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 一个奇迹(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 一个奇迹(中) 作者:雅蒙

孙女士那时是一个慈善团体的热心活跃份子,时常去探望卢达。通常她一个去,因为有些人认为卢达早年荒唐,如今的困苦是报应,他们不同情这个可怜可恨的老人。



孙女士温柔的说:“我的原则是帮助不幸的人与需要帮助的人,如此而已。”

有些人背地讽刺孙小姐:“也许她想积福早日中彩票吧。”


孙小姐后来听到也笑眯眯说:“如果是这样也很好呀,我可以有钱帮助更多不幸的人。”

慈善团体的人不喜欢卢达,也是因为他脾气大,去帮助他有时还要受他大呼小喝。更令他们生气的是卢达如果拿到了援助金,还会去赌博,这就连孙女士也不满的。只有孙女士的话,卢达还会听几句。

孙女士与其他人一样,以为卢达与已去世的妻子没有生下儿女。

卢达病情日益严重时,提起身后事,他说:“如果我死了,请你通知邻镇的卢国宏。”

孙女士问:“他是你的侄子吗?”

卢达静默了一会才低声说:“不,他是我的亲生儿子,是我以前与一个女人生下的。后来我与他的母亲分手了。”

他说:“他的母亲是我的情妇,但是我承认他是我的儿子,是我亲自为他办理报生纸的,他是我正式的儿子。”

中彩票做善事

孙女士是个热心人,她特地跑一趟邻镇去找卢国宏,结果才知道他在生母改嫁后,因为与继父不合早已离家不知去向。

卢达不久就去世了。还是孙女士好人做到底,为他办理后事。人人都说:“孙女士这样好的人,应当有好报的。”

也许上天真的看到孙女士做了许多好事,明白这是一个可以依托的人,不久人家就听说孙女士中了彩票巨奖,这时奖金已经累积到一亿二千万元了。全由她独中领取全部奖金。

后来孙女士也默认了。她大笔款项捐助慈善团体如孤儿院、老人院,扶贫助学。虽说奖金不少,但钱会用完的。

她的善举感动了一些精于投资的财经界专材,愿意不收任何费用帮助孙女士投资,以钱赚钱再做好事,发挥金钱的正面好处。

也许孙女士好运,她的投资都赚钱,名下的财富更多了。更多人尊敬孙女士,她一直积极行善。人们说:“像孙女士这样的人才真正应该有钱。”

孙女士也有小烦恼,就是她的家人开始纠缠她,要从她身上索取金钱,而且都狮子开大口。孙女士拒绝。

她只答应每年给他们一小笔生活津贴金,帮助他们的孩子求学。

她的家人大不满,更扬言说:“好,就等她死了我们才拿这些钱吧。她没有结婚,我们是她唯一的血亲,她的财富自然归我们。我们有权力继承。她会做遗嘱不给我们?才不怕,我们可以挑战这份遗嘱,说她当时神智不清,任人摆布。”

孙女士一直寻找卢达的私生子卢国宏,终于让她找到了。那时正是卢国宏面对生活困境的时候。

卢国宏很争气,他离开后考上了大学,但没有人在经济支助他,他半工半读很辛苦,功课也受影响。

他这时正做痛苦的决定:是不是要知难而退辍学去做工。幸好此时,孙女士委托的私家侦探找到了卢国宏,一切困难迎刃而解。

卢国宏毕业后就为孙女士服务,到她的工厂里任职,后来他结婚了,妻子方晴是他大学的学妹,也是一名贤淑又能干的好女子,孙女士还是卢国宏的主婚人。卢国宏夫妇此后就一直协助孙女士,让她心无旁鹜行善。

孙女士立遗嘱

树大招风,孙女士已是名人。有人赞誉不绝、也有人口出谗言:“孙女士的品行值得置疑,她说一套做一套,她的第一桶金就来得荒唐。”那是指孙女士的财富来源是自“赌博”得来。

孙女士对亲近的人解释说:“那是我一生人唯一买的一张彩票,这是卢达造成的。那一天我陪重病的卢达去医院,经过一间彩票售卖行,他死活都要买。最后他说:不如你买,你如果中了巨奖就可以做更多好事了。我听了心动、一时财迷心窍就掏出十元填写下一组号码买下了,也没想到真的中了,所以我私心里一直都感谢卢达,他说的是真的,有了钱我可以做更多好事。”

支持孙女士的人就说:“是上天有眼,让孙女士中奖。”

一些妒忌的人就讽刺说:“赌博业的人可以引孙小姐来宣传了:赌博可以令你有钱做好事!快快来赌博吧。”幸好这些都不能伤害到孙女士,她的名声如日中天。

这一晚的新年提前庆祝晚餐时,孙女士私下小声对罗伦神父说:“神父,我时间不多了,我有重大的事要与你商量,也要你协助。”他们约好在一月三日中午会面。

罗伦神父这天赴约,先与孙女士吃了简便的午餐后,就有两名律师来了。罗伦神父不安且忧虑的对孙女士说:“有这么紧急与严重吗?”

孙女士平静微笑:“未雨绸缪好过临渴掘井。”

孙女士要求罗伦神父当她的遗嘱见证人。另一位是长年照顾她的医生,要证明孙女士立遗嘱时神智清醒,罗伦神父证明她没有被人操纵,遗嘱是孙女士在思想清晰时自愿立下的。

罗伦神父明白孙女士的目的,她绝不让财产落入贪心的家人手中。她把全部财产送给卢国宏。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認同希盟补选惨败,是華裔選票回流國陣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