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 香水(下)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 香水(下)作者:雅蒙

每一位偉大的爸爸,也都一樣會盡量滿足孩子的心愿,甚至願意為兒女犧牲,讓兒女得到他們應得的。



許重和也不例外。

當王心怡在大酒店發生呼吸急促面無人色時,許重和剛把幾張照片放入辦公桌抽屜,但不到10秒鐘,他又拉開抽屜取出這些照片仔細欣賞,他的嘴角掛着歡欣的微笑,但眼眶內有熱淚滾動,就像他的心酸甜苦辣什麼滋味都有。


相中人都是同一名小男孩,一共6張,是從襁褓到逐年長大的照片。

許重和看了又看,甚至還忍不住親吻照片中的小男童。一陣甜蜜的酸楚,終於令他掉淚了。

許重和從未見過這名小男孩,也不知他的存在,照片背後只簡單的寫着許和晴滿月,許和晴1歲生日……

許重和一看這幾張照片,就知道這小男孩是誰。他一眼就認出照片背後娟秀的字體,是他至今不能忘情的女人劉晴的字跡。

許重和即時明白,這小男孩是自己的兒子,是劉晴與他的愛情結晶品。他們在熱戀時說過,日後第一個孩子不管男女都叫許和晴,這是一個字義很好的名字。

許重和7年前與劉晴黯然分手,他一直不知道那時劉晴已懷了他的骨肉。

他們相見恨晚一見傾心,幾乎即刻墮入熱戀的情網。但劉晴比他有更豐富的人生經驗,她一早有心理準備,他們的戀情只能開花難於結果,因為他是3代名門的富豪世家子弟,而她是交際花的女兒,自己也是社交界的名苑。

後悔離家出走

他天真,一度為了她與家中長輩鬧翻隻身離家,她世故,知道他遲早會認清現實。

在他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床頭金盡的時候,她勸他回家去,她說∶“我不想你日後恨我,後悔為我犧牲這麼多。”實際上他那時的確已經心生悔意。她是個尤物,他不捨得離開她,但他明白她是對的,而且他慚愧她看透他公子哥兒的性格。

臨走前,她在他耳邊叮嚀∶“不能碰其他的女人,我會吃醋,不能愛她,只能與她生孩子,否則我會傷心。”

他難過的連連點頭,她的要求像咒語鎖住了他。

但許重和沒有想到劉晴當了未婚媽媽單身母親,為他生下一個兒子。許重和百感交集,他這時已經有所決定∶我要我的兒子,我要劉晴。現在他是個成熟的男人了,今非昔比,現在的他已有自己的經濟基礎,他不會再怕父親對他經濟封鎖。

他明白離婚很難,王心怡要報復他,一定不答應且百般為難。但不管她,就讓她控告自己與劉晴通姦吧。

他相當樂觀,他手上還有一張皇牌——許和晴,是父親第一個男孫。

令許重和立刻做下這麼重大的決定,是因為隨着照片還有一份不稱呼不見名的短函∶5歲的許和晴初解人事,終日問∶為什麼我沒有爸爸?我的爸爸是誰?為什麼爸爸不回來。我已窮於應付。

妻子突然暴斃

34歲的許重和此時此刻心胸中充滿了排山倒海的父愛。就在他想要找律師辦離婚時,案頭的電話響了,接聽後他不知是驚是喜——妻子突然暴斃,他有再婚的自由了。

王心怡神秘暴斃是個奇案,轟動了社會、尤其是上流的社會。

在許重和聽聞蜜蜂大鬧酒店茶座的事後,他通知警方∶“王心怡天生對蜜蜂超度敏感。

許重和說,王心怡告訴他不要送鮮花,就是怕招蜂惹蝶。她14歲那年在花園中被蜜蜂叮過幾乎喪生,幸好當時有一位醫生來做客,及時救活了她。

王夫人曾請教不少醫生∶“民間傳說如果對蜜蜂敏感的人,再次被蜜蜂叮了就會死亡,是不是真的?”

醫生都謹慎的說∶“沒有科學證據,這只是民間一種傳說,但小心防範總是好的。”

法醫在驗屍庭上供證∶如果當時有醫生緊急施救,王心怡很可能化險為夷,但那一天酒店茶座卅多個客人,沒有一個是醫生。

王心怡葬禮才完畢,許重和就急不及待去找劉晴重燃愛火。自然惹來很多閑言閑語,甚至有人謠傳是他施用詭計殺妻以便另娶。

許重和與6歲的兒子許和晴團聚,兩人都歡喜得不得了。許重和在劉晴的勸告下,給王家面子,一年後兩人才結婚,這時劉晴也已珠胎暗結。

不出許重和所料,他的兒子是一張皇牌,父親不再反對他娶劉晴為“填房”,更何況劉晴此時懷着第2個兒子。

後來大家都當王心怡是死於意外。

許重和忘了他曾告訴過劉晴,王心怡對蜜蜂高度敏感。

劉晴不惜一切要為兒子找回他應得的父親,但是苦無良策。

那一天4名少奶奶去逛她經營的香水精品店時,剛好是天時地利人和都一時湊齊了。

那天上午香水推銷員出奇招帶來幾十隻蜜蜂,來宣傳“引蝶”的確能招蜂引蝶。

2名年輕女店員好玩心重,留了十幾隻想吸引顧客,也在這時,王心怡與另外3名少奶奶步入香水店。

劉晴一眼就認出情敵,但王心怡對她視如不見。當她無物,令她暗氣在心。劉晴想起了許重和告訴她有關王心怡最怕花香招蜂惹蝶的秘密。為了替兒子找回父親,劉晴什麼事都會去做。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