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渔业料大瘫痪 叫数百渔民何去何从?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渔业料大瘫痪 叫数百渔民何去何从?

(吉隆坡30日讯)一旦政府2021年全面禁止B牌拖网渔船作业,雪州滨海区渔业料将大受冲击和陷入瘫痪和击垮局面,雪州三分之二,多达600艘B牌渔船受影响,数百名渔民的生计会遭殃!



据了解,渔业局下令在2021年起全面禁止B牌渔船作业,即是在2020年12月31日后不再发出以拖网作业的B牌渔船执照。

距离2021年尚有约1年,惟雪州滨海区有三分之二渔民,是以B牌渔船捕鱼作业,渔业局的指示明显会打击到渔民们的生计而担心不已,但也因有关指示欠缺明朗,雪州渔民也只能抱着静观其变,等待奇迹的发生。


《中国报》记者抽样电访雪州滨海区的渔村村长时,众人都异口同声反对渔业局全面禁止B牌渔船的执照,因后果严重而完全打击雪州渔业,希望有关当局可和渔民们对话了解实际状况。

受访渔民纷纷大吐苦水指,政府无论如何都不能全面禁止发出B牌渔船,否则将会影响B牌渔民的生计,加上雪州大部分的渔民都是持有B牌的执照,而C牌就显少,雪州渔业受牵连甚大。

他们说,目前的B牌渔船主要是在8海里外作业,而C牌则是在12海里。

他们指出,一旦B牌渔船的执照拒绝发出并改为C牌,就意味着所有B牌渔船都必须和C牌渔船,纷纷集中在相同的海里捕鱼作业。

“问题是雪州的海域并不大,一旦上千艘渔船都集中在12海里外,这不是叫我们自相残杀吗?我们都难以拖网捕鱼,根本找不到吃啊!”

渔民也指出,B牌的船型和马力也不足以适合在深海作业,改装也行不通,若要重新订购一艘新船,也要排队等至3年多,因造船业1年只可造2艘船。

一旦2021年B牌拖网渔船执照全面禁止,雪州大部分的渔民都会陷入苦境而直接影响渔业。(谢添僖提供)

林福长:建大船耗时
被逼与C牌船“争吃”

双溪加江渔村村长林福长向《中国报》记者强调,B牌执照一旦被终止,会相等于被赶去与C牌船挤在一起争捞鱼,试问如何找吃呢!

林福长也是持有B牌渔船执照的渔民,双溪加江渔村有约100艘B牌渔船,C牌不超过10艘。

他指出,B牌执照也分为2种,而B牌的船较小艘就是在5海里,B1牌的则是在8海里。

他说,C牌船主要在12海里以外作业,而目前已有很多艘C牌船在作业,加上一旦B牌转换为C牌后,就会相等于大家都会挤在一起,渔网都会挤在一块而难以捕鱼。

他说,B牌的渔船也不适合在12海里外作业,安全起见就是换大艘的渔船。

“有者建议将B船改装,可是改装是不可能的事,因大船的木材和底部都必须是质地好的,马力和引擎也必须更换,就相等于改头换面,我们根本不可能改装,就好像无法将2.5引擎装入灵鹿轿车,这是很危险的!”

林福长指出,如果事情已成定局,所有B牌执照的渔民就必须订购建造新的大船,而所有大船是至少要30年的时间才会全面建造完毕。

他说,造船厂不如车厂可以大量生产,也是以人工的方式今早,所以造船厂1年只能建造2艘船。

他坦言,当局不能以因鱼获减少而将矛头指向B牌执照的渔民,因这是不合理和一概而论,其实海域的鱼获海产并非可以平常心去评理,这根本不在掌控的范围内。

他指出,事情至今都未有最终结论,因此只能等待,不过渔民都不赞成,因影响甚大。

“其实,政府要以智慧的方式去解决,要知道如此做法是行不通的,只会导致更多渔民选择退休,这是全国性的问题!”

C船船型较大,马力也大,并主要在12海里外捕鱼作业。(谢添僖提供)

谢添僖:没正式对话
呈了备忘录 没下文

马来西亚渔业总会总会长兼适耕庄渔业公会主席谢添僖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指出,单单是雪州的上千艘渔船中,就有三分之二约600艘的渔船是属于B牌执照,一旦禁止发出B牌执照,后果可说非常严重,尤其雪州的渔业肯定会瘫痪和被击垮。

他粗略估计,适耕庄有约160艘、吉胆岛有100搜、丹绒加弄有约100艘、乌暹渔村有约50艘、双武隆和其他渔村有约60艘,其实加起来也有约600艘。

他指出,在禁止发出B牌执照的课题上,其实信函的内容是非常模糊,有关当局也未在落实前与渔民对话,让渔民参与和提供意见,以达到双赢的方案。

他强调,雪州渔民的生活已不容易,也得避免被有关当局刁难或执法,而现在海上的作业也不如往年,尤其是大潮大浪也非一般,一些大船也难以抵挡。

“如果执意要禁止B牌执照,马六甲海峡有一半的渔船会瘫痪,雪州也可说会第一个倒下的渔业,因雪州的海域已很小,可是却是虾类最丰富的地方,在渔民无法出海的情况下,虾的货量会减少,价钱一定飙高和与台湾的价钱大同小异。”

谢添僖坦言,B牌渔船的本钱较省,而捉虾的费用也会较省,因捕捉虾不需要太大马力的渔船,而B牌渔船是比较适合捉虾。

他说,他们也已就上述课题成交备忘录,也在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的带同下拜访农业部长,可是事情至今仍毫无进展。

他强调,无论是政府的任何单位,理应和真正出海捕鱼作业的渔民坐下来讨论和研究。

他说,在数年前的汇报会,有关当局并没有正式的与渔民召开对话会,只是指令渔民必须根据指示。

渔民认为B牌渔船并不适宜在12海里外捕鱼。(档案照)

B牌小船马力不强
不适合深海捕鱼

谢添僖指出,B牌执照的渔民虽可使用现有的渔船到深海作业,可是B牌渔船的马力并不强而难以拖网捕鱼,而且也要冒很大的风险。

他说,B牌的船只也太小型,也不适合去到深海捕鱼,所以很多渔民都非常担心。

他强调,一旦所有B牌执照转为C牌,就意味着所有B牌的渔船都会和现有的C牌渔船挤在海域中,完全是自相残杀。

他坦言,B牌拖网渔船执照绝对不能全面禁止,或可改为只能捕捉虾。

他指出,A牌的渔船是难找吃,所以A牌渔船占不多,因A牌的渔民也会面对以舢板捕鱼的渔民挑战,因舢板的成本很低,所以也有渔民逐步转为舢板捕鱼。

“在雪州,C牌的渔船是约有300艘。”

他指出,雪州和其他州属不同,比如关丹的海域就范围较大。

他指出,B船也难以改造为C船,成本费用也很高,倒不如造新的大船,可是要造一艘新船也需长时间,尤其建船业已逐步减少。

“比如我现在就订购一艘新船,可是3年后才会轮到我,而建造时间需约8个月,换言之,我要等至少3年8个月才有新船可出海。”

B牌执照若终止并改为C牌,就意味着B和C牌渔船都会集中捕鱼。(档案照)

遇到风浪危险
◆东姑腊渔村村长王盛瑞
目前情况依然不明朗,我们也不知道实际情况,东姑腊渔村的所有渔民都持B牌执照,尚剩7至8艘,渔民都希望当局可取消执行。

全马有太多艘B牌渔船,影响甚大。

B牌执照的渔民的渔船都是小艘,若要改为C牌执照,B牌的船是不适合在深海作业,尤其遇到风浪都非常危险。

造船厂不如车厂可以大量生产,也是以人工的方式建造,所以造船厂1年只能建造2艘船。(档案照)

鱼获减少更快
◆适耕庄海口渔村村长谢耀亮
适耕庄海口渔村的B牌渔村占多,其次是A船,而C船只占小部分。

B船若改为C船的执照,就是必须驶到8海里以外作业,所以很多B船渔民反对,因所有渔船往后都会集中在深海。

渔船越大就马力更大,一些B牌的渔船会比较小辆,无法出海过久,通常都是早上出海,晚上就回来。

雪州的海域很小,如果渔船驶到太远就会过界。

其实5至8海里都可捕鱼,分为浅海和深海作业,就可以分散所有渔船,所有渔村若集中一起反而会导致鱼获减少得更快。

渔民讨海不易
◆吉胆岛村长蔡全智
这里C牌的渔船也是大概10艘左右,而B牌也有约150艘。

渔民现在的讨海不容易,也会面对执法单位的执法。

也希望有关当局可以体谅渔民面对的问题,可采取放宽的手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