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临时的设备不足没隐私 “要间诊所 那么难吗?”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临时的设备不足没隐私 “要间诊所 那么难吗?”

(巴生12日讯)五条港渔村唯一诊所惨变“危楼”,医护人员过去1年多来,只能暂借乡村管理委员会礼堂看诊,该诊所最终是否翻修迄今仍是个“谜”,令到当地约700名村民面对就诊难题!



五条港诊所自从约30年前翻新过一次后,数十年来不曾修缮,以致长年累月遭海风和海水侵蚀、日晒雨淋、年久失修,如今建筑结构不稳固,整栋诊所摇摇欲坠,2018年尾被鉴定为危楼。

该诊所由木板建成,因此地板和墙壁已开始腐蚀、大门和椅子损坏等,现在村民都不敢靠近该诊所,担心随时倒塌。


五条港唯一的诊所年久失修,如今建筑结构不稳固和摇摇欲坠,并于2018年尾被鉴定为危楼。

礼堂设立 设备不足

五条港乡管会秘书许龙团受询时向《中国报》记者指出,目前该村有约700名村民,一旦生病,看诊便是一项难题。

他说,自从诊所变成危楼后,乡管会在礼堂的设立“临时诊所”,设备非常不足,尤其是没有隔间,病人没有私隐,例如一旦孕妇看诊,就会非常不方便。

他指出,临时诊所设立在礼堂内,简单的几块木板、廉布、两张桌子和几张椅子等,便在礼堂内为村民看诊。

“我们需要一间正式的诊所,尤其是诊所内仍要一些所需设备,包括收藏药物和看诊室,因此村民都希望诊所尽快重开。”

他谈到,礼堂残旧不堪,将在一、两个月内展开翻新工程,届时临时诊所该何去何从,也是让人大伤脑筋。

他说,在礼堂整修和诊所没重开的情况下,或许只能考虑把临时诊所,搬至泉义和公会。

“不过,要到该公会,必须经过很多阶的楼梯,估计有两、三尺高,因此对老人家或是坐着轮椅的病人,非常不方便,这也是乡管会必须考虑的因素。”

诊所由木板建成,因此板墙受不了风吹雨打,已经开始腐蚀。

卫生局评估无下文

“请做多一点,不要全靠村民自己…”。

许龙团指出,乡管会早前已就此事与卫生局官员商讨,卫生局也派人进行评估,惟迄今该诊所是否重修,依然没有确凿答案。

他说,乡管会考虑到可能重修诊所费用庞大,令到当局止步,因此早前也提出另一项建议,惟同样没有下文。

“乡管会建议,由于目前设立临时诊所的礼堂,刚好在近期获得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拨款20万7000令吉进行翻新工程,因此卫生局可以在礼堂预留一个空间,辟建一间小诊所,包括有药物房和看诊室在内,同时增加一些相关设备。”

他认为,有关小诊所估计费用仅需约4万至5万令吉,卫生局若是认为费用太大,村委会可考虑承担一半费用,并想办法筹资,包括向州政府申请拨款。

“乡管会愿意分担,卫生局也应该多做一点,而不是全权由乡管会或村民自己负责,其实这也是项沉重的负担。”

他希望,诊所课题能够尽快解决,以便村民可接受更好的医疗服务。

礼堂内摆上2张桌子,为病人抽血和轮号等。

医护员1个月只来1次

平时生病?自求多福!

许龙团指出,一直以来,医护人员1个月只是入村1次,每次一入村,至少50名村民都会“挤爆”诊所,排队等候看诊,一般上看诊或复诊的都是“长期病”或老人病,例如高血压、糖尿病等。

“若是平时,村民伤风、感冒、发烧等,只能自己购买成药,只有刚好遇到医护人员到来才能看诊,严重的话则需要乘船到巴生地区看诊,因此医护人员1个月入村看诊1次,严重不足。””

他希望,卫生局考虑增加医护人员的入村次数,即使1个月只增加1次,也聊胜于无。

医护人员一直以来,是在每个月第一或第二个周三入村,惟从2020年开始,改去每个月的周二定时入村,方便村民安排看诊时间。

礼堂非常残旧,包括屋顶脱落,因此不得不大翻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距离华人新年不到一个月,你觉得红包应该包多少?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