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为什么杀情妇(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为什么杀情妇(上) 作者:雅蒙

唐丽几乎是跳起来,生气的对丈夫李兴森说:“不要再劝我,你们男人就是帮男人。男人当然认为这些不是过失,只是芝麻小事。”



李兴森陪笑说:“喂,不要一竹竿打一船人,我只是希望你们父女和好而已。”

他从餐桌旁站起来:“我陪孩子看电视,不惹你生气了。”


唐丽在厨房洗涤时,仍然未恢复平静,刚才丈夫对她说:“岳父在医院,很想念你,你去看看他吧。”

她当时的反应是:“一百万个不。”

在洗盘碗时,她的手在颤抖,她静默的自言自语:“爸爸,我不能原谅你,是你杀死了弟弟,你害死妈妈,你摧毁我们一家的幸福。不,不,我不能原谅你。”

唐丽眼泪流下。11岁之前,她是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女,父母经济情况丰裕,爱她如掌上明珠,她像是个幸福的小公主。

然后父亲唐建雄一手摧毁了这个幸福之家。唐丽的生活自那时起即使不是从春天一下落到寒冬,也是到了萧瑟的秋天。

唐丽想,转眼20年过去了,但20年消解不了我对父亲的怨恨。

唐丽记得那时父母好像越来越有钱了。父亲唐建雄的生意愈做愈大,当初是父母一同打天下的,有人说,母亲何明慧只有比父亲更精明能干。公司有声有色都是母亲的功劳。

快乐短暂

父母同龄,结婚时28岁不算太迟,但母亲到了32岁才生下自己唐丽,唐丽知道在自己3岁时,母亲就毅然放弃公司大部分的业务,在家当一名家庭妇女,因为母亲觉得女儿渐渐懂事了,需要母亲而不是一名保姆。

唐丽一直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因为父母只有她这名“千金”。母亲其实很希望多儿多女,但不知为何却一直没有再生育。

唐丽知道母亲很希望再生一个儿子。母亲虽然是女强人,可是她有传统的思想,认为应该生一个儿子为唐家传宗接代。

那年唐丽11岁,她听说母亲的肚子中突然有个小宝宝了,她也很高兴。后来父母更欢喜,因为已经知道母亲肚中是个弟弟。

唐丽还听到母亲何明慧笑逐颜开对亲友说:“不枉我花这么多时间金钱求医拜神,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

但母亲的快乐非常短暂,母亲是真的生下一名弟弟,但弟弟出生24小时不到就夭折了。

亲友们都担心母亲会精神崩溃,连父亲都担心。但母亲却出奇的坚强,她只是变得较沉默寡言。

那时11岁的唐丽已经渐渐懂事了。当每个人以为母亲很坚强,没有事了。她却愈来愈不安,她感觉到母亲有心事。

不敢回家

果然一个月后,唐家“家变”,唐丽的幸福之家消失了。那时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立即被母亲的娘家人接走。

有好几年,唐丽没有见到母亲。大人,包括父亲都不肯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母亲在何处,但大人都向她保证:母亲没有死,以后你会见到她。

唐丽记得亚姨与舅舅们每次看到父亲,都会激动得破口大骂,父亲总是垂首沉默无语。

那时唐丽还同情父亲,直至14岁时她坚持要见母亲,如果母亲真的还在人世,大人才告诉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唐丽明白但也惊怒交加,几乎快发疯了。

唐丽对父亲的感情从爱变成恨。她拒绝与父亲见面,好笑的是亚姨与舅舅们这时倒转过来劝她不应如此。

因为渴望重新拥有自己的家,唐丽在22岁就与长她5岁的李兴森结婚。她的婚姻幸福,十年中生下两儿一女。李兴森是个好丈夫好父亲,李兴森也是生意人,但他不逢场做戏,更不拈花惹草,这是唐丽最满意的。

当然李兴森知道她的“家变”往事,有时令唐丽生气的是,他不断为“岳父”求情,要妻子与岳父“和好如初”。

李兴森对她说:“岳父自己建立一间心灵上的监狱,他自己囚禁自己。他也受够惩罚。”唐丽不理他,但她心中却相信“父亲自己囚禁自己”。

近几年,李兴森更落力劝妻子了:“岳父已经老了,和他老人家言归于好吧。”

唐丽冷笑:“你知道什么。”

李兴森说:“我当然知道,我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我知道为人父者对子女的感情是如何的。”

唐丽心中明白,丈夫袒护岳父,是因为仍然在做生意的岳父很照顾同行的女婿。丈夫婚后才创业,很得到“岳父”的关照,唐丽和李兴森心中都明白,唐建雄是看在女儿的面上才爱屋及乌。

唐丽不阻止丈夫与他的岳父亲近来往,下意识中,她也希望如此,可以得知父亲的近况,有时她想原谅父亲了,但是一去探望母亲回来,她又重新开始恨父亲了。

当唐丽在厨房为对父亲的爱与恨矛盾纠缠时,唐建雄在医院刚刚被护士唤醒吃药,然后他坐在床上想心事,前尘往事如万马奔腾而至。

唐建雄还记得那特别的一天,是家庭惨变刚刚开始。他也正是从一家私人医院出来,他心头充满懊悔、羞惭,还有彷徨--他要如何收拾残局。他几乎不敢回家。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認同内阁废除私人诊所及牙医诊所的问诊收费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