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红色内裤(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红色内裤(中) 作者:雅蒙

令老麦啼笑皆非又尴尬的是,市面上竟然流传出“傻女”林桂芳的冤魂复仇、杀死阿财的各项传言。



连报纸都凑热闹刊登这则传言,并指要向警局求证云云。所以老麦这日傍晚一踏出警局,就被记者群包围。

一名记者甚至锐利的问∶“会不会有人先向警方表明,阿财才是杀害林桂芳的真凶?”


老麦有点老羞成怒便抢白说∶“你是黑狗黄的亲戚吗?要为他伸冤呀!”

这时他想起小雷太太的分析,便借来撑场面∶“警方不排除此案与林桂芳有关,也许林桂芳生前也受过阿财所害,凶手只是向我们点明,他不是无缘无故杀阿财。”

众记者满意一哄而散。

但警务局高层可不满意女鬼杀人的谣言,第二天一早召见老麦要他抓紧此案早日破解。他到办公室时,小雷笑说∶“头的,我老婆说你不愧是破案神探,你昨晚对记者说的那番话,也许就是凶手要在现场留下林桂芳的内裤毛发的原因。”

小雷又说∶“我今早去查了档案,经营非法字票的阿财,活动的范围包括林桂芳生前的住处,他肯定知道美丽的林桂芳智力迟钝,像阿财这种人只要有机可乘,是绝不会放过的。”

老麦沉吟说∶“很可能林桂芳被奸杀那天,黑狗黄与阿财曾一先一后闯入她的住家。”

小雷神秘一笑∶“头的,也许有3个人。档案记录着说,林桂芳的老母说她看着女儿冲凉后才出门,林桂芳那时穿着一条红色内裤案发后不见了。”

老麦瞪着他∶“就是在阿财被杀现场找到的红色内裤。”

小雷点头∶“应该是同一条,不知让谁拿走了。”

很快破案

老麦说∶“当然是一个女人,杀死阿财是一个女人。”

他回忆说∶“我记得一年前林桂芳被杀后,就有个神秘女人打电话告密,说她看到一个绰号叫黑狗黄的男人,从林桂芳住的单位匆匆出来又走上楼去,我们那时是先着手调查黑狗黄,没想到这么快就破案。”

老麦望一下小雷∶“你应该知道黑狗黄从林桂芳的住处出来又上楼找谁吧?”

小雷说∶“当然知道,他的外室林丽玉,年轻温柔秀丽,不知怎么会跟黑狗黄,简直就合了鲜花插在牛屎上这句俗话。”

老麦微微笑∶“林丽玉不仅秀丽,更有不自觉的一种妩媚女人味。黑狗黄只是一个小地盘的恶霸,不算有钱,我想他多半是用恶势力强占民女为妾。”

老麦所料正确,林玉丽就是在数年前,被黑狗黄用恶势力和卑鄙的手段强占为妾。林秀丽原本有丈夫的,更与丈夫生了一名儿子,夫妻甚为恩爱。

林秀丽的丈夫阿程是做小生意的,因一时周转不灵向大耳窿借了10千元解燃眉之急,妻子当担保,因为他相信不出一个月就能连本带利还清。

不幸的是这一组大耳窿是黑狗黄的,他早就看中林玉丽妩媚多姿,苦无机会下手,就把阿程借据中的一万元改为十万元。

忍辱偷生

利滚利阿程还不起,黑狗黄就迫他以妻抵债,更威胁∶如果林玉丽不从就杀死阿程父子。

林玉丽含耻忍辱跟了黑狗黄当上他第二位外室,可怜她连要寻死守节都不行,黑狗黄威胁她∶“你敢自杀,我就杀了你的丈夫与儿子。”

有整整2年,林玉丽是忍辱偷生,每当外形像拳师狗的黑狗黄亲近她,她只觉得一阵恶臭令她几乎要窒息。黑狗黄早就因荒唐掏空了身子而不济,更令她怀念丈夫强壮的体魄与有力的拥抱。

更甚的是,黑狗黄因为不中用了而以虐待她来挑起自己的兴奋,更用香烟蒂来烫她,令她苦不堪言,林玉丽真的想死,但她不能死不敢死。

但她对黑狗黄的恨意与厌恶感与日俱增,她心中有另一个想法∶“我不会死也不想死,我要想法令黑狗黄死,要他死得很惨,才消我心头之恨,才算报了害我家破夫离子散的大仇。”

林玉丽是个外柔内刚的人,她一有了目标,就开始沉着下来,虚与委蛇的对黑狗黄千依百顺,黑狗黄还得意的以为自己的霸气令她认命了。

黑狗黄不是个慷慨的男人,把林丽玉安排在一幢旧楼居住。林丽玉就住最高的四楼,三楼是一对六十岁出头的夫妇老林与林婶,是当熟食小贩的。他们已有3名成年的儿女已各自成家搬出去住,只有他们夫妇守着一名天生智弱的女儿林桂芳,邻居都称她傻女。

同姓三分亲,的林玉丽很快就与老实诚恳的林氏夫妇成为熟悉的邻居,老林夫妇早上出门做小生意,只留下痴呆的女儿,林玉丽可怜她,不时下楼看顾她。

老林夫妇为了女儿的安全,不得不留一把钥匙在家,约有六岁智力的林桂芳并不会自己开门出去,但有人叫她开门她会把钥匙交出,林玉丽也时常是这样叫她开门、拿食物给她吃。

一天下午,林玉丽煮了消防热气的绿豆汤,要送一份给林桂芳吃时,走到楼梯转角处,赫然看到黑狗黄从林家出来,还无事人一般一摇三摆上楼,林玉丽可以猜到他干了什么好事。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口罩零售顶价下调至1令吉50仙合理吗?
3 votes · 3 answers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