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比男人更男人(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比男人更男人(上) 作者:雅蒙

城市中心的这一角,白天仿佛在沉睡,一片孤寂。晚上它就醒来精神百倍,五光十色美不胜收。这是著名的温柔乡与销金窝集中地,游人如鲗好不热闹。齐震在找一间名为《妖言》的酒廊,很快他就找到了。



《妖言》开业才1个多月,华丽的崭新味道还很浓厚。

它的招牌除了名字就是个艳丽欲滴的红唇,齐震看到它的名英文名字是Rumours,像铁铸无表情的脸这时也不由自主露出一丝欣赏的微笑:有意思。谣言可不说是妖言惑众。奇怪他下意识认定这是秦逸的杰作,就像她自己的名字一样,听起来就是情意。


齐震一走进灯光浪漫音乐缠绵的《妖言》,先嗅到它薰人欲醉的酒香与脂粉香。

他来之前也找人打听过,知道《妖言》》一开幕营业就生意大好,都说这里有最迷人的美女,最热情的娇娃--这不就是对秦逸的最恰当形容吗。

齐震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看到秦逸的情况。那是半年前,在一个很特殊的地点──军营医院的太平间。秦逸是来认尸。她的丈夫方刚雄在受训时自杀。

方刚雄有大学生资格,他受完军训成为正式军人时,就已经不是普通小兵。然后这一年他报名接受特种部队选拔新成员训练。

这是一个艰苦的地狱式训练,通常开始时有300多名军人,都还是在以前的训练时有极好成绩的军人,一到一星期就刷掉一半,然后有更多的人颓然知难而退,但没有人会笑他们,因为自己也可能步此后尘。到最后能有十几个能坚持到最后,军方已经认为算是很好的训练成果了。

熬过训练成真男人

很多已经是特种部队的成员都笑说:做受训的恶梦还能令他们不寒而僳。但为什么每半年一次的选拔训练,明知道这是非常艰苦的训练,还是有许多军人摩拳擦掌争着参加,还大不乏曾经参加过的军人卷土重来。

因为他们心里认为:能捱过这个训练的人,就是是男人中的男人,是真正的吃得起苦的男子汉大丈夫。

齐震少校是特种部队的训练官,学员见他如见虎,听他训话都是噤若寒蝉动也不敢动一下,只会大声说:是!教官。是!那怕多年后这些学员后来的军阶比齐震还高,见到他都还是余悸犹存的自动肃立。

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方刚雄在要吃这个苦头参加特种部队赛。

他的其他同僚摇头叹息说他是自找苦吃。正如一开始没有人明白为什么方刚雄要加入军队。

方刚雄是有钱子弟,他有好学历,他长得英俊,更有一副强壮结实、健美如希腊雕像的雄健躯体,这也是他用上许多时间流下许多汗水咬紧牙根在健身院苦练出来的骄人成绩。

英俊强健一身最时髦高级时装的方刚雄,永远受女性垂青,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美丽性感的女子。他是风流花蝴蝶,换女友如换衣服,最后是美艳又风情万千的秦逸降服他,在他参加特种部队训练时两人结婚还不到两年。

齐震被发现死亡时,他已经受训三个月了,齐震接到报告里,立即赶到视察方刚雄的尸体。然后他厉言疾色的警告军营中受训的军人:“谁如果敢透露一句方刚雄的死因,我即刻以行为不端开除他,永不录用。”

死因被列机密存档

但是谣言制止不了,齐震也听到人家说,方刚雄去世,齐震要负很大的责任。

每个同期受训的军人都知道齐震对方刚雄严厉到苛刻,齐震当方刚雄是眼中钉的虐待欺凌,这些人说方刚雄的死是齐震造成的。但一些受最严厉警告的军人明白若干真相,知道这些谣言并不真实,但是他们已经受到警告不能透露一言半语。

齐震说:“方刚雄是个军人,要让他保持军人英雄的荣誉,让不好的谣言都针对我吧,我是百毒不侵不怕谣言。”

但是鸡蛋再密都有缝,一些有关方刚雄为什么突然死亡的传言还是传了出来,更有人说与几名军人有关。但军言并没有惩罚这几名军人。

齐震则冷冷的回应:“谣言,都是谣言。”没有任何军方审讯,上头接受了齐震的报告,把它列为机密收入存档。

齐震是在殓尸房见到新寡的秦逸,他一怔本能的皱眉,虽然秦逸一身黑服,却是谁也看得出她淡施脂粉是经过精心装扮而来,像把认尸当为一个交际节目,奇怪的是秦逸像是能看透齐震的念头。

她在确认这是丈夫方刚雄的尸体,走出殄尸房时,轻轻对齐震说:“刚雄喜欢美的事物,他生前曾经说笑的吩咐我,如果有一天他突然去世了,他要我打扮得漂漂亮亮来看他。没想到一语成谶,我只是尊重他的遗愿。”

果然在方刚雄举殡时,秦逸美丽的丧服有如礼服,像是一离开坟地就可以直接去参加舞会了。

齐震只和秦逸说过几句话,但是他知道秦逸是个精于世故聪敏过人的女子。

那一天齐震陪着秦逸在殓尸间认尸,秦逸在轻轻点头确认死者就是她的丈夫方刚雄后,什么也没问,这是出乎齐震的意料。他喉头轻咳一声说:“如果你想知道更多详情……”

秦逸却摇头:“我不想知道。”

看到齐震微微一怔,秦逸苦笑:“他自杀是不?我并不吃惊。”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贊同首相任期僅限於兩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