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香水(下)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香水(下)作者:雅蒙

每一位伟大的爸爸,也都一样会尽量满足孩子的心愿,甚至愿意为儿女牺牲,让儿女得到他们应得的。



许重和也不例外。

当王心怡在大酒店发生呼吸急促面无人色时,许重和刚把几张照片放入办公桌抽屉,但不到10秒钟,他又拉开抽屉取出这些照片仔细欣赏,他的嘴角挂着欢欣的微笑,但眼眶内有热泪滚动,就像他的心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


相中人都是同一名小男孩,一共6张,是从襁褓到逐年长大的照片。

许重和看了又看,甚至还忍不住亲吻照片中的小男童。一阵甜蜜的酸楚,终于令他掉泪了。

许重和从未见过这名小男孩,也不知他的存在,照片背后只简单的写着许和晴满月,许和晴1岁生日……

许重和一看这几张照片,就知道这小男孩是谁。他一眼就认出照片背后娟秀的字体,是他至今不能忘情的女人刘晴的字迹。

许重和即时明白,这小男孩是自己的儿子,是刘晴与他的爱情结晶品。他们在热恋时说过,日后第一个孩子不管男女都叫许和晴,这是一个字义很好的名字。

许重和7年前与刘晴黯然分手,他一直不知道那时刘晴已怀了他的骨肉。

他们相见恨晚一见倾心,几乎即刻堕入热恋的情网。但刘晴比他有更丰富的人生经验,她一早有心理准备,他们的恋情只能开花难于结果,因为他是3代名门的富豪世家子弟,而她是交际花的女儿,自己也是社交界的名苑。

后悔离家出走

他天真,一度为了她与家中长辈闹翻只身离家,她世故,知道他迟早会认清现实。

在他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床头金尽的时候,她劝他回家去,她说∶“我不想你日后恨我,后悔为我牺牲这么多。”实际上他那时的确已经心生悔意。她是个尤物,他不舍得离开她,但他明白她是对的,而且他惭愧她看透他公子哥儿的性格。

临走前,她在他耳边叮咛∶“不能碰其他的女人,我会吃醋,不能爱她,只能与她生孩子,否则我会伤心。”

他难过的连连点头,她的要求像咒语锁住了他。

但许重和没有想到刘晴当了未婚妈妈单身母亲,为他生下一个儿子。许重和百感交集,他这时已经有所决定∶我要我的儿子,我要刘晴。现在他是个成熟的男人了,今非昔比,现在的他已有自己的经济基础,他不会再怕父亲对他经济封锁。

他明白离婚很难,王心怡要报复他,一定不答应且百般为难。但不管她,就让她控告自己与刘晴通奸吧。

他相当乐观,他手上还有一张皇牌——许和晴,是父亲第一个男孙。

令许重和立刻做下这么重大的决定,是因为随着照片还有一份不称呼不见名的短函∶5岁的许和晴初解人事,终日问∶为什么我没有爸爸?我的爸爸是谁?为什么爸爸不回来。我已穷于应付。

妻子突然暴毙

34岁的许重和此时此刻心胸中充满了排山倒海的父爱。就在他想要找律师办离婚时,案头的电话响了,接听后他不知是惊是喜——妻子突然暴毙,他有再婚的自由了。

王心怡神秘暴毙是个奇案,轰动了社会、尤其是上流的社会。

在许重和听闻蜜蜂大闹酒店茶座的事后,他通知警方∶“王心怡天生对蜜蜂超度敏感。

许重和说,王心怡告诉他不要送鲜花,就是怕招蜂惹蝶。她14岁那年在花园中被蜜蜂叮过几乎丧生,幸好当时有一位医生来做客,及时救活了她。

王夫人曾请教不少医生∶“民间传说如果对蜜蜂敏感的人,再次被蜜蜂叮了就会死亡,是不是真的?”

医生都谨慎的说∶“没有科学证据,这只是民间一种传说,但小心防范总是好的。”

法医在验尸庭上供证∶如果当时有医生紧急施救,王心怡很可能化险为夷,但那一天酒店茶座卅多个客人,没有一个是医生。

王心怡葬礼才完毕,许重和就急不及待去找刘晴重燃爱火。自然惹来很多闲言闲语,甚至有人谣传是他施用诡计杀妻以便另娶。

许重和与6岁的儿子许和晴团聚,两人都欢喜得不得了。许重和在刘晴的劝告下,给王家面子,一年后两人才结婚,这时刘晴也已珠胎暗结。

不出许重和所料,他的儿子是一张皇牌,父亲不再反对他娶刘晴为“填房”,更何况刘晴此时怀着第2个儿子。

后来大家都当王心怡是死于意外。

许重和忘了他曾告诉过刘晴,王心怡对蜜蜂高度敏感。

刘晴不惜一切要为儿子找回他应得的父亲,但是苦无良策。

那一天4名少奶奶去逛她经营的香水精品店时,刚好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一时凑齐了。

那天上午香水推销员出奇招带来几十只蜜蜂,来宣传“引蝶”的确能招蜂引蝶。

2名年轻女店员好玩心重,留了十几只想吸引顾客,也在这时,王心怡与另外3名少奶奶步入香水店。

刘晴一眼就认出情敌,但王心怡对她视如不见。当她无物,令她暗气在心。刘晴想起了许重和告诉她有关王心怡最怕花香招蜂惹蝶的秘密。为了替儿子找回父亲,刘晴什么事都会去做。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