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居民弃老家 住摩登楼房 新村屋变外劳宿舍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居民弃老家 住摩登楼房 新村屋变外劳宿舍

(沙登14日讯)史里肯邦安区屋业发展迅速,崭新的花园住宅区林立,传统新村屋首当其冲,人去楼空的陈旧房屋无人打理,导致杂草丛生引发蛇患,甚至沦为“外劳宿舍”。



沙登新村(现称为史里肯邦安新村)曾是全马第二大的新村,占地达834公顷,约有2600户家庭,人口约2万人,新村屋落在新村内第1至12区,另有13区为重组新村。

在70年代中期,政府将沙登易名为史里肯邦安,并推动及实行一系列的发展计划,如房屋发展计划。


直至千禧年时期,当地房屋发展的速度更胜以往,加上新村的老房子楼龄已高,内外皆旧而须花大笔经费进行修缮,越来越多居民宁愿放弃老家,投向格局新颖摩登的民宅。

史里肯邦安新村村长方年泰感慨说,新村经过数十年的洗礼,如今已今非昔比,第二代与第三代的新村人纷纷往外迁徙,有者则将老房子改头换面,把偌大的平房改建为二楼或三楼的豪华民宅,许多传统的新村屋已不复存在。

“新村有许多老房子已人去楼空,一些夷为平地而杂草丛生,一些就出租给外劳居住,但是外劳渗透新村这一点,就已让新村面貌出现很大的变化。”

他说,当地约在20年前开始出现外劳租客,从最初只有印尼籍外劳,直到今日已有越来越多国籍的外劳入住新村屋,当中包括来自缅甸、尼泊尔和孟加拉等国籍。

沙登新村内几乎每条路都有1间新村屋被丢空,甚有一些被夷为平地后杂草丛生,引发蛇患。
房屋发展迅速,花园区或新颖的高楼住宅,逐渐取代新村老屋,一些屋主将之出租给外劳,成为“价廉物美”的外劳宿舍。

每人月租200 集中巴刹周遭

大部分外劳租客,都是在巴刹从事清洁或小贩摊位助手的工作,因此外劳宿舍一般集中在巴刹周遭的新村屋。

据悉,有些外劳为邻近工厂的员工,基于沙登区内有许多大型工厂,需要聘请大量外劳以维持生产线,丢空的新村屋自然成为“价廉物美”的选择。

据知,屋主以每人200令吉的月租招揽外劳租客,每间新村屋可居住7至10人。

询及外劳宿舍会否引发社会问题,方年泰说,当地的外劳都有工作赚取收入,也没有犯罪前科,唯独卫生意识较为薄弱,乱丢垃圾导致沟渠阻塞和垃圾问题。

据知新村屋以每人200令吉月租,出租给外劳居住;平均1间单位可住7至10人。

空屋杂草引蛇患

新村屋被夷为平地后,空地无人打理导致杂草丛生,引发蛇患,尤其在新村第四区更发生蟒蛇频出没的事件,村民饲养的家畜如鸡皆被吞噬,甚至被蟒蛇吓死而大吐苦水。

史里肯邦安新村副村长唐思恒指出,新村屋子丢空的情况愈发严重,几乎每条路都有1间单位丢空。

“一些屋主拆除旧有的新村屋后,将之夷为平地并出租,这些空地往往无人打理,导致野草丛生而经常有蟒蛇出没,有时,猛蛇会闯入住家偷吃鸡只,甚有鸡只被活活吓死。”

据知,当地村民搬离新村后,都将土地转售给外地人,因此,住着土生土长老沙登的新村屋,如今已买少见少,而昔日的新村风貌也在发展洪流中变了调。

大部分入住新村屋的外劳,都是在巴刹从事清洁工人的工作,抑或在临近的工厂工作而有固定收入,从未在社区内制造治安问题。
我国人力资源过度依赖外籍劳工,外劳无处不在,包括在象征华人聚集地区的新村屋子也能看见他们的踪迹。

 

报导:蔡琦淮
摄影:练国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