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真假珍珠(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真假珍珠(上) 作者:雅蒙

在一家酒店内的商场区,发生一宗命案。



死者是一名40余岁的男子黄国峰,是一名珠宝鉴赏师。他就在这家五星级酒店内租了一个单位当办公室,为顾客鉴赏珠宝评析等级外,也帮人托卖较名贵的珠宝。

黄国峰就死在他的“办公室”内。玻璃透视外窗,不时有酒店房客浏览经过,可见凶手是个冷静的职业杀手,完全不怕有人看到。


老麦带着助手小雷来调查这宗血案,但凶手干案手法俐落,几乎找不到任何线索。

老麦说∶“表面上没有线索,但实际上我们已经掌握到一个大线索,黄国峰被人杀死,就显示他曾和人结仇,得罪过人。店内托卖的珠宝安然无恙,更证明凶手的目的只是要杀人。”

小雷问∶“但为什么要杀他!”

老麦微笑∶“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先找出杀人动机,再找出凶手。”

老麦说∶“谋杀动机不外几种,报仇、金钱与桃色纠纷,或者杀人灭口。”

不可能得罪人

老麦与小雷先向黄国峰的太太问话,黄太太一口否认有仇家。她说∶“我丈夫是一个好好先生,他绝不会与任何人结怨。”

老麦微笑∶“我相信你,不过有人要杀他一定有个原因,也可能是他无意间得罪人而不知道。”

黄太太仍然坚持丈夫不可能得罪人。

老麦心想∶不是寻仇就多半是人为财死,黄国峰外表不出色又有妻儿也不算有钱,应该不会有桃色纠争。

他问∶“黄先生临死前这一段日子心情如何?”黄太太说∶“他心情很好呀,前几天他还说等放假时,要带孩子们去香港的迪斯尼乐园玩,他说他得一笔意外之财。”

老麦与小雷对视一眼,小雷问∶“他有说什么意外之财吗?中字?”

黄太摇头∶“不是,我先生不赌博,我不知是什么意外之财。”

她想一想说∶“不过,在他去世前,有一晚他回来说,他找到一个机会,可以发一笔小财。”

老麦眼睛一亮,忙问∶“他有说什么机会吗?”

黄太摇头说∶“没有,那时已是深夜,我都睡下了,也没多问。”

小雷问∶“那么,你可记得他是那一个晚上向你说这些话?”

黄太太想一想说∶“刚好是10天前,是周末晚上,他去喝喜酒。”

然后小雷去进行调查,发现行家对黄国峰的品评不太好,他们说∶“黄国峰鉴赏珠宝有一手,眼光准确,可是他性格贪婪,不时会和珠宝店勾结欺骗顾客,甚至偷龙换凤。”

为财送命成数高

老麦与小雷研究后认为,黄国峰为财送命的成数较高。

老麦说∶“黄国峰在死前10天一个喜宴会找到一个发财机会,我们要去查一查究竟。”

老麦很容易找到请喜酒的主人林先生。林先生说∶“我不知道黄国峰找到什么机会,与他同桌的人也许会知道一点。”

小雷抱着希望盼切的问∶“你可知道那一晚有谁与他同桌?”

林先生想一想说∶“啊,我记起来了,我有一名亲戚林和庆刚好与黄国峰同桌,我可以帮你联络,你去问一问他。”

林和庆30多岁,为人豪爽健谈,他说∶“没想到死的正是那个黄国峰,那一晚喝喜酒,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

小雷问∶“那晚你们有谈些什么,是可以找到一个发一笔小财的机会吗?”林和庆莫名其妙反问∶“发一笔小财的机会?没有啊,大家是陌生人,多是萍水相逢,所以谈的多是风花雪月之类。”

老麦与小雷有点失望,林和庆突然笑说∶“倒是黄国峰自己失去一笔小财是真,他与人打赌,结果自己认输赔了1000令吉,奇怪的是他好像毫不心疼,还满脸笑容。”

老麦与小雷异口同声问∶“黄国峰与人打赌什么?”

林和庆说∶“是这样的,那一晚坐在我旁边的是一对30岁左右的年轻夫妇,先生姓徐。这对徐先生夫妇很引人注目,因为他们长得很好看很登对,徐先生英伟潇洒,徐太太艳丽无比充满女人味,黄国峰就是和徐先生打赌。”

小雷紧张问∶“打赌什么呢?球赛?”

林和庆笑道∶“不是,是打赌徐太太颈项上佩戴的一串珍珠项链。”
(二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認同内阁废除私人诊所及牙医诊所的问诊收费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