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最爱(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最爱(上) 作者:雅蒙

纪梅莉自小就和妈妈尹芳薇亲密,母女俩时常关在房中说些贴心话。



在纪梅莉少女情怀总是诗的年代,对爱情自有一份憧憬,尤其她刚刚还含苞待放,就已经有不少“少年维特”在爱慕她。

纪梅莉虽未真正喜欢上任何一个,但有时却也觉得A小生不错B小生也不坏。所以她曾异想天开问妈妈∶“我们会不会同时爱上两个人?可以不可以同时去爱两个人?”


尹芳薇望着女儿正色的说∶“人们时常会同时爱上两个人,但这会带来很多烦恼与困扰,最终伤害到对方与自己,所以妈咪给你的劝告是不可以同时去爱两个人,绝对不要同时爱上两个人。”

纪梅莉后来觉得妈妈这些金玉良言令她终身受益,的确免除不少情场上的烦恼。

纪梅莉自小就出落得似个小美人,是父亲纪国宏的掌上明珠,两个哥哥更是护花有责,不时怒目瞪视那些妹妹裙下的狂蜂浪蝶,甚至挥拳相向。

只是两位哥哥也时常奚落她∶“你那里美,比起妈妈差远了。”纪梅莉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说∶“本来就是嘛。”

他们都看过妈妈尹芳薇年华芳菲的旧照片,怎么看妈妈那时都是羞花闭月、沉鱼落雁的标准美女。纪梅莉也觉得和妈妈一比,自己略逊几等。尽管妈妈年华渐逝,但那种幽娴美还是会令人倾倒的。

哥哥们有时开玩笑作弄妹妹∶“你原本应该继承妈妈所有美的遗传,但不幸被爸爸拉低水平。”

纪国宏在旁听得啼笑皆非,索性扮诙谐对女儿说∶“宝贝,如果你哥哥的话是不幸言中,爸爸要对你郑重道歉。”

嫁入豪门

纪梅莉因特受爸爸宠爱,和爸爸的亲密不逊对妈妈,她爱娇的揽着爸爸胸怀说∶“别听他们胡说八道,爸爸也很好看呀,爸爸有男子气慨,男人要像爸爸这样才好。”

更笑说∶“我以后就要嫁给像爸爸这样的男子。”

哥哥笑说∶“爸爸只是块头大。”

又故意唉声叹气∶“很不幸我们完全继承了爸爸这方面的遗传,没有继承到妈妈的美貌。”

纪国宏赶快反击∶“如果你们长得像妈咪,就是巨型人妖了,哈哈哈。”

有一次,3兄妹私底下聊天,哥哥笑说∶“我曾听亲戚形容,说妈妈嫁给爸爸,就像是鲜花插在土瓶上,本来这朵鲜花应该插在名贵的水晶雕花瓶才对。”

纪梅莉护着爸爸,大力哼一声∶“那些人懂什么,我说呀,鲜花插在朴实的土瓶中,更能衬出这朵鲜花的千娇百媚。”

当然纪梅莉完全明白那些饶舌亲戚的真正含意,他们是惋惜尹芳薇嫁给一个平凡的受薪阶级,以她的条件应该嫁入豪门当富家少奶奶才对。

纪梅莉为爸爸抱不平,气愤说∶“爸爸不是富翁,却也没有苦了我们。”

她记得爸爸纪国宏曾经说∶“我最感激的是你们的妈咪没有以钱不够用来烦我。有了你们3个猢狲后,连我也担心钱不够用,但我问起时,她却说够,她像会变魔术,这边挪那边移,总是刚刚好。”

收藏不少假首饰

纪国宏又笑说∶“你们妈咪有偏财运,总是在我们需要钱用的时候,会中一笔小横财。”

纪梅莉曾问爸爸∶“在你心中,妈咪有什么缺点。”

纪国宏笑道∶“嗯——妈咪的唯一缺点就是没有缺点。”

哥哥们大笑,嘲讽老爸∶“爸爸,你怕老婆也不必怕到这么出面吧,其实你的大拳头一挥,苗条的妈咪就要飞到喜马拉雅山去了。”

不过长大后的纪梅莉回想,妈妈其实是有一个迹近肤浅的缺点——就是喜欢用假货、假名牌的虚荣心。

在纪梅莉的记忆,他们3兄妹一向穿得光鲜体面,有一回父母带他们3人出席亲戚的婚宴,就有一名亲戚大惊小怪说∶“哟,芳薇,你们夫妇可真舍得,3个孩子这么小就穿名牌,这么贵,我可舍不得,穿没几个月又穿不下了。”

纪梅莉记得回家时,爸爸不安的说∶“芳薇,孩子这么小,不必穿得那么名贵,不必浪费这些无谓的钱。”

尹芳薇笑眯眯的回答∶“哦,那名亲戚的目的是要别人以为她很熟悉名牌货,其实呀我是忍着笑不戳穿她不懂装懂。他们3个的鞋是充货,冒牌的,假得很像,衣服嘛则是在退货公司买的,剪了招牌,很便宜的。”

纪梅莉记得小时候,妈妈不仅买冒牌A货给她与哥哥穿,她自己也常穿假名牌,更会佩戴所谓“戏装珠宝”的假首饰。

只不过妈妈眼光独到,她买的假首饰都很精致,假得可乱真。纪梅莉记得这类假首饰,妈妈收藏不少。她记得妈妈的这些假首饰有珍珠、钻石、红宝石、翡翠、项链、手链手环、耳环、戒指、胸针等等。

纪梅莉小时候觉得妈妈这些宝藏美不胜收,有时还要求妈妈给她佩戴一下过瘾。

爸爸虽然会称赞说∶“啊,爸爸的小美人更美了。”但却会把这些假首饰从她身上取下交还妈妈,笑说∶“虽然是假的,也不要让小孩弄花弄坏了,也要花钱买的,是不。”尹芳薇总是含笑不语。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同小學以英语教数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