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親自出馬(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親自出馬(下) 作者:雅蒙

朱玉桃幽幽的對錶姐說∶“我如今只有一個心愿,能嫁個好丈夫,而他又肯讓我帶着母親一同生活就夠了。”



表姐說∶“好丈夫就是好男人,如今也難尋呀!”

朱玉桃苦笑∶“我也不貪心,只要他對我好,能養活一頭家,肯負責任就夠了。”


朱玉桃又說∶“但像我現在的生活圈子,要遇到好男人也不易,也沒機會認識。”

表姐笑說∶“這倒不難,現在很多遲婚男女都像你一樣,不容易認識異性。在我工作附近有一個社團不時舉辦一個‘有緣人’聚會,就是讓陌生男女有機會交朋友,他們3個月辦一次,剛好下個星期日又是了,我幫你報名。”

朱玉桃那時無可無不可的答應。

朱玉桃原本覺得參加“有緣人”聚會有點尷尬,這個星期天剛好是她輪休,早上老母又自艾自怨∶“禮拜天也不去拍拖,是我累了你。”

朱玉桃眉頭一皺,覺得為自己為母親,應該去碰一碰運氣,去有機會,不去就毫無機會。

去到聚會的大禮堂,朱玉桃看到人頭攢動的熱鬧情況,才知道城市寂寞人原來那麼多,心一寬也很自然了。

朱玉桃難免有女性的矜持,她持着一杯飲料坐在一角等人搭訕。

不一會,有個男人低沉的聲音說∶“我能坐下嗎?”

朱玉桃忙說∶“可以,請坐。”對方先伸出手∶“我叫盛世雄。”

朱玉桃大方的自我介紹,然後說∶“盛是稀姓呀,你是我第一個認識姓盛的人。”

盛世雄笑說∶“可不是,我今年35歲了還沒娶親,周圍的朋友比我還急,都說你是稀姓還不快快找對象生個十個八個加強姓盛的陣容。”他哈哈笑。

覺得相逢恨晚

聽到盛世雄這麼幽默的表白,朱玉桃也笑出聲。她打量盛世雄,高瘦個子身形結實,濃眉鳳眼高鼻闊嘴,很有男人氣概,沒料到像他這樣的人才也找不到好對象,這是真的嗎?

盛世雄已自動解釋∶“我以前因工作行蹤不定,難以結識對象也沒時間培養感情,我是半年前才倦鳥歸巢。”

朱玉桃心想原來如此。

兩人談得很投機,不覺已一個多小時,朱玉桃試探∶“你不去認識其他人嗎?”

盛世雄望着她微笑∶“我是個容易滿足的人,如果我在山蔭道上摘花,看到第一朵我滿意的就夠了,不必再貪心往下看,也許還比不上這第一朵。”

這是盛世雄明顯告訴朱玉桃∶我喜歡你。朱玉桃滿心歡喜,盛世雄含笑問∶“我會不會悶壞你,你要不要找其他人聊聊。”

朱玉桃也忙不迭的說∶“不不。”然後也大膽的說∶“我也認同你的話,往下看未必會更好。”

兩人愈談愈覺得相逢恨晚,盛世雄說∶“剛才午飯未吃好,你陪我到喝杯茶如何?”朱玉桃當然說好。

這一頓茶下來,朱玉桃更滿意,主動說出她不久前與前男友阿王決裂的原因。

盛世雄為她抱不平∶“這個阿王不是個東西,不能付託終身,他配不上你,你和他分手是對的,你堅持奉養母親也是對的。”

他又說∶“人家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我父母都不在了,如果我有個岳母一同住才好呢!”

暗示非卿莫娶

朱玉桃心花怒放,不信自己這麼好運。當晚分手盛世雄就向她訂下第二天的約會,併到超市去等她放工。

不到一個月兩人就打得火熱,朱玉桃即喜且憂,她覺得自己有點高攀,她認為盛世雄的條件比自己好得多,但盛世雄卻多番暗示非卿莫娶。

這一晚盛世雄沒徵詢下就帶她上酒店開房,朱玉桃忐忑不安又羞又喜又怕,盛世雄深情的說∶“我已決定娶你為妻,我要你把一切都交給我。”

朱玉桃心甘情願讓盛世雄為所欲為。良久盛世雄在她耳邊低語∶“現在你是我的人了,不嫁我也不行了。”這句話加強了她的信心與尊嚴,她一口答應盛世雄的求婚。

盛世雄桃說∶“結婚的事我來做,你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做新娘,帶着岳母嫁過來就是了,哈哈哈。”

盛世雄對朱玉桃說他是做“跨國貿易經紀”,朱玉桃也沒有疑心,因為他經濟甚佳,婚前還特地在朱玉桃的銀行戶口存下很可觀的“家用費”。

婚禮那天,朱玉桃對錶姐說,她是在“有緣人”聚會中第一次見到夫婿,盛世雄微微笑∶玉挑,我們見過的,只是你不知道。

在朱玉桃成為新聞人物的午夜槍殺案中,2名槍手一死一逃。朱玉桃沒想到那晚持槍還擊殺死對方的槍手就是盛世雄。盛世雄在事情平息後跟蹤朱玉桃,但並無惡意,他是要報恩。

盛世雄明白那晚如果不是朱玉桃那一聲尖叫令他機警的回頭察看,他就會死在敵對者槍下,盛世雄認為是朱玉桃救了自己,他想好好報恩。

因心存好感,盛世雄愈看朱玉桃愈喜歡。當他跟蹤朱玉桃時,知道她的心愿是嫁個好丈夫,他覺得自己勝任愉快,決定親自出馬以身相報。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