两人仍出双入对,且还住在一起。

陈郁林(左起)、陈家佑及善娘,与陈家雯脱离关系,不再承担后者任何债务。
陈郁林(左起)、陈家佑及善娘,与陈家雯脱离关系,不再承担后者任何债务。

女婿驾名车住豪宅不还钱

陈家佑指出,姐夫名下有数间房屋、名车,其中还有1间是价值200万令吉的豪宅,估计姐夫名下资产约有400万令吉左右,却不肯还钱给父母。

“我与姐夫都是从事蔬菜批发行业,很常碰面,一旦我说起还债一事,他就会推搪说是父母心甘情愿借给姐姐,他与姐姐早已离婚,与他无关,甚至连姐姐也是如此说法,一力承担债务,却又说没钱可还。”

他指出,父母代还债的款项中,约40万令吉是父母汇款或直接把现金交给姐夫,对方如今却不认账。

他说,据他们查探,两人离婚只是对外宣称,两人还是很亲密。

“他们生活仿佛完全没有经济问题般,住豪宅驾名车,也没有拖欠银行贷款。”

“如今家里拖欠亲友约25万令吉的债务,由我和父母去还。”

陈郁林夫妇在《中国报》刊登脱离关系启事。
陈郁林夫妇在《中国报》刊登脱离关系启事。

游佳豪:阿窿应追举债人

游佳豪说,大耳窿应向举债人追讨债务,勿再骚扰两老。

“当事人也应该负责任,出面承担本身债务。”

行动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副主任林晋伙也促请大耳窿,勿影响其他没有关系的人。

他说,大耳窿应该针对贷款者追讨债务,不应牵连他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同小學以英语教数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