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頭條◢ 居民棄老家 住摩登樓房 新村屋變外勞宿舍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 居民棄老家 住摩登樓房 新村屋變外勞宿舍

(沙登14日訊)史里肯邦安區屋業發展迅速,嶄新的花園住宅區林立,傳統新村屋首當其衝,人去樓空的陳舊房屋無人打理,導致雜草叢生引發蛇患,甚至淪為“外勞宿舍”。



沙登新村(現稱為史里肯邦安新村)曾是全馬第二大的新村,佔地達834公頃,約有2600戶家庭,人口約2萬人,新村屋落在新村內第1至12區,另有13區為重組新村。

在70年代中期,政府將沙登易名為史里肯邦安,並推動及實行一系列的發展計劃,如房屋發展計劃。


直至千禧年時期,當地房屋發展的速度更勝以往,加上新村的老房子樓齡已高,內外皆舊而須花大筆經費進行修繕,越來越多居民寧願放棄老家,投向格局新穎摩登的民宅。

史里肯邦安新村村長方年泰感慨說,新村經過數十年的洗禮,如今已今非昔比,第二代與第三代的新村人紛紛往外遷徙,有者則將老房子改頭換面,把偌大的平房改建為二樓或三樓的豪華民宅,許多傳統的新村屋已不復存在。

“新村有許多老房子已人去樓空,一些夷為平地而雜草叢生,一些就出租給外勞居住,但是外勞滲透新村這一點,就已讓新村面貌出現很大的變化。”

他說,當地約在20年前開始出現外勞租客,從最初只有印尼籍外勞,直到今日已有越來越多國籍的外勞入住新村屋,當中包括來自緬甸、尼泊爾和孟加拉等國籍。

沙登新村內幾乎每條路都有1間新村屋被丟空,甚有一些被夷為平地後雜草叢生,引發蛇患。
房屋發展迅速,花園區或新穎的高樓住宅,逐漸取代新村老屋,一些屋主將之出租給外勞,成為“價廉物美”的外勞宿舍。

每人月租200 集中巴剎周遭

大部分外勞租客,都是在巴剎從事清潔或小販攤位助手的工作,因此外勞宿舍一般集中在巴剎周遭的新村屋。

據悉,有些外勞為鄰近工廠的員工,基於沙登區內有許多大型工廠,需要聘請大量外勞以維持生產線,丟空的新村屋自然成為“價廉物美”的選擇。

據知,屋主以每人200令吉的月租招攬外勞租客,每間新村屋可居住7至10人。

詢及外勞宿舍會否引發社會問題,方年泰說,當地的外勞都有工作賺取收入,也沒有犯罪前科,唯獨衛生意識較為薄弱,亂丟垃圾導致溝渠阻塞和垃圾問題。

據知新村屋以每人200令吉月租,出租給外勞居住;平均1間單位可住7至10人。

空屋雜草引蛇患

新村屋被夷為平地後,空地無人打理導致雜草叢生,引發蛇患,尤其在新村第四區更發生蟒蛇頻出沒的事件,村民飼養的家畜如雞皆被吞噬,甚至被蟒蛇嚇死而大吐苦水。

史里肯邦安新村副村長唐思恆指出,新村屋子丟空的情況愈發嚴重,幾乎每條路都有1間單位丟空。

“一些屋主拆除舊有的新村屋後,將之夷為平地並出租,這些空地往往無人打理,導致野草叢生而經常有蟒蛇出沒,有時,猛蛇會闖入住家偷吃雞隻,甚有雞隻被活活嚇死。”

據知,當地村民搬離新村後,都將土地轉售給外地人,因此,住着土生土長老沙登的新村屋,如今已買少見少,而昔日的新村風貌也在發展洪流中變了調。

大部分入住新村屋的外勞,都是在巴剎從事清潔工人的工作,抑或在臨近的工廠工作而有固定收入,從未在社區內製造治安問題。
我國人力資源過度依賴外籍勞工,外勞無處不在,包括在象徵華人聚集地區的新村屋子也能看見他們的蹤跡。

 

報導:蔡琦淮
攝影:練國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