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亲自出马(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亲自出马(下) 作者:雅蒙

朱玉桃幽幽的对表姐说∶“我如今只有一个心愿,能嫁个好丈夫,而他又肯让我带着母亲一同生活就够了。”



表姐说∶“好丈夫就是好男人,如今也难寻呀!”

朱玉桃苦笑∶“我也不贪心,只要他对我好,能养活一头家,肯负责任就够了。”


朱玉桃又说∶“但像我现在的生活圈子,要遇到好男人也不易,也没机会认识。”

表姐笑说∶“这倒不难,现在很多迟婚男女都像你一样,不容易认识异性。在我工作附近有一个社团不时举办一个‘有缘人’聚会,就是让陌生男女有机会交朋友,他们3个月办一次,刚好下个星期日又是了,我帮你报名。”

朱玉桃那时无可无不可的答应。

朱玉桃原本觉得参加“有缘人”聚会有点尴尬,这个星期天刚好是她轮休,早上老母又自艾自怨∶“礼拜天也不去拍拖,是我累了你。”

朱玉桃眉头一皱,觉得为自己为母亲,应该去碰一碰运气,去有机会,不去就毫无机会。

去到聚会的大礼堂,朱玉桃看到人头攒动的热闹情况,才知道城市寂寞人原来那么多,心一宽也很自然了。

朱玉桃难免有女性的矜持,她持着一杯饮料坐在一角等人搭讪。

不一会,有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说∶“我能坐下吗?”

朱玉桃忙说∶“可以,请坐。”对方先伸出手∶“我叫盛世雄。”

朱玉桃大方的自我介绍,然后说∶“盛是稀姓呀,你是我第一个认识姓盛的人。”

盛世雄笑说∶“可不是,我今年35岁了还没娶亲,周围的朋友比我还急,都说你是稀姓还不快快找对象生个十个八个加强姓盛的阵容。”他哈哈笑。

觉得相逢恨晚

听到盛世雄这么幽默的表白,朱玉桃也笑出声。她打量盛世雄,高瘦个子身形结实,浓眉凤眼高鼻阔嘴,很有男人气概,没料到像他这样的人才也找不到好对象,这是真的吗?

盛世雄已自动解释∶“我以前因工作行踪不定,难以结识对象也没时间培养感情,我是半年前才倦鸟归巢。”

朱玉桃心想原来如此。

两人谈得很投机,不觉已一个多小时,朱玉桃试探∶“你不去认识其他人吗?”

盛世雄望着她微笑∶“我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如果我在山荫道上摘花,看到第一朵我满意的就够了,不必再贪心往下看,也许还比不上这第一朵。”

这是盛世雄明显告诉朱玉桃∶我喜欢你。朱玉桃满心欢喜,盛世雄含笑问∶“我会不会闷坏你,你要不要找其他人聊聊。”

朱玉桃也忙不迭的说∶“不不。”然后也大胆的说∶“我也认同你的话,往下看未必会更好。”

两人愈谈愈觉得相逢恨晚,盛世雄说∶“刚才午饭未吃好,你陪我到喝杯茶如何?”朱玉桃当然说好。

这一顿茶下来,朱玉桃更满意,主动说出她不久前与前男友阿王决裂的原因。

盛世雄为她抱不平∶“这个阿王不是个东西,不能付托终身,他配不上你,你和他分手是对的,你坚持奉养母亲也是对的。”

他又说∶“人家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父母都不在了,如果我有个岳母一同住才好呢!”

暗示非卿莫娶

朱玉桃心花怒放,不信自己这么好运。当晚分手盛世雄就向她订下第二天的约会,并到超市去等她放工。

不到一个月两人就打得火热,朱玉桃即喜且忧,她觉得自己有点高攀,她认为盛世雄的条件比自己好得多,但盛世雄却多番暗示非卿莫娶。

这一晚盛世雄没征询下就带她上酒店开房,朱玉桃忐忑不安又羞又喜又怕,盛世雄深情的说∶“我已决定娶你为妻,我要你把一切都交给我。”

朱玉桃心甘情愿让盛世雄为所欲为。良久盛世雄在她耳边低语∶“现在你是我的人了,不嫁我也不行了。”这句话加强了她的信心与尊严,她一口答应盛世雄的求婚。

盛世雄桃说∶“结婚的事我来做,你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做新娘,带着岳母嫁过来就是了,哈哈哈。”

盛世雄对朱玉桃说他是做“跨国贸易经纪”,朱玉桃也没有疑心,因为他经济甚佳,婚前还特地在朱玉桃的银行户口存下很可观的“家用费”。

婚礼那天,朱玉桃对表姐说,她是在“有缘人”聚会中第一次见到夫婿,盛世雄微微笑∶玉挑,我们见过的,只是你不知道。

在朱玉桃成为新闻人物的午夜枪杀案中,2名枪手一死一逃。朱玉桃没想到那晚持枪还击杀死对方的枪手就是盛世雄。盛世雄在事情平息后跟踪朱玉桃,但并无恶意,他是要报恩。

盛世雄明白那晚如果不是朱玉桃那一声尖叫令他机警的回头察看,他就会死在敌对者枪下,盛世雄认为是朱玉桃救了自己,他想好好报恩。

因心存好感,盛世雄愈看朱玉桃愈喜欢。当他跟踪朱玉桃时,知道她的心愿是嫁个好丈夫,他觉得自己胜任愉快,决定亲自出马以身相报。
(二之二、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無現金時代來臨,大家是否已加入電子錢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