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亲自出马(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亲自出马(上) 作者:雅蒙

朱玉桃是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型超级市场任职。



这一晚她原本做到11点就能换班回家,但值大夜班的伊丽娜却在9点钟打电话来,说临时有事,要求她代替多做3个小时,朱玉桃答应了。

然后她也致电回家通知母亲,免得她担心。朱玉桃这几天心情低落,回去也辗转难以成眠,所以她这才一口答应伊丽娜,也让伊丽娜欠她一个人情。


朱玉桃心情不好,是因为婚事触礁。她有一名来往一年的男友阿王,阿王是个受薪阶级,今年32岁,人也还老实。他虽有2名姐姐,却也是独生子,但他性格优柔寡断,生活颇受父母与2名已出嫁的姐姐影响甚至箝制。

几天前,阿王说父母催促他结婚,他说∶“我们可以和父母一齐住,一切现成,只要略为布置一下新房就行。”

朱玉桃平静的问∶“那我的母亲呢?”

阿王却默默不语,半晌才说∶“你不是还有一个哥哥吗?我姐姐说没有女儿养父母的道理,那还生儿子干嘛?”

朱玉桃心中冷笑∶那是令姐姐女生外向。

但她只说∶“我那个哥哥不成才,不向我们要钱已是万幸了。”

阿王可能有点过意不去∶“那我们想办法按月给你妈妈生活费也就是了。”

朱玉桃望着阿王,在这一刹那她知道两人的婚事告吹了。

朱玉桃自小失去父亲,由母亲一手拉拔他们兄妹长大,她万万不能丢弃母亲不理。别说日后要特别挪出一笔生活费给母亲会是一个问题,母亲近年体弱,不能没有人照顾。她站起身对阿王说∶“我结婚一定要带着母亲住,否则一切免谈。”

婚事告吹,朱玉桃难免心情不好,将近28岁的朱玉桃乍看只是中人之姿。女人认为她面貌平凡,男人却认为她愈看愈媚,有一种说不出的女人味。
只好步行回家

朱玉桃对自己还有一点信心,知道要认识男友不难,但要找个合意的丈夫却不易,尤其她结婚要“买一送一”带母亲过门。

朱玉桃不敢怨母亲是累赘,但确是一个谈婚论嫁的包袱,所以她这几天心情不好。

伊丽娜在午夜2点过后才赶来,朱玉桃就交班回家。夜已深,已没巴士川行,朱玉桃只好步行回家。

路上行人车辆稀少,一片寂静,因为走惯这条夜路,朱玉桃倒也不会提心吊胆,这时她走在一条路面不宽的旧街道,两旁有五六条小巷。

在暗淡的路灯下,朱玉桃看到对面行人道有一名吸烟的男人走过。在这种情况朱玉桃目不斜视,她看不到对方的面貌,感觉这是一个卅多岁的男人,高而瘦削但结实。

朱玉桃再往前走约十步,她一抬头看到对面一条黑漆漆的小巷闪出另一个男人,他手里握着一把黑黝黝的手枪向前瞄准,朱玉桃不由自主的尖叫一声。

成为目击证人

朱玉桃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她瘫软的靠在路旁的墙壁,她看到拿枪的男人似乎回头望她一眼,她同时听到一声枪声。

朱玉桃这时明白枪手是要暗杀前面那个男人,她以为对方逃不掉,但这个男人在朱玉桃尖叫的同时已警觉的躲过对方的冷枪。

几乎是在第一声枪响的约半秒钟后,朱玉桃听到第2声枪响,朱玉桃看到先开枪的那个男人双手半举,身体往后倒,就像电影中看到的一样。朱玉桃下意识的回头看,那个高瘦的男子已闪进了一条小巷不见踪影。

二声枪响惊动了街坊,楼上纷纷亮灯,有人从窗口问∶“什么事?什么声音?”

朱玉桃说∶“有人开枪,一个人好像死了。”

窗口又纷纷关上灯,但这时已有一辆巡逻警车鸣笛而过,朱玉桃赶忙上前截停。

午夜枪杀案,朱玉桃成了目击证人,这时朱玉桃不知道,命运不仅安排她成为凶杀案的目击者这么简单。

隔了一天,朱玉桃成为报纸上的新闻人物,各报纸都引述她的目击经过。警方也证实,在那种微弱的路灯光线下加上距离,朱玉桃是不可能看到另一在逃者的真面目。

朱玉桃倒也因此受到一些实际的好处,因为她的知名度带动人潮光顾超市,老板加了她薪水更特别优待她今后只值早班不必上大夜班。

过一阵子,像任何新闻一样,这宗午夜凶杀案也被人淡忘了。

朱玉桃仍过着平淡刻板的日子。但朱玉桃完全没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朱玉桃对警匪片兴趣不大,因此不知道在一些电影情节中,杀人凶手为了自身安全,往往会杀掉目击证人。

这一个中午,朱玉桃在午膳小休时,在一间面食店遇到一名表姐,表姐关心她的终身大事,朱玉桃轻叹∶“我现在是嫁也难不嫁也难。如果不嫁,阿妈会以为是她连累我嫁不出,要嫁也由不得我想嫁就能嫁。”
(二之一)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无现金时代来临,大家是否已加入电子钱包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