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頭條◢多次轉手.成本增加 魚只 批發 零售 價差 大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多次轉手.成本增加 魚只 批發 零售 價差 大

(吉隆坡11日訊)在經過3至5手,包括運輸費和冰凍成本、租金、員工薪資、虧本預算、利潤、包裝原料、水電費等成本層層累積下來,魚只從漁民到消費者手上,其價差可能是介於數令吉至10多令吉。



國內貿易及消費人事務部長拿督斯里賽夫丁納蘇迪安日前指該部會着手處理中介或從中牟取暴利,導致生活成本高漲問題,例如日前巡視適耕庄和大港的漁港,發現從漁夫售出批發價格至毗鄰市場的價格,相差甚大,同樣魚類在漁港價格為1公斤5至6令吉,運至在1.5公里外的市場時,卻漲至1公斤13令吉。

根據《中國報》記者向雪州各漁村、海產公會、漁行和批發商等了解,魚只從漁船到消費者手上,至少要經過3至5手,分別是漁民、漁行、批發商、大巴剎漁販、一般巴剎和早市巴剎漁販再到消費者。


他們說,隨着運輸和科技發展、大環境改變,如今不少漁民已兼開漁行,就是漁民直接賣魚給批發商,或漁民把魚售賣給漁行再賣給批發商,減少轉手過程。

從批發市場的海產批發商再轉售魚只給魚販,或海產批發商售賣給大巴剎魚販,再售賣給早市或巴剎漁販等,再到消費者手上,過程之中再經過多層轉手。

從漁民經過多次的轉手到消費者手上,魚只的價格加上各種成本的計算,從最初每公斤可能加上數十仙,到之後每一層可能加上1令吉至2、3令吉不等,到消費者手上,可能是直接漲了數令吉至10多令吉不等。

本地市場上魚類因供應量因素,價格常出現相當大的浮動。

層層加入計算的成本價,包括下碼頭費用、人工費、運輸費及冰庫價、租金、人工費、虧損計算、包裝、水電費、利潤等。

同時,魚的供應量、魚只種類,是低檔或高檔魚、是旺季或淡季等,會影響到批發價和零售價。

他們也重申,並非每一種魚從漁民到消費者手中時,有7、8令吉至10多令吉價差,也要看魚的種類和價格。

“如果是每公斤5、6令吉的魚,到消費者手上最多可能也是會去到8令吉至10令吉一公斤,這些較便宜的魚價格不會有太大的差距,除非是該種只在淡季時漁獲少,從漁民售出價格已是很高,之後加入每一層成本,就會出現比淡季時貴上數令吉至10多令吉的情況。”

他們說,比較高檔的魚只,原本漁獲不多,批發價已相當高,可能是每公斤20令吉至40、50令吉不等,從漁民的批發價到消費者手上的零售價,每一公斤漲10多令吉至20、30令吉不等。

在批發市場魚檔,來自於本地的魚類分別是來自於漁民直接供應或者是漁行。

誰賺取暴利?
漁行 批發商 說法各異

對於誰在中間賺取暴利,價格是誰說了算,漁行及批發商的說法各異。

海產批發商聲稱,漁民把漁獲售賣給漁行,價格是由漁行所定下,他們也不知漁民及漁行之間的價格是多少。

他們說,從漁行的批發價到批發商的批發價,最多每公斤加上數十仙至1令吉多的價格。

他們指出,如果遇到魚只數量過多是供過於求,所開出的批發價可能只加了數十仙或保持在來的成本價。

“我們(批發商)開出去批發價,在來的成本價上最多只是加一個數十仙至1、2令吉,不到10%,也要看魚的種類而定。”

他們舉例說,好的魚每公斤30令吉,他們最多是加上一個不到1令吉,最多是2令吉的價格。

“但當我們批發後,可能還要經過幾手才到消費者手上,經過幾次轉手,到消費者購買時,價格自然會比原本漁民開出的價格還要高許多。”

至於漁行則是聲稱,從漁民、漁行至批發商,或漁民至批發商,在漁行方面,每公斤的價格最多是多加數十仙至1令吉不等。

他們說,目前各漁村也有不少的漁行,漁民們也希望漁獲能以更高的價格出售,因此他們也不可能會壓漁民的價格,因為漁民可以把魚售給價格較高的漁行。

“我們在開給批發商的批發價,每公斤加上去的價格是介於數十仙至1令吉50仙左右,但這價格也不一定,也是有起落。”

他們指出,但如果漁獲太多,漁行在批發給批發商時,會面對批發商的壓價,有時會壓至只有他們(漁行)的成本價。

國內貿易及消費人事務部長拿督斯里賽夫丁納蘇迪安是於11月份前往大港和適耕庄一帶巡視,了解漁獲的批發價和零售價的情況。

價差視各種因素而定
即使是當地漁村一帶的巴剎,批發價到零售價最基本會有每公斤2至3令吉的價差,但有時每公斤可能差距5令吉至8令吉不等,要視當時的各種因素而定。

對於適耕庄及大港一帶的魚價從漁民到當地巴剎小販的魚價相差7令吉至8令吉之間,不少漁民及漁行坦言,是可能發生的情況,但也並非所有的魚只價格都出現相同的情況,也並非天天都如此。

他們說,當地一般魚只銷售的情況,分別是直接從漁民售賣給小販,或漁民售給漁行再售賣給漁販,或漁民兼當漁販售賣漁只。

他們指出,從批發價至零售價肯定是有一定的差距,至於漲幅多少則要視當天的情況而定,也是由各別漁販決定。

有很多因素促成價格漲幅,包括魚只新鮮度和情況、魚只的供應量、當天的人潮、上下午的價格等。漁販在批發價上,每公斤可能會加上2至3令吉,或可能是5令吉至8令吉不等,就是零售價。

“但這也是要取決於當天的魚只供應量,如果當天魚太多,零售價就不會漲太多,批發價及零售價之間可能會少過1令吉;魚只在上午的售價可能會較高,但在漁販收檔之前,可能就會以便宜的價格售出。”

魚類經過數次的轉手之後,再加上層層成本的計算,也價格比最初的批發價高出許多。

有漁民直接賣給批發商
從瓜雪至沙白安南一帶,當地一些漁民的漁獲,有者是批發到吉隆坡、雪州各大城市、馬六甲甚至是新山一帶。

漁民和漁行業者說,在瓜雪和沙白安南一帶的漁民,一些漁獲不多的漁民,會把漁獲直接售賣給當地的巴剎小販或漁行。有些漁行也會把漁獲售賣給當地巴剎的漁販,或批發給各州批發商。

他們指出,一些漁獲量非常大的漁村,例如大港、適耕庄一帶,不少漁民和漁行都是直接批發給批發商。

“一些售賣給當地漁販的漁民在漁獲量太多時,有些會把漁獲量轉售給漁行,或售賣給批發商。”

他們說,隨着時代和通訊的發達,如今漁民除了也當上漁行的角色,也有一些漁民自找“出路”,自行尋找批發商及售賣給批發商,減少過程中的“中間人”角色。

消費者在巴剎購買魚時,已是經過數手,價格也是相當較高。

漁獲供應量決定價格
漁民說,“圍網”和“拖網”所捕獲的漁獲各有不同,“圍網”所捉獲的通常屬於同一品種的魚獲,而“拖網”所捉獲的則是各類皆有。

他們說,漁船在下“圍網”時,查獲該海域有魚群出現時才下網,因此捉的大部分都是同一品種的漁類。

他們指出,漁船在下“拖網”時,是直接下網後直接由漁船拖行,因此入網的漁獲種類就非常多。

他們說,漁民所捕捉的漁獲也沒有一個固定季節性,要看返航漁船的漁獲是那一類的多,其他漁船所捉獲的都是同一種類的魚多,就是那種魚的“當季”。

“如果最近甘望魚多,很多漁船都會出現同樣的情況,大家捉到最多就是甘望魚,當同品種的魚在同一時間推到市場,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價格就會直落而下,有時比漁民的成本價還要低。”

他們說,本地漁獲的價格起落不定,都是以漁獲的供應量而定,以致在相關種類的魚獲太多時,就會出現價格太過“爛”市的情況。

報導:郭貞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