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失去的女儿(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失去的女儿(中) 作者:雅蒙

人无法想像他人因某件事感受到痛苦,除非他深受其苦。



就像汤启超不是没看过别人失去孩子的痛苦,但要到今日,还在襁褓中的女儿被坏人强行掳去,他意识到很可能永远失去女儿小玉,他才领略到那种忧心如焚、撕心裂肺的痛苦。

汤启超赶到警局去会合妻子刘玉丽,只见她整个人失魂落魄,是过度的伤心欲绝。


警方颇重视这起女婴被掳案,希望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回小玉,因此特派“破案神探”老麦处理。

老麦安慰刘玉丽∶“我明白你的难过,希望你尽量打起精神详细告诉我们,整件事的过程。

刘玉丽点头哽咽说∶“今天中午,我用婴儿手推车带着女儿上超市准备购物,这时在商场听到一阵吵闹,只听一个女人尖声求救∶拦住她,拦住前面那个女人,她绑架我的小女儿,帮助我。整个场面很乱。”

刘玉丽饮泣说∶“我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还停下回头看,就有一名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从旁横拉着我,一边大声说∶“你这个坏女人,光天化日,你竟然敢绑架别人的女儿。”

这时那名也是四十多岁的女人赶到,一把抱起小玉,一边对围观的众人说∶“我的小女儿,被这个坏女人绑走,幸好给我追到,请那一位帮我报警。”

这时还有商场的保安人员来到,那个蛮不讲理的中年男子就把我交给保安,叫他们看紧我,等我费尽唇舌向他们说清,是那对中年男女用声东击西之计,掳走我的女儿,他们才半信半疑去找,但那对中年男女已带着小玉成功逃脱了。”

鲁莽热心

老麦说∶“一个精明且大胆的计划,看来他们是预先瞄准你为对象,你能猜到是为什么吗?”

这时在旁聆听的汤启超因过度心悸出了一身冷汗,精神显得困顿,他对老麦说∶“探长,也许有人要报复我。”

他苦涩的说∶“在16年前,当我16岁那年,我遇到同样的一件事。”

汤启超永远记得那一天,当他以为他刚才在公园成功阻止一名女婴被坏人拐走时,回家写了日记记载这日行一善后,就有2名警察上门找他。

当警察告诉他∶“我们初步怀疑你可能涉嫌参与拐带一名女婴的案件,请你跟我们上警局协助报案。”汤启超整个人吓呆了。

等他听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他吃惊后悔,完全说不出话。

在警局中,办案人员对他说∶“因为你鲁莽的热心,连累一名张太太2岁的女儿,被一对男女拐走了,被你紧抓不放的张太太,才是那名女婴的母亲,那对男女施行诡计先反咬张太太拐带他们的女儿,又遇到你不分青红皂白的帮助,使他们轻易的拐走张太太的女儿,年轻人,我明白你想热心助人,但你的思想未成熟,分不出好人与坏人,你闯下了大祸。”

汤启超那时也出了一身冷汗,他在无意间被坏人利用,以为是做好事谁知是助纣为虐,他羞愧得不知如何是好。

幸好汤启超平日品学兼优,是模范青少年标准样版,师长力保他不可能是和歹人男女串通拐带女婴,他才无事。

感同身受

汤启超硬着头皮去找张家夫妇。张先生说∶“年轻人,我知道不能怪你,但我是忍不住要怪你。”

张太太出奇的平静,她走到汤启超面前站住,凝视他,然后说∶“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后悔、惭愧,但你不痛苦,啊老天,你是来认错,但你不痛苦,你更不明白我们夫妇的痛苦。”

张先生走过来搂着妻子的肩膀,带她走开,一边说∶“走吧,年轻人,你不需要我们的原谅,你不了解我太太和我的痛苦。”

汤启超垂头丧气说出16年前那件事,他的妻子刘玉丽也听得呆了∶“你并没有告诉我这件事。”

老麦点点头说∶“你现在一说,我想起来了,的确是这件狡猾的掳婴案,我知道张先生夫妇,当年我也有参与此案。哗,16年了。”

老麦望着汤启超∶“你怀疑张氏夫妇故技重施,拐带你的女儿,是要向你报复。”

刘玉丽抢着说∶“麦探长,难道你不这么以为吗?”

老麦却微微摇头∶“我不以为是报复,他们用同样的方法,是要提醒汤启超16年前的那件事。”

汤启超也低声说∶“他们是要我感同身受,要我彻底明白,16年前他们失去女儿那份痛楚。当年,我的确是在无意间协助了坏人,法律没有追究我的过失,张氏夫妇如今是来惩罚我。”

他握着妻子的手说∶“他们不是坏人,他们会把女儿还给我们的。”

他望着老麦说∶“张氏夫妇当年说得对,我不了解他们心中那份熬煎、痛楚与心酸,这16年来他们一定日夜忧心如焚,女儿活得怎么样?会被人虐待吗?如今长大了,会被坏人当为摇钱树吗?”

他掩脸∶“天,我现在明白了。”

这时老麦接听电话,不一会,他放下电话对汤启超说∶“你说得对,张氏夫妇只是要惩罚你一下,他们已经归还你们的女儿,他们现在召开一个记者会。”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州丹绒比艾国席补选出现六角大混战,并于11月16日投票,你觉得谁有机会胜出?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