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忘不了的味道(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忘不了的味道(下) 作者:雅蒙

转眼杨明顺、洪玫瑰的家庭惨剧已过了三个月,双眼已经全盲的黄玉珊在盲人训练所也生活了三个月。



训练所提供的是三个月一期的职业技能训练,黄玉珊选择学编藤器,已经能上手,也意味她将要离开,让另一批不幸的盲人进入受训练。黄玉珊没有亲友可以投靠,她也茫茫然不知何去何从。

黄玉珊此时已知悉表姐洪玫瑰家中的惨剧。她想那个心毒手狠的骗子,一定是那天在车上“见到”的那位乔治,只可惜她那时已近全盲,根本看不到乔治的面貌,而且狡猾的他始终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但黄玉珊相信,只要自己有机会遇到这个冷血残忍的乔治,自己应该能认出他。

黄玉珊也为15岁的表侄女杨嘉敏难过,只是她自身难保,也没有办法帮得了杨嘉敏,她想备受双亲宠爱的杨嘉敏如今不知怎么办。

她没有料到杨嘉敏竟然来访。黄玉珊一进入会客室,即时意识到还有一个人在场,轻微的呼吸声与体味告诉她,这是一个男人,年轻的男人。

黄玉珊正想喝问是谁时,杨嘉敏已过来握着她的手说:“表姑,这位是赖冠鸿先生,爸爸一名远房亲戚的儿子。”

她哽咽说:“表姑,爸妈死后,我很惨,幸好这位赖大哥出现施予援手。”

在杨嘉敏简单的叙述下,黄玉珊已知道这位赖冠鸿是一名好人,也是杨嘉敏目下的救星与贵人。

话说自杨明顺、洪玫瑰死后,抵押给银行的房产被充公,杨嘉敏已无家可归,尤其父亲被骗100万元后经已破产,别说继续求学,连生活都有问题。
远房亲戚报恩

杨、洪两家的亲戚都推三推四不肯负起照顾杨嘉敏的责任,眼看她很可能被送入福利部的少女收容所,就在这时赖冠鸿出现,他说他父亲以前受过杨明顺的援助,两家彼此是远亲。

赖家环境好转,父亲不忘杨明顺援手之恩,临终嘱托儿子一定要设法探听到恩人的下落。

赖冠鸿说,他是在报纸上看到杨明顺被骗巨款、杀妻后自戕的报导,才知道恩人一家的悲剧,也因此找到孤女杨嘉敏。

赖冠鸿说:“黄女士,我虽不算富有,但还可以勉力支援嘉敏的生活费与学费。只不过嘉敏才15岁,她需要人照顾监护,我是个单身男人,不方便负起这个责任,因此我想请你与嘉敏住在一起,彼此互相照顾,一切费用由我来负担。”

黄玉珊一怔,但考虑不到一分钟,她就一口答应。一个星期后,她就离开盲人训练所与杨嘉敏一同生活,赖冠鸿言而有信月复月、年复年的负起所有的费用。

杨嘉敏最高兴的是可以继续求学,她对黄玉珊说:“表姑,幸好赖大哥及时出现,要不然我真的是惨绝人寰了。”

她欢欣的说:“赖大哥还说,如果我能考入大学,他会供我读书。”

她赞叹说:“赖大哥真是天下最好的人。”黄玉珊说:“是啊,赖先生真是个好人。”

黄玉珊问:“嘉敏,这位赖冠鸿先生长得怎么样?”

杨嘉敏笑说:“表姑你看不到赖大哥的样子,太可惜了。赖大哥长得可真好看,那些形容词好像英俊高大、风流倜傥、潇洒不羁,都可以用来形容赖大哥,我想一定很多女子喜欢他。”

气味认人辟谣

但赖冠鸿好心没有好报,因为他无条件的帮助杨嘉敏,而且有点“来历不明”又出现得太巧。

这时,一些多事的亲友背后嚼舌头:“赖冠鸿这小子长得这么好看,天生是情场骗子的最佳人材,要骗女人十拿九稳。照我们看,当年那位乔治很可能就是他。他害死两条人命,良心发作了,才假冒好心人照顾杨家孤女。”

但黄玉珊坚决维护赖冠鸿,她辟谣说:“你们吃饱饭没事做也不要乱造谣言,会天打雷劈的,我曾经遇到那位乔治,我们盲人看不到,但可以嗅到一个人的体味而认出他,我说赖冠鸿不是乔治就不是。”

她还即时“表演”以气味辨别人的本领,那些好事的人都信服了,也不再乱造乱传谣言了。

匆匆10年过去了,杨嘉敏不仅已大学毕业,更已出来做事,长大后的她美丽明媚,倾倒不少青年才俊,但她一点兴趣也没有,她千丝万缕的情意都系在38岁的赖冠鸿身上。

黄玉珊自然明白杨嘉敏情之所钟,她约赖冠鸿密谈。她说:“冠鸿,嘉敏从小就爱你,她不可能去爱别的男人。你如果真的要她一辈子幸福,不如就和嘉敏结婚,一辈子可以真正照顾她保护她。”

她轻叹说:“你也不年轻了,一直没有结婚,也不要自苦了,你也是爱嘉敏的。”

赖冠鸿苦涩说:“是,我是爱嘉敏,但我真的可以当她的丈夫吗?”

黄玉珊平静的说:“为什么不可以?照我看她的父母在天之灵,这些年也看得出你是真心对嘉敏好,如果嘉敏嫁给别的男人,说不定他们还不放心呢。”

她又轻描淡一般说:“信不信由你,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嘉敏的父母,我对他们说,嘉敏已经深深爱上冠鸿,是非他莫嫁了。不如让他们两人结婚吧,他们也很高兴的答应。”

赖冠鸿点头:“好,那我等下就向嘉敏求婚。”

黄玉珊微笑:“那再好不过,我也为你们高兴。”

赖冠鸿又低声问:“听说如果你碰到那位乔治,你能凭他的体味认出他。”

黄玉珊微微笑:“这么久了,我都忘记那个人的体味了。”

他语重心长的说:“有些事记来无益,还是忘了好。”

事实上黄玉珊没有忘记,当她第二次遇到乔治的时候,她即刻就认出了。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同小學以英语教数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