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一个奇迹(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一个奇迹(下) 作者:雅蒙

半年后,孙女士病发而亡。她的兄弟姐妹兴奋极了,以为就有一笔可观的财富到手了,甚至有些不成器的更先举债奢侈一番了。



只有几个人知道,一直云英未嫁的孙女士的财产继承人是她的员工卢国宏,一个与她无亲无故的青年人。但预先知道的人只有罗伦神父明白为什么孙女士选择把全部财富送给卢国宏。其他的只以为孙女士信任卢国宏会秉承她的遗志,继续援助不幸的人。

遗嘱公布时律师也通知孙女士的家人来聆听。她的兄弟姐妹脸色大变继而悖然大怒:“我们要上诉,即使卢国宏那小子是她的私生子,我们也不会承认他的继承权。”


孙女士只留下一小笔她还没有彩票前的储蓄给家人。

他们果真请了一位精明的律师代为上诉。这时罗伦神父不得佩服孙女士有先见之明,她明白自己的兄弟姐妹不成器更贪婪。

人们也好奇:为什么孙女士把所有的财产留给卢国宏?这时谣言四起,好在罗伦神父已经给卢国宏与妻子方晴心理准备。难听的谣言包括卢国宏是孙女士与卢达私通生下的野种,更荒谬的是说孙女士看上年轻力壮的卢国宏,两人有不伦之恋。

控方律师甚至暗示罗伦父与医生等人与卢国宏组成一个阴谋小集团,夺取孙女士的财产。孙女士的兄弟姐妹更捏造谎言,他们与孙女士手足情深关系亲密。

揭开秘密

孙女士生前的律师通知罗伦神父:“孙女士告诉我,她留下一个杀手锏在你那儿,你一定要公开了,把财产给卢国宏是孙女士的愿望。”罗伦神父叹息。明天就是在法庭定夺的时刻了。罗伦神父想起不到一年前的往事,那是圣诞节几天后的一个傍晚……

那时罗伦神父正在告解室内,一个女人进来忏悔说:“我有罪,我违犯了十诫。”罗伦神父觉得声音熟悉,一看之下,他大吃一惊:是孙女士。在许多人眼中心里几乎是圣徒的孙女士。她能犯下什么大罪。

孙女士告解:“我是个伪君子,比小人更可恶。我得了不治之症,这是上天惩罚我,我不仅要告解忏悔,我更要亡羊补牢纠正我的罪孽与过失。”

孙女士揭开一个绝大的秘密:“神父,我那笔一亿二千万元的财产是偷窃得来的。根本不是我的财产。”

她的语气平静,但罗伦神父却惊讶得一时说不出话:可能吗?孙女士像看穿他的疑团。她继续说:“这笔钱是卢国宏的生父卢达的。卢达在去世前半个月,向我借了十元,用来买了这张中巨奖的彩票。”

孙女士说:“卢达死的那天,我最先到他的家,看他的手上抓着那张彩票。后来我想他是知道自己中了这么多钱,兴奋过度死了。但那时我不知道,我随手把彩票放入自己的手袋里。两天后,我才知道这是一张中了头奖一亿二千万元的彩票。”

孙女士小声说:“那时我财迷心窍了,我告诉自己;卢达中了彩票却死了,这是他不配享有这笔财富,彩票会阴差阳错的落在我手中,一定是上天有意赐给我的。这笔钱在我手里,我可以用来做许多好事,这是上天的意旨。至于卢达的私生子卢国宏,我派人找到了他,尽量帮助他也就是了。”
继续助人

罗伦神父听得呆住了:会有这样的事?但这是孙女士自己忏悔说出的。

孙女士苦涩说:“我一直自我欺骗自我安慰,钱落在我手里比别人得到好,但是我自己越来越不相信自己编出来的谎言。我是贼,我偷窃别人的财物,我欺骗公众,盗名欺世。我过不了自己这关。但我还是爱面子,我没有勇气公开真相,没有勇气向卢国宏认错。现在上天惩罚我了,我得了重病不久于人世。我要纠正这个错误。”

她哭泣:“神父,我需要你的协助。”

但罗伦神父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即使孙女士犯了贪与偷罪,不会有损她个人高尚的情操,她真的协助了许多贫苦不幸的人,造福人间令许多人得益,她一分钱都没用在自己的享受上。罗伦神父想:公开孙小姐过去的罪行,只是会打击人心而已,令仇者快、亲者痛。

罗伦以神父的身分要求闭门聆讯,法官答应了。他公开孙女士生前写下的忏悔自白书。她贪婪的家人还想扳回,软弱说:“这未必是真的。”

罗伦神父继续念:“彩票有六组号码,是卢达与卢国宏父子出生的年月日。”

他说:“我向彩票局打听过了,它们仍然保留最近50年来的头奖中奖彩票,我想彩票上一定仍然留有卢达的指纹。”

一直沉默的卢国宏,这时向孙女士的家人说:“我愿意付你们二百万元,买下你们对此事的守口如瓶与终生守密。”

他望着众人说:“在我心中,孙女士仍然是最值得尊敬的人,我不容许别人诋毁她的名誉。”

他说:“我还是感激孙女士,这是一个奇迹,上天借她的手为我保存这笔财产。因为彩票领奖的日期有限制,当时找不到我,如果孙小姐不为我领取保存,这笔钱我就再也无法得到。

孙女士做了这么多好事,是为先父积德。她在这些年来的投资增加了财产的数目,我是得益者,我会继续秉承她做好事帮助人的心愿。”
(三之三、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认同希盟补选惨败,是华裔选票回流国阵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