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 一個奇蹟(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 一個奇蹟(下) 作者:雅蒙

半年後,孫女士病發而亡。她的兄弟姐妹興奮極了,以為就有一筆可觀的財富到手了,甚至有些不成器的更先舉債奢侈一番了。



只有幾個人知道,一直雲英未嫁的孫女士的財產繼承人是她的員工盧國宏,一個與她無親無故的青年人。但預先知道的人只有羅倫神父明白為什麼孫女士選擇把全部財富送給盧國宏。其他的只以為孫女士信任盧國宏會秉承她的遺志,繼續援助不幸的人。

遺囑公布時律師也通知孫女士的家人來聆聽。她的兄弟姐妹臉色大變繼而悖然大怒:“我們要上訴,即使盧國宏那小子是她的私生子,我們也不會承認他的繼承權。”


孫女士只留下一小筆她還沒有彩票前的儲蓄給家人。

他們果真請了一位精明的律師代為上訴。這時羅倫神父不得佩服孫女士有先見之明,她明白自己的兄弟姐妹不成器更貪婪。

人們也好奇:為什麼孫女士把所有的財產留給盧國宏?這時謠言四起,好在羅倫神父已經給盧國宏與妻子方晴心理準備。難聽的謠言包括盧國宏是孫女士與盧達私通生下的野種,更荒謬的是說孫女士看上年輕力壯的盧國宏,兩人有不倫之戀。

控方律師甚至暗示羅倫父與醫生等人與盧國宏組成一個陰謀小集團,奪取孫女士的財產。孫女士的兄弟姐妹更捏造謊言,他們與孫女士手足情深關係親密。

揭開秘密

孫女士生前的律師通知羅倫神父:“孫女士告訴我,她留下一個殺手鐧在你那兒,你一定要公開了,把財產給盧國宏是孫女士的願望。”羅倫神父嘆息。明天就是在法庭定奪的時刻了。羅倫神父想起不到一年前的往事,那是聖誕節幾天後的一個傍晚……

那時羅倫神父正在告解室內,一個女人進來懺悔說:“我有罪,我違犯了十誡。”羅倫神父覺得聲音熟悉,一看之下,他大吃一驚:是孫女士。在許多人眼中心裡幾乎是聖徒的孫女士。她能犯下什麼大罪。

孫女士告解:“我是個偽君子,比小人更可惡。我得了不治之症,這是上天懲罰我,我不僅要告解懺悔,我更要亡羊補牢糾正我的罪孽與過失。”

孫女士揭開一個絕大的秘密:“神父,我那筆一億二千萬元的財產是偷竊得來的。根本不是我的財產。”

她的語氣平靜,但羅倫神父卻驚訝得一時說不出話:可能嗎?孫女士像看穿他的疑團。她繼續說:“這筆錢是盧國宏的生父盧達的。盧達在去世前半個月,向我借了十元,用來買了這張中巨獎的彩票。”

孫女士說:“盧達死的那天,我最先到他的家,看他的手上抓着那張彩票。後來我想他是知道自己中了這麼多錢,興奮過度死了。但那時我不知道,我隨手把彩票放入自己的手袋裡。兩天後,我才知道這是一張中了頭獎一億二千萬元的彩票。”

孫女士小聲說:“那時我財迷心竅了,我告訴自己;盧達中了彩票卻死了,這是他不配享有這筆財富,彩票會陰差陽錯的落在我手中,一定是上天有意賜給我的。這筆錢在我手裡,我可以用來做許多好事,這是上天的意旨。至於盧達的私生子盧國宏,我派人找到了他,盡量幫助他也就是了。”
繼續助人

羅倫神父聽得呆住了:會有這樣的事?但這是孫女士自己懺悔說出的。

孫女士苦澀說:“我一直自我欺騙自我安慰,錢落在我手裡比別人得到好,但是我自己越來越不相信自己編出來的謊言。我是賊,我偷竊別人的財物,我欺騙公眾,盜名欺世。我過不了自己這關。但我還是愛面子,我沒有勇氣公開真相,沒有勇氣向盧國宏認錯。現在上天懲罰我了,我得了重病不久於人世。我要糾正這個錯誤。”

她哭泣:“神父,我需要你的協助。”

但羅倫神父有自己的想法,他覺得即使孫女士犯了貪與偷罪,不會有損她個人高尚的情操,她真的協助了許多貧苦不幸的人,造福人間令許多人得益,她一分錢都沒用在自己的享受上。羅倫神父想:公開孫小姐過去的罪行,只是會打擊人心而已,令仇者快、親者痛。

羅倫以神父的身分要求閉門聆訊,法官答應了。他公開孫女士生前寫下的懺悔自白書。她貪婪的家人還想扳回,軟弱說:“這未必是真的。”

羅倫神父繼續念:“彩票有六組號碼,是盧達與盧國宏父子出生的年月日。”

他說:“我向彩票局打聽過了,它們仍然保留最近50年來的頭獎中獎彩票,我想彩票上一定仍然留有盧達的指紋。”

一直沉默的盧國宏,這時向孫女士的家人說:“我願意付你們二百萬元,買下你們對此事的守口如瓶與終生守密。”

他望着眾人說:“在我心中,孫女士仍然是最值得尊敬的人,我不容許別人詆毀她的名譽。”

他說:“我還是感激孫女士,這是一個奇蹟,上天借她的手為我保存這筆財產。因為彩票領獎的日期有限制,當時找不到我,如果孫小姐不為我領取保存,這筆錢我就再也無法得到。

孫女士做了這麼多好事,是為先父積德。她在這些年來的投資增加了財產的數目,我是得益者,我會繼續秉承她做好事幫助人的心愿。”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是否認同希盟補選慘敗,是華裔選票迴流國陣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