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 一点都不贵(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 一点都不贵(上) 作者:雅蒙

“以有麝自然香来形容颜凡的新兴生意是极适合的。颜凡经营着一家特别的独门生意——你快乐吗?



颜凡帮人解决不快乐。现代特多不快乐的人,颜凡生意滔滔,他发现有钱人还特别不快乐,有钱人心灵特别空虚,有钱人总说他们没有真正的朋友,因为有钱人总防着别人要占他的便宜。

万慕行一进颜凡的办公室时,颜凡就知道他是谁了。颜凡已决定要收他8个数的费用。


城中没有人不知万慕行,他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大富翁,最新的富豪杂志更说他是亚洲3大富豪之一。

颜凡没称呼他,只微笑∶“不是说有钱能买到快乐吗?”

万慕行微微一怔,明白颜凡认出他是谁,他也回答∶“我也是最近才明白,有些快乐是钱买不到的,例如快乐的婚姻、幸福的家庭。”

颜凡递给他一小杯热茶,万慕行一尝惊讶说∶“哗,大红袍,拿着钱也买不到的。”

颜凡得意而矜持的微笑∶“有些东西是用钱买不到,但靠交情就能拿到,知道你识货才请你喝呢!”

然后就单刀直入∶“你为什么不快乐,你想要什么?”

万慕行也爽快∶“我的妻子要和我离婚,婚姻一破裂,就不可能有幸福的家庭。”

颜凡问∶“她为什么要离婚?她有婚外情。”

要求离婚

万慕行压住愠怒说∶“别胡说,我的妻子董玉成是个好女子。”

他又轻叹∶“她说我们已经不相爱了,在一起没意思,她说我很早就不爱她了,但她放不下,直到近日她觉得可以不爱我了,她要求离婚,而我呢,直到这时才发现我爱她,像以前一样爱她,我不能让她走。”他苦笑。

颜凡仍然微笑∶“早有人说过,待要失去一件东西方才明白它对自己如何珍贵。”

他又说∶”既然令夫人是个好女子,你们的儿女还未成年,用儿女来令她留下应该不难。”

万慕行一怔说∶“但我要她永远留下,我要她爱回我。知道我会失去她,同时已失去她的爱后,令我很不快乐。

颜凡说∶“为了要和你的妻子重新相爱,你愿意在所不惜的付出代价吗?”

他开玩笑说∶“你知道,也许我需要贿赂世界每一个人劝她留在你身边,劝她相信你一直是爱她的。”

万慕行固执的说∶“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你成功办好这件事,令我重新快乐。你开出价钱来。”

颜凡笑眯眯说∶“我现在不知道要花多少钱,但保证令你觉得物有所值。”

万慕行是个日理万机的大忙人,一说完就要走,颜凡为他开门,然后凝视万慕行气象不凡的脸孔皱一皱眉说∶“万先生,不知你信不信,我曾得高人指点,会看一点面相判吉凶,从你的气象看来,你最近恐怕会遇到凶险的事。”

气氛融洽

万慕行只客气的说∶“多谢。”

颜凡代他说出∶“我知道你不信,但我不能不说。”

万慕行只拍拍颜凡的肩膀,颜凡觉得他能挣到这么大一份事业,当然有他不凡的性格与处事方式。

一个星期后,万慕行的私人电话响了,颜凡通知他∶“我代你送了鲜花给令夫人董玉成,她答应今晚和你在5星级餐馆月宫共用晚餐。”

万慕行没料到颜凡行事如此迅速且有效,满意也惊喜,也高兴自己无意中找到了颜凡来办事。

晚餐气氛很融洽,万慕行暗自高兴,也佩服颜凡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令妻子有回心转意的迹象。

在喝咖啡的时候,董玉成闲闲的说∶“那位颜凡先生是你新请的助手吗?他不仅英俊不凡,口才也了得,说服我今晚来月宫。”万慕行模棱两可的嗯嗯。

董玉成又说∶“颜凡先生说,你已想通了,你和我最好是好来好去,留下最美好的印象,两个人在一起不快乐,分开了也许就快乐了。”

万慕行皱眉∶“我不明白。”

董玉成惊讶的望着他∶“他说,你想通了,答应让我带着孩子走。”

万慕行大惊,忿怒攻心骂道∶“那个混帐颜凡,我几时向他说过这些话?他是某种形式的顾问,我只是向他求助,我是要求他协助解决我们的婚姻问题,我要求他想办法,如何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他妈的混蛋,他没帮到我反而来破坏我。”

董玉成发怔的望着丈夫,她也显然吃惊,但她内心有更复杂的感受,这个顽强又自负且大男人主义的丈夫,会向“婚姻专家”求助?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气氛有点发僵,董玉成心想∶“不,不能再心软,不能轻易原谅他这些年的不忠。”

她站起来拿了手袋往厢房外走,万慕行急急跟着过去。

“月宫”是昂贵高级餐馆,私人厢房设计得私隐,他们两人刚开了厢房门就听到砰砰两声枪响,是对面厢房开出的。

是太明显的枪声,董玉成粉脸立时吓得白煞,当丈夫下意识的把她搂住保护她时,她也很自然的顺从,这时对面厢房门开了,走出一名戴着毡帽与黑眼镜的男人,他持着枪,不知怎么不小心撞到门边的竹帘,黑眼镜掉了下来,万慕行与董玉成把这名杀手的容貌看得一清二楚。

这名杀手看到了站在对面厢房的一对中年男女,他毫不犹疑的举起枪。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認同内阁废除私人诊所及牙医诊所的问诊收费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