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桃花姐(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桃花姐(中) 作者:雅蒙

第二天,桃花就停止神女生涯了,再过一天,老严驾了罗里来帮她搬家。



花街柳巷再也没有见到桃花了。倒是“桃源旅馆”的管房职阿吴几个月后奉老板之命到合艾找新血长驻酒店做生意,路过北马,看到一位薄施脂粉腹大便便的女人面貌颇似桃花,阿吴没有惊动她。

他是个识趣的人,他想:显然桃花大了肚子从良了,那算是有福气懂得为自己打算。阿吴与桃花颇熟,曾听桃花说她打了三次胎,医生警告她如果再打就终身不能生育了,看来她是决定生下这个胎儿了,他想:是好事,好事。


从此就再没有人见到桃花了,见到了也不会认得了。如果一个神女立意变成良家妇女,变化是可以很大的。然后也没有人再记得以前时常出入“桃源旅馆”做生意的桃花了。

很多人以为桃花是她从事人肉生涯时的“艺名”,实际是她本名的谐音,她原名陶花。但后来也没有多少人懂得她的原名,大家都叫她阿严嫂,她的丈夫就是罗里佬老严。

她离开花街柳巷时就跟了老严。

在马夫阿张着草逃走的那一晚,老严又电召她到“桃源旅馆”。在老严埋头苦干事毕后,她轻轻说:“你刚刚那么粗鲁,不懂有没有伤害到你的孩子。”

老严是过了十几秒才回过意,即刻坐起身问:“你有了,真的是我的?怎么会?你不是一直很小心吗?”

要生下孩子

桃花不怪老严这么说,自己是妓女,有这么多男人近身。她平静说:“你还敢讲,你记得上个月你用了什么欧洲来的超薄套子,你又是牛精,你还记得那一晚套子破了吗,之前可能破了几次我们都没有发现。”

她取了老严一支香烟抽着说:“再说上个月我生病了一场,没有什么做生意,病好了就做你的,那几天刚好不是安全期。我也不是要你吃死猫强迫你认账,但是我心里明白应该是你的。”

她媚笑说:“你牛高马大这么壮,是最容易弄大女人肚子的男人。”

老严笑:“如果是我的,我当然认账,我也要这个孩子。”

桃花说:“这样吧,等孩子生下来,你再看看是不是你的吧,你不要,我自己养大他。”

老严想了想,没有说什么,先从她的嘴里抽出香烟,说:“不要再抽烟,对胎儿不好,我希望有个强壮的儿子。”

然后两人就认真的商量了。老严说:“桃花,我本来就喜欢你,这样吧,如果你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就从良吧,你肯嫁我,我就娶你。”

桃花皱一下眉:“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孩子不你的呢?”

老严说:“我也认他做孩子,当是做好事。没有爸爸的孩子怪可怜的,我试过这种滋味。”

桃花凝视他:就冲他这句话,这个男人嫁得过。

八个月后瓜熟蒂落生下一个儿子。这时恢复本名的陶花都还没看清婴儿的面孔,老严已经眉开眼笑的对她说:“是我的儿子,与我一个模样,连皮肤都像。”

据说老严的生父是个华印混血儿,所以他的肤色是比一般华人略深。他抱着男婴说:“我们正式结婚吧,要给儿子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老严有切身之痛,小时饱受人家侮辱叫他野种。

努力当良母

就这样廿五年过去了,老严对这段婚姻生活再满意没有,心里佩服自己当年看中陶花是好眼光。

洗尽铅花的陶花一心要洗底,比普通良家妇女更努力当个贤妻良母,生了大儿子严强后,她继续与老严生儿育女,共生了三子一女。

老严是慈父,陶花是严母,儿女都教养得很出色,也很有出息,最大的两个儿子都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了,老三是个女儿学业更优越,小儿子明年也要步入大学了。

老严对自己的快乐婚姻幸福家庭心满意足,他以前是草莽好汉,这时的晚福深得旧日江湖兄弟羡慕不已,他明白都是因为自己眼光,娶了个好妻子。

江湖老兄弟笑他怕老婆,他也不否认笑说:“怕老婆才是大丈夫,你们懂什么。”

63岁的老严老当益壮,仍然驾罗里,只是改短程,他现在好歹也算是个老板了,因为他是一个小型运输公司的老板。本钱都是陶花出的,老严还记得生下老大严强不久,陶花就劝他:“工字不出头,你还在壮年,应该自己当老板打拼,给儿女好生活。“

老严苦笑:“我前半生一半时间打打杀杀出入监狱,后来才驾罗里,真的没有钱,以前有的都乱花掉,现在也后悔。”

陶花捧出一个牛奶粉罐,老严打开一看,吃惊不已:“那里来的?”

陶花冷静说:“你还记得以前那个马夫阿张吗,他算是我的干弟弟,后来竟然去打抢两间金店,逃走前交给我保管的,我们先用着,以后他出现才还他。他答应一半给我,所以不必担心。”

老严当然有门路卖掉金饰,就这样成立一间运输公司,他勤劳负责,生意渐渐有规模。不出几年就算阿张出现,都有钱还他了,只是阿张廿五年来一直没有出现、也没有消息。

这一天上午,陶花看了报纸,心神不安:会有这么巧的事?她急急的找回上个星期的旧报纸,她找到了那宗旧闻,整个人呆住了。死去的那两个人,都是她认识,曾经影响她的前半生。

(三之二、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认同内阁废除私人诊所及牙医诊所的问诊收费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