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上) 作者:雅蒙

林芭麗有聽說過“鳥為食亡,人為財死”這句金玉良言。但她像很多人一樣不當一回事。尤其現在她認為手上正握着一張能找到錢的皇牌。



如果林芭麗的記憶不是那麼好,或許她這一次不會惹禍上身。

林芭麗是一名職業性交易女郎。她剛從日本工作回來,去了5年仍兩手空空,因為她好賭。她這次回來是因為她的媽媽去世了。葬禮完畢,嫂子就拿了一個小旅行袋給她:“這是你以前叫媽為你保管的東西,現在媽不在了,你自己拿回去吧。”


林芭麗知道旅行袋裡裝着一些重要文件。咦,裡面還有別人的文件,她幾乎忘了。

但林芭麗並沒有忘記文件的主人汪國財。那時她與汪國財打得火熱,兩人才認識1個月。汪國財準備搬過來與她同居,但他先把重要的文件搬過來。她很開心,這證明汪國財是有心要和她好。汪國財說有筆大生意需出坡處理,大概一星期後才回來。

但林芭麗沒料到,5天後就從報紙上看到汪國財死去的消息。他的死亡消息刊登在頭版,因為他是一名綁票罪犯。林芭麗幾乎嚇呆了。她記得汪國財說過會賺很多錢,原來是去綁票。但人為財死,汪國財錢還沒到手,卻送了自己一條命。

原來是綁匪

雖然她與汪國財在一起不久,雙方都不認識彼此的朋友,但是林芭麗卻擔心會被他拖累,怕有警察上門找她“協助查案”,她急忙收拾東西回老家避一避,不久她就到日本工作了。

汪國財的東西都裝在一個長形的巧格力鐵盒內,裡面有幾張照片,是他個人的護照相。只有一張是他與另一個男人的合照,兩個人勾肩搭背好不親密。那個男人長得英偉,林芭麗不由得多看幾眼。然後她發怔——我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男人。

由於林芭麗記憶力相當強,她想起了她是在哪裡見過這個男人。她吃驚:老天,這可能嗎?怎麼會是這樣呢!林芭麗肯定在5年前,她在報紙上看到這個男人的照片。

林芭麗已經29歲,已近人老珠黃了,她明白自己不吃香了,賣身也找不到多少錢。看着這張照片,她興奮:這張照片可以幫我找到許多錢,一定是國財死而有知照顧我。

林芭麗沒有自知之明——她沒有資格玩這場危險遊戲。

住在高級住宅區大洋樓的沈紅碧天亮前又發惡夢。她不時做這個同樣的惡夢,近年來情況算是好了許多,但是一年內還是會有兩三回發這個惡夢,因為5年前她被綁票過。

幸好這一次她被丈夫徐景泰輕輕搖醒,把她從夢中叫醒。

丈夫含糊的說:“又做夢了,睡吧,沒事,是夢而已。”丈夫把她抱在懷中即刻又發出輕微的鼾聲。沈紅碧也安心的閉上眼睡了。在丈夫溫暖強壯的懷抱里,她感覺到很安全。她深信不管發生什麼危險的事,丈夫一定能保護她,因為丈夫已經證明過。

看不起警察

沈紅碧心中相當歡喜,因為當年自己慧眼識英雄。徐景泰是表哥的大學同學。那一次是沈家與親戚聚餐,表哥帶了徐景泰來參加。

一開始她猜不出徐景泰是什麼人。但她看到徐景泰雖然衣着畢挺得體,但不是高檔時裝。徐景泰長相英俊,體魄高大結實,有男人不羈的魅力。他笑時嘴角藏不住一顆不整齊的疊齒,沈紅碧相信其他的堂表親已看得出徐景泰出身環境不是太好,父母也不會有什麼高尚職業。

沈紅碧發覺徐景泰注意自己,她有點歡喜。她不時給他微笑,兩個人已經有點眉目傳情。

沈紅碧就是喜歡徐景泰潛伏着下階層社會雄性動物的魅力,他不時流露出一股粗獷不羈的神態。而且他有一雙凌厲的眼睛,顯示出他是一個精明堅毅有魄力的男人。

他和她所認識的異性非常不同。那些有錢子弟都是在室內長大,不知如何對抗狂風暴雨,所以沈紅碧相信徐景泰強壯的雙肩扛得起半邊天。

沈紅碧心中暗嘆息,自己喜歡是一回事,但家長是否同意又是另一回事。家長是不會讓女兒“下嫁”給竹門人家的。

這時席上一名年輕堂弟問徐景泰:“你在那裡高就?”

徐景泰微笑:“我是警察。”

帶他來的表親加腔:“景泰是警長。”

但有些親戚已大驚小怪的叫起來:“警察?”更多在笑,一個語帶不敬的說:“那好,以後如有罰票,能不能交給你代勞。”

沈紅碧看到徐景泰眼中閃出一點怒氣,但是瞬間冷靜下來,他抬起眼接觸到沈經碧的眼神,看到她輕輕的搖頭表示不要為這些人的膚淺介意,他給她一個感激的微笑。兩人已經心有靈犀一點通。

餐畢喝茶時間,沈紅碧與徐景泰交談,兩人更有相逢恨晚的感覺。

沈紅碧怕徐景泰心有“階級”芥蒂,更是曲意迎逢。她很確定自己喜歡這名警察。她說:“我知道警察局是不能隨便給人參觀的,不然還真想去參觀一下。”

徐景泰笑說:“平時確實是不開放給外人參觀,但剛好後天是警察日 ,我歡迎你來。”

這是他們第一個約會。
(三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會否光顧由外勞經營的小販攤?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