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 失踪的妈妈(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 失踪的妈妈(上) 作者:雅蒙

这是一名壮健的男人,卅多岁的他在黑暗中发怔。他一头一脸都是汗水,脸色苍白,除了显示疲劳外,也有一种迷惘不安。



他饥腹作响但无食欲,他拿起一只啤酒杯,把啤酒一口气喝下。然后他站起身入浴室,换好干净衣服后,他到厨房冲了一瓶奶,放入婴儿随身袋中。

然后他进入婴儿房,望着酣腄中有如天使的儿子,他心中一阵暖意。他从小床中抱起两岁多的儿子,轻如蚊语般说∶“我们找妈妈去。


他一手抱儿子一手带着儿子的随身袋,开门出去。

当他驾车抵达妻子的娘家时,天空刚刚破晓,他只按了一次门铃,就由早醒的岳父开了门,岳父见到女婿父子的模样,好像有不祥的预感,一时呆着说不出话。

他轻轻说∶“我一回来,就看到她留书出走,你们知道她去那儿吗?”

他从口袋掏出一封信递给岳父,老人看了勃然大怒∶“她简直胡闹,她怎么可以一走了之,丢下小强不理。”

他低头看着在怀中沉睡的儿子说∶“就是,小强还这么小,他需要妈妈。”

他望着岳父∶“她应该会和你们联络,请你转告她,只要她回来,我可以既往不咎。”

他咬着牙,红着眼说∶“即使她真的要和那个男人走,她也应该现身解决事情,她总不能一辈子就这样躲躲闪闪。”

老人沉重的点头,叹息说∶“我会的。”

但没料到她一直没现身,包括和她私奔的那个男人,他们像从人间蒸发了。

转眼廿多年过去了,在那个凌晨酣睡不醒的小强——冯毅强已是一名强健的青年,27岁的他,有了一名亲密女友。

加入警队

冯毅强是一名前途无限的青年警官。他的女友唐可明曾问他∶“你有大学资格为何选择入伍。”

冯毅强说∶“这是我从小到大的志愿。”

唐可明问∶“为什么?”

他笑笑说∶“现在还不是说的时机,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你就一直和我来往吧,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他们一直交往,如今更开始筹备婚事了,只是唐可明也都忘了问准夫婿“为什么你会入警队”的事。

这一次是冯毅强自己提起的,因为唐可明将是他的妻子,有关“冯家的往事”,他认为唐可明应该知道。

这一晚他说∶“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加入警队是希望能有职务上的便利,去查访我生母的下落。”唐可明的吃惊在他预料中。

唐可明惊讶说∶“老天,你以前告诉我说她不在了,我以为令堂已经不在人间。听你现在的口气她显然还活着。”

冯毅强苦笑∶“我对谁都这么说,我妈妈不在了。这是爸爸在我小时要我对别人这么说的,到我长大了也认为这是最好的说法,可以免去别人追根究底。”

他困难的说∶“基本上这不是一个愉快的话题,对我是一种伤害,对爸爸更是,这是一个家丑。”

唐可明轻轻叹一声,握住未婚夫的手,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后悔结婚

冯毅强神色惘然∶“我的生母离开我时,我才2岁多一点,对她完全没印象。只是后来听亲戚们形容,她是类似温室里的一朵小花的女子,需要人呵护,我不知她为什么会嫁给爸爸,因为爸爸是个粗犷形的男子。他年轻时驾泥机,后来开一家出租泥机公司,别人会认为他是不解温柔的老粗型男人。”

冯毅强说∶“听人说,爸爸爱妈妈,但妈妈不爱他,爸爸很满意这段婚姻,尤其是婚后生了我。据说妈妈一直后悔,只不过他们没吵架,所以外人甚至连爸爸都不知道。有一天妈妈和她的旧情人,一个姓张的男人,重燃爱火。”

唐可明这时才小声叫起来∶“你的妈妈离开你是因为她与情人私奔。”

冯毅强点头∶“是的,妈妈外表虽柔弱,但人们说她其实是外柔内刚的人。她决定的事任何人都劝不了她,包括她当年突然答应嫁给我爸爸。”

唐可明小心的说∶“想来当年令堂可能与那个姓张的因误会情海翻波,她一气之下嫁给令尊。”

冯毅强哼一声∶“大概是这样,不过她应该将错就错,不应该对不起我爸,她在伤害我爸。”

唐可明不敢出声,她知道未婚夫与父亲老冯是真正的“舐犊情深”,因为是老冯一手把儿子拉拔大,父兼母职不容易。老冯甚溺爱儿子,儿子长大后也十分孝顺他。冯毅强在恋爱时就先声明,婚后一定要与老父一同住。

唐可明改换话题∶“你们一直没有令堂的消息?”

冯毅强摇头∶“没有,头几年爸爸也一直在找,因为我还小,爸爸不想我没有妈妈。即使我妈妈要离婚,但她一样可以执行做母亲的责任呀!只是她与那个男人杳无音讯。那个男人的家人也在找,一样找不到他的下落,也许他们是到外国去了。”

唐可明这时反而不想问他“为什么加入警队方便去找生母”的事了,她深知未婚夫的性格。他不甘心,而且不服气,更甚的是他为“情深似海”的老父打抱不平。
(二之一)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