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别让女儿知道(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别让女儿知道(上) 作者:雅蒙

好朋友都承认朱棠是个聪明人,而且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



朱棠自嘲天生爱钱,大学出来后就投入金融界,凭着她的聪慧与超强记忆力,能迅速做出分析,为金融机构赚很多钱,因此27岁的朱棠已青云直上,出任高职,赚了不少钱,已是个小富婆。

朋友也说朱棠运气好。身为“女强人”已很难找到对象,但朱棠早有一名相恋多年的男友叶天。


叶天求学时代已很活跃,是领袖型人物,出来社会后更显露他的精明强悍。他是一名检察官。

朱棠得意的说∶“阿天是个官,以后我就是个官太太。他可是有权有势的官。”

令朋友羡慕朱棠的是,叶天一表人材,非常适合当演员,但他却钟情于朱棠,两人相爱甚深。

两人已同居,叶天知道女友有超强记忆力,还不时叫她看一些文件,把它们“影印”在她脑海中,随时查询。

最近他们计划结婚,因为两人有共识,要生出最优越的人类品种。那天朱棠还笑说:“妈妈那天有意无意的问我,现在还有没有招郎入赘这回事……”

叶天笑说∶“生下的孩子还是跟我姓叶对不?那我不介意入赘,吃你的住你的还要夜夜睡你。”

朱棠笑着说∶“我妈的确没有意思要我们的孩子姓朱。”

叶天笑说∶“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我的脾气好才不要她的外孙姓朱,那是她离异丈夫的姓氏。”

朱棠轻叹∶“你真是我妈妈的知己。”

朱棠又说∶“我爸早说过,我结婚他一定要出席,但他和妈妈到现在还是不瞅不睬……”

叶天说∶“我也想过,设两台主家席,我妈陪你妈坐一席,我爸陪你爸坐另一席,皆大欢喜。”

他又笑说∶“岳父是个男人,让前妻一点不就行吗?好男不与……”

他看到朱棠瞪了他一眼,赶紧把“女斗”吞回去。只听朱棠轻叹∶“你不明白,我爸有足够的理由恨我妈。”

朱棠善解人意

叶天大感兴趣追问∶“当年你妈妈出轨?”

朱棠骂道∶“才不是!完全没有这回事,我妈离婚后一直单身。”爸爸也说过,他们分手纯粹意见不合。”

叶天问∶“能让他们和好吗?我能不能去试一下,也许他们看在我的份上会应允。”

朱棠看着他说∶“阿天,我爸不会答应的……”

她警告说∶“别说我爸小气,他不是……他说他不能说出来,这些事叫我问妈妈。爸爸这么说一定有他原因,我才不敢去问妈妈,只好当那是他们大人的事。”

朱棠又说∶“爸爸喜欢你,你也喜欢我爸多过我妈。”

叶天说∶“我与你爸是男人嘛,比较好谈,可以一起喝酒。”

又笑嘻嘻故意说∶“岳父大人又有钱,像个印钞票机器。”

朱棠似笑非笑睨他一眼∶“你对我俯首听命就是,爸爸的钱都是和我联名户头,由我投资打理。”

叶天笑说∶“这正是我有先见之明,早早就下决心追你的原因,”

他伸一个懒腰∶“岳父是艺术家,当然不爱理财务,钱在他眼中是铜臭之物。”

朱棠欲言又止,但她不认为男友形容有误,爸爸是个著名画家,他的画都能卖个好价钱。

叶天说∶“很多人对岳父妒羡交加,说他运气佳,很少画家能像他那样受重视。

朱棠闷闷的说∶“那些人不懂,爸爸曾经穷过,他对自己没有信心,完全没想到后来他的画会大受欢迎。”

叶天想∶“难怪有一句老话说贫穷夫妻百事哀,自己的准岳父朱草书与准岳母孙咏梅就是了,穷,就是他们离婚的原因吧!”

但他又觉得不对,因为朱棠如娇娇女一般长大,比起千金小姐不遑多让,也是十指未沾阳春水,或许他应该修正∶岳父穷,岳母不穷。

岳母孙咏梅那时是股票行红牌经纪,收入丰富,至今晚年也生活得很好。

朱棠像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说∶“妈妈把我抚养长大,劳苦功高,她的确是伟大的妈妈,连我爸也不否认这点。不过,我始终觉得在父母离婚这件事上,是妈妈理亏。”

叶天开心的笑了,他爱煞善解人意、知情识趣的准妻子。他明白这是朱棠向他剖白∶我不会像妈妈那样,嫌弃没有钱的丈夫。

到机场接岳父

叶天不算穷小子,收入也不错。但他明白不能和在商场上赚钱的朱棠比,更何况她拥有父亲的所有财产,又懂精明投资。

朱棠接听一个电话后,对叶天说∶“后天傍晚爸爸从纽约回来,他的画展大受好评,你能不能帮我去机场接他。妈妈约了我,不好推。”

叶天笑说∶“没问题,这是我捧岳父的大好良机。”

朱棠微笑。人家说女儿很容易爱上像爸爸的男人,她就是喜欢叶天像爸爸的性格,对金钱不那么在乎,叶天有他的理想,她欣赏且佩服他,但妈妈那边她明白,妻子不能与自己看不起的丈夫生活。

这时叶天还不知道,后天傍晚他就会知道一个秘密。
(三之一、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认同强制外劳戴手环,可遏制外劳传播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