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妈妈与情人(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妈妈与情人(下) 作者:雅蒙

莫俐这一晚梦到了童年时、父母与自己一家三口在海滨的幸福时光时,她在梦中见到了妈妈张玉凤的手──左手掌心近小指边缘有一颗小红痣,但现在这个自称是妈妈的女人没有这个特征。



莫俐因为渴望与母亲团聚,所以她丝毫不想质疑这个女人是否真的是自己的妈妈张玉凤,即使丈夫齐斌要她小心分辨真伪。

这个梦令莫俐第一次起疑心,虽然她渴望母爱,但如果这个女人冒充自己的妈妈,她会非常生气。但她担心童年的记忆不正确,第二天,她特地与张玉凤谈往事,莫俐故意提起海滩野餐的事,还有“夏日时光”那首歌。


莫俐故意说:“妈妈还记得那时爸爸带了一具手提唱机,妈妈还放了自己最喜欢的歌,好像是什么‘夏日美酒’,是吗?”

张玉凤呆一下笑说:“是是,没想到你那时就有记忆了。”

晚上莫俐对丈夫说:“完全不对,唱机是妈妈带的,歌曲也不对。她完全不知道妈妈最喜欢的是‘夏日时光’,这个女人真的是妈妈吗?”

齐斌笑说:“幸好现代医学发达,要证实你与这位张玉凤是不是亲母女,只要进行基因检验就行了。”

打听真相

莫俐以孝心为名,带着张玉凤去做最详尽的身体健康检查,这包括抽血检查。报告出来,张玉凤非常健康。她笑说:“本来我就说不要浪费这些钱,我知道自己健康。”

几天后,齐斌对妻子说:“亚俐,铁证如山,你与这位自称是张玉凤的女人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是冒充的。”

莫俐愤怒:“这是个骗子,太过份了,即刻赶她走。”

精明的齐斌说:“不,我看她不是来骗饭吃这么简单,她的确知道很多你生母的事,她肯定认识真正的张玉凤,我要从她身上打听真相。现在不要打草惊蛇。”

他谨慎说:“要小心她有什么阴谋。我会找私家侦探调查她。”

半个月后,齐斌对莫俐说:“这个女人以前曾与你的生母很熟悉的。”

他望着妻子:“你再也想不到她是谁。”

莫俐一脸狐疑,齐斌轻叹说:“那个被指与你妈妈有奸情的男子叫袁国宏,这个女人是他的姐姐袁国珠,曾经是个护士。认识你妈妈与她的人都说,她们两个身高体形都相似,连五官都有点像,两人因此特别亲热,也因此造成了你妈妈与袁国宏的事。你妈妈早就死了,就在你爸爸带你离开几年后,她不是病死,是意外车祸死去的。”

齐斌带点困难说:“亚俐,你妈妈不是个不负责的母亲,她并没有时常出去玩,是岳父因为一心要得到你的监护权,行使了一些诡计,令儿童福利局的人以为她嗜酒而且有毒瘾。”

莫俐心酸,但心里也轻松不少。她感叹:可怜的妈妈,可怜的爸爸。”

他又说:“你妈妈死前是与这位袁国珠住在一起的。”

莫俐问:“她冒充妈妈有什么目的呢?”

齐斌说:“这件事就交由我来处理吧。”

这一晚,齐斌与莫俐带着三名儿子到老家去见祖母,齐老夫人对媳妇说:“可以再生了,我跟你说,女人生的孩子越多,老公就越听话不敢作怪。”

齐斌笑说:“没见这样的妈妈,手指拗出不拗进,教导媳妇如何欺负儿子。你也不必劝了,亚俐早明白,她已经有三个月了。”举家大喜。

半信半疑

那晚后,莫俐没有再见到冒充的妈妈了,齐斌说:“我和她谈过了,她明白东窗事发,自己走了。”

莫俐半信半疑也不多问。她肯定的是,丈夫已经完善的解决这件事了。

这个冒充莫俐母亲的女人袁国珠被捆绑着,她知道旁边有几个人,在灯光暗处见不到,但她听到一度是女婿的声音。只听齐斌轻声问:“你告诉我原因,或许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袁国珠说了,原来是报仇,张玉凤不是车祸意外,是她设计害的,现在她要来取莫俐的性命。她笑说:“原本以为今生没有机会,谁知你们却登了寻人广告,我是在三个月后才看到的,是老天要我看到,我还特地去做了整容手术,让自己更像老去的张玉凤。”

齐斌惊讶问:“报什么仇,你弟弟偷头子的妻子,是死罪。”

袁国珠凄厉的叫:“他不是自愿的,国宏长得高大英俊,不知多少女人喜欢他,是张玉凤百般勾引他,而且威胁他,如果他拒绝与她好,她就告诉老莫说我弟弟调戏她,国宏没有得选择。”齐斌一怔。

齐斌又问:“这与莫俐有什么关系?”

袁国珠惨笑:“是她告诉老莫,妈妈与她还有爸爸到海滨玩得很高兴,要求再去一次。老莫才知道张玉凤的情人是他的手下袁国宏,不能忍受张玉凤竟然带着女儿去偷情。”

莫俐“夏日时光”的梦里没有看到爸爸的脸孔,她不知与她们母女到海滨的那个男人不是爸爸。

袁国珠说:“我不是坏人,我只是要报仇。如果不是因为莫俐怀孕了,我已经对她下毒手了,我是想等她生下孩子后才杀她。她们母女害死了我弟弟。”

她说:“我身上有毒药,你行个好,让我吃下吧。”

齐斌叹息,点点头。他决定不告诉妻子真相,免得妻子自责间接害死母亲与她的情人。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