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凶宅”闹鬼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凶宅”闹鬼

这是真人真事,发生在沙叻秀新村人民组屋其中一间单位,事发至今已近2年。



说那间是“凶宅”嘛,可不是那种骇人听闻的凶杀案单位,只不过是一名独居老翁丧命后,打理身后事不久,单位就传出了灵异事件。

夜半鬼哭、白影乍现、祭拜的鸡肉无端不见……几乎把整栋组屋居民都吓坏,搞到从政人士要聘请道士上门做法设坛超度,阿伯记得这事情还闹上新闻,记者采访后刊登在《中国报》封底版。


“凶宅”单位的业主是一名超过60岁的华裔聋哑男子,独居十多年,平时甚少与他人打交道,邻居因闻到其单位连日传来阵阵恶臭,召来警方联合自愿消防队成员破门,才揭发他已毙命多日。

家属把死者遗体火化,由尼姑念经进行简单仪式后,骨灰撒海处理,没有设灵供奉。

按照常理,打点完身后事,遗体化为尘土,本应该算是圆满了结,可没想到,灵异故事就此才展开。

没错,丧事结束的第5天后,丢空的单位就接二连三发生匪夷所思的事情……

一墙之隔,夜半传凄厉男哭声

先说遇到怪事的,是住在“凶宅”隔壁单位的沙兰。

沙兰只不过一名印裔中学生,邻居毙命在单位被警方抬走尸体,他与家人当然知道,他很清楚记得当天大批警方上门,从隔壁单位抬出已发臭的邻居尸体,虽然与老翁不熟络,但始终都是经常见面的邻居,他心底里多少都有些伤感。

警方查案后打开单位门窗疏散臭味,没有掩回客厅木门,外面的人是可以看见单位里面的情景,但始终是独居老人的地方,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组屋环境卫生不太好,那股飘散的臭味,过了几天附近居民已习惯了。

那一天午夜12时,沙兰躺在床上还未入眠,突然听到隔壁传来阵阵哭声。

依据组屋单位的设计格局,沙兰的睡房与死者睡房仅隔一道墙,他很清晰听到隔墙传来的阵阵哭声,他确定那是男性声音,竟然“哭”了长达半小时,声音历历在耳,听得他毛骨悚然。

一个十多岁的印裔中学生少年,文化背景与华裔不同,但也存有着“阴魂不散”的观念,他相信隔壁家的那个Uncle,死后并没有真正的离开……

乍见白影,大门无风自关

还有一位灵异现象目击者,就是在“凶宅”单位对面的马来男子。

那一晚凌晨3时他睡不着,闲着无事站在自己家门外抽烟,组屋走廊的灯光本来就昏暗,烟雾袅袅之间,他突然瞄到一道神秘白影掠过“凶宅”厨房。

漆黑的单位乍见白影,一闪即逝,他当下直觉以为自己眼花,眨一眨眼想再瞧个清楚,“凶宅”敞开的大门突然无风自关。

“碰”一声巨响撕破了夜半走廊的死寂,几乎把马来男子当场吓死,“凶宅”闹鬼的传闻,就此传遍了整栋组屋楼层。

灵异事故惹不少人来探个究竟,当地一名志愿消防队员常送上罐装饮料和鸡饭,摆在“凶宅”门口祭慰死者,隔天皆发现鸡肉不见,只剩白饭米粒在盒中铺排整齐,几乎原封不动,相当离奇。

消防队员怀疑饭盒内的鸡肉被猫叼走,但沙兰坚持楼层不会出现猫,若有野猫出现早已被他赶走。

超度法会,道士招魂

种种难以解释的现象,越发让当地居民认为,死者阴魂仍滞留在生前居住的地方,灵异传闻如旋风袭卷组屋区,闹了足足两个月。

消防队员建议为死者办超度法会,以安民心,主动发起筹款,当地居民和不少热心的外人纷纷捐款,该区的从政人士还安排道士到“凶宅”进行招魂仪式,在铁栅门贴上镇宅符封屋。

法会在组屋底层连续办两晚,剩余的款项用于设立死者灵位,安奉在私人墓园骨灰阁。

不知是不是死者因此得以慰籍,阴魂往生极乐;还是居民们的心理作用,在这一切结束后,该栋组屋似乎没有在传出灵异传闻了。

(图取自网络,非文中超度法会)

闹出灵异事件的,或另有其“鬼”?

阿伯在一次茶聚场合,和一名玄学师傅级朋友聊起此事,他对沙叻秀新村人民组屋闹鬼事件,是有不同的见解。

他认为,命案发生后单位发生的种种灵异现象,是在当地徘徊的其他灵体作为,闹事的根本不是死者“本尊”的阴魂。

在他的观点,死者在生时没有经历宗教修行,丧命后火化成骨灰撒海,要在短短几天后在返回生前的住所显灵,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这类经火化撒海没有设灵的尸体,从中阴身转化为灵体,所需时间更长。

他认为,真正作祟的是组屋区徘徊的其他一些灵体,趁着揭发命案广为人知后,在死者住所制造出各种灵异现象,借此惊吓民众,促使他们筹募办一场法会,好让“祂们”得以超度升华。

那么死者的阴魂呢?恐怕只有真正的高人才能给予答案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