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 絆腳石.踏腳石(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 絆腳石.踏腳石(上) 作者:雅蒙

他們這一群七八個男子年紀相若,都才是卅歲出頭,以前是大學裡的死黨,現在也算得上青年才俊社會精英,有兩三個剛剛結婚,其餘的都還是王老五。



每個月他們都會有兩三次在“快樂時間”相會。他們感情很好時常互相照顧。

他們認為這種約會能放鬆身心壓力,有時談政治國家大事,大多數時候是言不及義。


話題涉及女人

他們的話題往往涉及女人,也因為他們正處在最喜歡女人也有心理準備成家立室。

這天他們在談女人對愛情與婚姻的選擇標準。有的說女人超理智可以心中愛的是一個而與另一個自己不愛卻能提供舒適生活的男人結婚,也有說女人喜歡壞男人是真的,因為女人喜歡冒險又充滿母性情懷更自信自己能這個能力把壞男人糾正成好男人。

王瑞麟剛才喝多了閉眼養神,這時他睜開眼睛笑說:“我說,女人是天下最難了解的動物。她們對愛情各有一套看法,每個不同。不比我們男人大多是用下半身選擇伴侶。”

大家聽了哈哈笑:“所以我們男人最團結,是女人不能理解的,因為我們都是同一種動物嘛。”

王瑞麟接著說:“有些女人很奇怪,你對她越冷淡她對你興趣越濃,她是獵人當男人是獵物,有的女人犯賤男人對她越壞她越是死心塌地要討他歡心,願意赴湯蹈火為他做任何事。”

一名老友笑說:“喂,真有這樣痴心的女人,你介紹一個給我,哈哈哈!”

王瑞麟微笑:“她也未必是真的愛那個壞男人,她只是好勝,要爭取最後勝力,她只是滿足自己的野心。”

另一名老友說:“嘩,阿麟,你真是女人心理專家,難怪這麼多女人對你送秋波。”

其他老友笑:“你搞錯了,女人對阿麟送秋波是因為他高大英俊瀟洒。才不關什麼心理不心理。”

老友們問:“阿麟,說真的,你目前到底有多少個女友?”

他微笑伸出三隻手指再改成二隻最後變成一隻。“

他們呱呱叫:”這算什麼嘛,到底多少個?”

他才正經說:“不管目前多少個,最後也只能剩下一個,記住——除了牙刷外、女人也不會與任何人分享同一個男人,天下所有的女人的終極目標都是這樣的。”

他們嘻哈大笑指住兩個男人:“哎呀,難怪小陳與小張結婚後就越來越少與我們在一起了。”

他們指着王瑞麟笑說:“我看呀,下一個越來越少與我們在一起的人就輪到你了,時常都見到你與那位胡姬花在一起。”

王瑞麟深不可測的微笑“給你們說對了,我真的是近期準備結婚了。”

她是叫胡姬,名字並沒有花,她與王瑞麟親密來往年余了,兩人幾乎是半同居。但沒有住在一起,只是王瑞麟時常到她的香閨過夜。

公寓的管理員也都認識王瑞麟了,他們背後討論說:“這兩個人是俊男美女,如果結婚就真的叫珠聯璧合了。”

一個冷笑:“那有什麼好處,胡姬小姐這麼美麗,我要是她呀就嫁個金龜婿,那位王先生英俊又怎麼樣,薪水高也只是打工仔。”

電話沒人接聽

一個管理員說:“上陣子胡小姐還愁眉深守的叫人我見猶憐,最近又歡歡喜喜春風滿面了。”

另一個笑:“是呀,那位王先生前一陣子少見到,這幾天又晚晚來過夜了,八成是先前吵架又和好如初了。”

一個說:“剛才我看她這高興,就逗她開心說,胡小姐是不是好事近了呀,看你這樣歡喜。她笑說,給你說中了,我是要結婚了。我說先恭喜她,她還多謝我,順手就拿了一支紅酒送我。”

其他的也笑說:“那我見到她也要恭喜她,看有沒有紅酒拿。哈哈。”

這時候王瑞麟與老友們的歡樂時間還未結束。大家提議去吃螃蟹,起初他婉拒說約了胡姬,老友們呱呱叫轟他只重女色不顧兄弟情,他笑說:“好好,跟你們去,我打個電話給她跟她說,她沒問題的。”

但電話不通,他就發短訊。

去到吃螃蟹的餐館,王瑞麟再打胡姬的手機,沒有人接聽。家用有線電話也沒有人接。老友們見到他焦急的樣子,就說:“也許兩個電話都有毛病了,既然你肯定胡姬花在家,就叫公寓管理員上去看看吧。”

王瑞麟說:“也只有這樣了。”

這些老友事後對警方說,他們都親眼看到王瑞麟用手機打電話給公寓管理員,約廿分鐘後王瑞麟接到管理員回電,臉色大變激動的說:“胡姬死了!管理員說看來像是被人謀殺,我現在要趕回去。”

兩名與王瑞麟最要好的老友更陪着他一齊回去。在車中王瑞麟也即時召喚醫院救護車再通知警方。他們回到時,警方人員已經在內,一名叫小雷的刑警溫和卻嚴厲的不讓王瑞麟進入,他說CSI鑒證科人員正在查看胡姬的屍體。

小雷沉靜的說:“初步獲知胡小姐是頭部遭重擊,兇器是一具相當沉重的仿青銅古董的古代宮女豎立人像,非常理想的殺人器具,方便手握。”王瑞麟臉色蒼白小聲叫道:“老天,這是我上個星期才送給胡姬的。”

(三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會否光顧由外勞經營的小販攤?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