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靈異堂◢ 愣頭青 報館遇鬼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阿伯靈異堂◢ 愣頭青 報館遇鬼

會連續追看阿伯靈異堂系列的人,都是相信鬼神之說,阿伯不敢說讀者群都是鬼故事迷,但至少是對靈界抱持敬畏之心的人,然而身邊難免都會有一些自稱“不信邪”的朋友,高舉“不科學”的牌子,對鬼故事或靈異個案嗤之以鼻。



阿伯的好友阿連,也就是那位在《凌晨夜半歌聲》、《她在背後,又笑又哭》和《託夢》個案中登場過的記者朋友,曾經有一位喚作“阿昌”的男同事,就自視為科學青年,排斥鬼神之說,甚至有意無意會作出挑釁靈界的行為。

有一回他逗留在報館至凌晨,果真遭遇到一連串連他自己都難以相信的古怪現象……


“無頭蒼蠅”愣頭青,魯莽躁進不怕鬼

阿昌是典型白羊座青年,性格魯莽,字典里沒有“謀定而動”這組詞彙,做事熱血不用腦,只會一鼓作氣盲目向前沖,因此在採訪線上闖過不少禍,遭到採訪對象責罵而連累同行,因此屢遭記者同行排斥,阿連給予他的評價是,絕對百分百的愣頭青。

他夜間飆網不睡覺,白天睡醒遲大到,每天的生活幾乎日夜顛倒,哪有充足精神上班?結果新聞工作搞到一塌糊塗,莽撞行事風格當然更觸怒不少同行。

阿昌曾聽聞過阿連在報館的靈異故事,以為阿連又“仙家淋”,不知是不是故意逞強,意圖挑戰靈異之說,還是要“見證靈異的時刻”,夜班收工後經常不回家,呆在報館到凌晨3、4時才離開,結果“好兄弟”們真沒讓他失望,讓他受到驚嚇。

(圖取自網絡,非事發採訪部辦公室)

門響不見人 + 暗處椅子溜 + 夜半X來電

事發已是多年前,在阿昌被老總炒魷魚,丟信辭職數天前的一個夜晚。

報館節省資源,每晚過了10時許就關閉中央空調系統,至凌晨1時夜班工員工離開後,保安人員巡樓時會順手關燈,偶有職員留下辦公,就只保留對方座位天花板的燈光,採訪部其他燈光都熄滅。

凌晨3時,二樓採訪部早已人去樓空,諾大的採訪部四周漆黑,剩下一片死寂,阿昌座位頭頂天花板日光燈亮着,他在上網還沒回家,一個人三更半夜獨自在報館瀏覽什麼網頁?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採訪部一條走廊通往後門,開門沿着樓梯可以下去食堂,平時保安人員每晚在採訪部巡樓時,都會經過這條走廊下樓,之後再循同樣路線折返,也順手關閉採訪部的燈光。

這時候後門傳來電子卡門鎖感應的聲音,“滴”一聲清晰地劃破採訪部的死寂,在上網的阿昌不以為意,以為是保安人員巡樓回來,但過了很久,始終沒有聽到開門的聲音。

阿昌轉頭望向走廊盡頭漆黑的後門,門依然緊閉着,根本沒人進來 —— 是誰觸動電子卡門鎖呢?他心裡狐疑了。

他未來得及弄清楚事況,緊接着聽到後門旁的電子分色組,傳來辦公椅滾輪溜動的聲音。

凌晨3時許,整個採訪部四處漆黑黑,只剩下他和座位頂上天花板的日光燈,怎可能還有“其他人”去滾動椅子?

過去聽聞過的報館詭異故事迅速在他腦海中掠過,阿昌已察覺今晚不對勁了,全身寒毛豎起,馬上關閉電腦轉身就離開,當然他不敢走後門,而是朝前門樓梯口走去。

靠近前門樓梯的是娛樂新聞組,阿昌腳步匆忙,踏經該組範圍時,冷不防其中一台電話座機竟然響起,凌晨的電話聲響格外刺耳,幾乎沒讓他當場嚇破膽。

凌晨3時許,發生連串不可思議的現象後,緊接着有電話座機突然響起…….若說是巧合嘛,但似乎也太巧合得太恐怖了!阿昌哪敢去接電話?他冒出一身冷汗,不理會電話聲響,匆匆下樓到停車場取車離開了。

阿昌渡過一夜驚魂,第二天上班向阿連說出了自己的遭遇,言語間雖不肯定是靈異現象,但至少不敢再嘴硬了。

(圖取自網絡)

挑釁報館靈異事件終遇鬼,凡事不要鐵齒比較好

阿昌在報館碰上靈異事件後,到了正式離職的日期不再上班,其遭遇在八卦的記者圈裡傳開,同行們紛紛猜測,阿昌是不是遇鬼了不敢在上班?阿連聽了只是呵呵一笑。

他故意逗留在報館至凌晨,欲探試報館靈異事件的真偽,心底多少帶有輕佻和挑釁的意味,結果經歷一連串古怪的事情,究竟是不是報館內的靈體作祟故意捉弄他?始終這並非阿伯的親身經歷,實在不願置評,更無法求證了。

阿伯非提倡迷信,但經常勸人一定要敬畏鬼神,世間有太多神秘而無法解開的事情,現實空間內也未必只存有人類,凡事還是不要太鐵齒比較好。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是否認同內閣廢除私人診所及牙醫診所的問診收費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