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久疾怎根治? 1公里路变垃圾场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20年久疾怎根治? 1公里路变垃圾场

(士拉央8日讯)太平村工业区偏僻路段,自20多年前开始沦为非法垃圾场,每每清走垃圾后,却又成为不法分子的免费垃圾场,问题久久无法根除。



太平村村长黄国亮指出,沦为非法垃圾场的路并不属于士拉央市议会的道路,且原本仅是一条黄泥路,随着工业发展,厂家将该路铺成柏油路,可是没有路名,一般上只有少数懂路的村民和厂家使用,所以平时都是人烟稀少的路。

堆积在私人路段旁的垃圾堆已霸占了半条路。

他带领《中国报》记者巡视该路时说,前来非法丢垃圾的不法分子,将整条1公里路的路旁当垃圾场,沿路上都布满一堆又一堆的垃圾,不过,因大部分都是建筑废料和广告板之类的垃圾,所以现场并无异味飘散。


黄国亮指出,尽管现场无异味飘散,也没有化学废料等会危害环境和生态的情况,可是,卫生情况是不容忽视的,因这些垃圾都弃在路旁,路旁则是衔接河流的小沟渠,每当垃圾阻碍了河流水流,就会变成黑斑蚊的滋生地。

路旁的垃圾虽无发出异味,可是却会引起河流遭阻塞、水流受阻,最终成为黑斑蚊滋生地,引起骨痛热症。

他说,该区在本月已被列入骨痛热症热点区,不排除最大肇因,是非法垃圾堆滋生蚊虫。

他指出,非法丢弃垃圾的情况自多年前开始,即使是从前的黄泥路,依然是不法分子爱来丢垃圾的地方,如今厂家将道路铺好了,自然吸引更多人来丢弃垃圾,他也曾多次向市议会投诉。

他说,虽然该路非市议会所属,可是市议会依然有来清理,并在该路的垃圾堆范围围起防卫线,阻止人们再来丢垃圾,唯不久后却再有人倒垃圾,也不理会市议会在当地竖立的警告牌。

尽管市议会在当地竖立了警告牌,可是,不法之徒却视若无睹,警告牌后方的垃圾堆让画面形成一种讽刺。

凌晨时分丢弃 难捉人

黄国亮指出,为了阻止不法之徒继续在当地丢弃垃圾,村委曾合作监督该路进口,在数年前曾集合力量,强迫一辆载满垃圾的罗厘离开,自此以后,没再见到该辆罗厘出现。

他说,该路的厂家曾在多年前聘请一名保安人员在该路路口看守,阻止欲丢弃垃圾的交通工具进入,后来,不知何故,他们不再聘请保安人员。

不法之徒在市议会清理完垃圾后,再次将垃圾丢弃在同一地点,造成每次的清理工作仿若是”打造”新垃圾场给他们。

他指出,在多年前,该村的大路也曾是垃圾遍布的情况,因地方较为偏僻,所以很多载送垃圾的罗厘都爱将垃圾往村里倒,情况十分糟糕,所幸问题如今已解决,不法之徒则改将垃圾往更偏僻的地方丢弃。

他说,在该沦为垃圾场的私人道路上端,有者甚至直接把垃圾往该处丢弃后放火焚烧,可是,很难捉到这些丢弃垃圾者的犯罪证据,因他们都选择凌晨时分行动。

他无奈叹,村委、村民、市议会都曾作出努力,尽力阻止非法丢弃垃圾行为和协助清理垃圾,可是,这并非长远的方法,必须有更严厉的执法才能将问题彻底铲除。

黄国亮(左)和太平村村委钟志伟带领本报记者巡视非法垃圾场情况。

 

垃圾堆除了大部分都是建筑废料,也有不少居家垃圾。

 

报导:黄小颖
摄影:李玉珍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