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奇異的身世(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奇異的身世(中) 作者:雅蒙

每當母親余樹平的車子在公路拋錨時,余嘉傑就覺得很丟臉,因為他幫不上忙。



他曾看過一些男人在車子拋錨時,會下車打開車蓋檢查,很多時候便輕易解決了。他十分羨慕。

即使余樹平當自己是個男人,但在16歲的兒子余嘉傑心中,她是母親,是一名女性,他覺得自己是家中的男性,應該照顧女性,至少在車子壞時能幫上忙。


余樹平像男性一般生活,但也保留女性的弱點,再喜歡的車子都不會定期檢查或維修,才會時常出現小毛病。但她每次回鄉探親時,車子都有機會好好大修一次,因為她的弟弟余樹森是一家修車廠的老闆。

余嘉傑很小的時候就喜歡跟着舅舅去看他修車。這一年16歲的他在學校放長假時,就對母親說∶“我想乘這個假期去跟舅舅學修車,以後你的車子壞了,我至少 懂得維修。”

余樹平眯着眼考慮一下,就笑說∶“好吧,你順便幫表弟表妹補習英文,舅母會更開心!”

余嘉傑沒有父親,小時他就不知不覺仰慕高大豪邁的舅舅,做為父親的形象來崇拜,況且舅舅很疼他,憐惜他沒有父親,也不知不覺把一份父愛給予這名外甥。

余樹森對機械有天分,他念完初中就去當修車,技藝出色,收費公道,精於修理名車,多年後有一定的顧客上門,所以收入可觀。

外甥要學手藝,余樹森自然傾囊相授,他也驚訝外甥對機械有極高天分,更能舉一反三,他笑說∶“以後你放假要工作,就到舅舅這裡來好了。”

血緣關係濃

余嘉傑和舅舅關係親密,自然會問∶“舅舅,我的父親是誰?”

余樹森欲言又止,半晌才說∶“我真的不知道,日後你媽媽一定會告訴你。”

余樹森隨後沉默,余嘉傑覺得舅舅好像心中有“不可告人之密”。

這天,余嘉傑乘假期跟舅舅學修車時,附近發生火車出軌意外,不少人死傷,醫院急需血漿,呼籲人們前去捐血。

余樹森帶着修車廠一班好男兒去捐血當做好事,從未捐過血的余嘉傑也跟着去。

醫護人員笑對他們舅甥說∶“嘩!你們的血型一樣,是很罕有珍貴的血,以後請常捐血!”

余樹森笑說∶“我是舅舅,他是外甥,我們是親人,血型相同不稀奇。”余嘉傑也認為如此。

一直到入大學前,每逢學校假期,余嘉傑就跑回母親的家鄉去找舅舅,在車廠里混。

在這些年裡,母親的車子不再有毛病,都經他定期檢查修好。當鄰居的車子出毛病,余嘉傑也能施予援手,余嘉傑覺得這些鄰居們把自己當成年男子一般看待,心中非常高興。

這時,性知識豐富的余嘉傑也明白母親的性取向是“不愛鬚眉愛紅妝”。但他有一點奇怪,他懂事以來,沒有見過母親有親密伴侶,似乎心如止水。

余嘉傑又纏着舅舅打聽,余樹森無奈,便說∶“大姐年輕時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兩人感情很好,還住在一起,組織了小家庭,但沒幾年那個女的死了,大姐十分傷心,那時剛好大姐也生下你了,她就一心一意把你帶大……”

酒後吐真言

余嘉傑才知道原來母親傷心人別有懷抱。長大後,余嘉傑也更明白,像母親這種性取向的人,要找到知己很不容易,他對母親更同情。

余嘉傑那時也不問∶“我的父親是誰?”他認為自己應該是“試管嬰兒”,母親接受人工授孕成功後懷胎十月生下自己。

母親可能也不知道自己的“自然父親”──捐精者是誰。

余嘉傑小時候很仰慕舅舅,希望他是自己的生父,但他長大後明白人倫關係,他就明白“天下所有男人都可能是我的父親,只有舅舅不會是”。

因為舅舅是母親的弟弟,醫生也是經過檢查後才對求醫者進行人工授孕手術的。

余嘉傑的容貌身材很像舅舅余樹森,比舅舅的親生兒子更相似,以致外人會誤以為這對身材高大魁梧的他們是父子。更有一些愛親友散播謠言∶“余淑萍(余樹平)都不喜歡男人,怎麼會與男人生孩子,一定是她弟弟生下後偷偷送給她當兒子的啦!要不然余淑萍會這麼照顧弟弟,出錢給弟弟開修車廠?”

余嘉傑一笑置之,有時還會幫忙闢謠。

那是因為在余嘉傑入大學前的最後一個中學假期,舅舅為慶賀他考中了醫科,更破例的讓喝啤酒,笑說∶“你入大學當然已經是成人了。”

舅舅酒量喝得更多,也就有出現酩酊之態,自然更豪放、更口不擇言了。

余樹森親密的摟着外甥的肩膀說∶“舅舅以前年輕時做過一件挺荒唐的事。啊!你媽媽我的大姐也有關係,她是介紹人……”

余嘉傑忍住笑也好奇地問∶“什麼荒唐事,叫你去賣身?”

余樹森說∶“差不多差不多!那年我18歲,還在修車廠學師,窮到要死,天天錢不夠用,剛剛買了一輛新的摩哆,已經欠了4個月分期付款沒還,人家都來拖車了,我逃跑!這時你媽媽說,我身上有樣東西可以賣錢……”
(三之二、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認同學校年終假期減至14天?
45 votes · 45 answers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