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绊脚石.踏脚石(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绊脚石.踏脚石(上) 作者:雅蒙

他们这一群七八个男子年纪相若,都才是卅岁出头,以前是大学里的死党,现在也算得上青年才俊社会精英,有两三个刚刚结婚,其余的都还是王老五。



每个月他们都会有两三次在“快乐时间”相会。他们感情很好时常互相照顾。

他们认为这种约会能放松身心压力,有时谈政治国家大事,大多数时候是言不及义。


话题涉及女人

他们的话题往往涉及女人,也因为他们正处在最喜欢女人也有心理准备成家立室。

这天他们在谈女人对爱情与婚姻的选择标准。有的说女人超理智可以心中爱的是一个而与另一个自己不爱却能提供舒适生活的男人结婚,也有说女人喜欢坏男人是真的,因为女人喜欢冒险又充满母性情怀更自信自己能这个能力把坏男人纠正成好男人。

王瑞麟刚才喝多了闭眼养神,这时他睁开眼睛笑说:“我说,女人是天下最难了解的动物。她们对爱情各有一套看法,每个不同。不比我们男人大多是用下半身选择伴侣。”

大家听了哈哈笑:“所以我们男人最团结,是女人不能理解的,因为我们都是同一种动物嘛。”

王瑞麟接着说:“有些女人很奇怪,你对她越冷淡她对你兴趣越浓,她是猎人当男人是猎物,有的女人犯贱男人对她越坏她越是死心塌地要讨他欢心,愿意赴汤蹈火为他做任何事。”

一名老友笑说:“喂,真有这样痴心的女人,你介绍一个给我,哈哈哈!”

王瑞麟微笑:“她也未必是真的爱那个坏男人,她只是好胜,要争取最后胜力,她只是满足自己的野心。”

另一名老友说:“哗,阿麟,你真是女人心理专家,难怪这么多女人对你送秋波。”

其他老友笑:“你搞错了,女人对阿麟送秋波是因为他高大英俊潇洒。才不关什么心理不心理。”

老友们问:“阿麟,说真的,你目前到底有多少个女友?”

他微笑伸出三只手指再改成二只最后变成一只。“

他们呱呱叫:”这算什么嘛,到底多少个?”

他才正经说:“不管目前多少个,最后也只能剩下一个,记住——除了牙刷外、女人也不会与任何人分享同一个男人,天下所有的女人的终极目标都是这样的。”

他们嘻哈大笑指住两个男人:“哎呀,难怪小陈与小张结婚后就越来越少与我们在一起了。”

他们指着王瑞麟笑说:“我看呀,下一个越来越少与我们在一起的人就轮到你了,时常都见到你与那位胡姬花在一起。”

王瑞麟深不可测的微笑“给你们说对了,我真的是近期准备结婚了。”

她是叫胡姬,名字并没有花,她与王瑞麟亲密来往年余了,两人几乎是半同居。但没有住在一起,只是王瑞麟时常到她的香闺过夜。

公寓的管理员也都认识王瑞麟了,他们背后讨论说:“这两个人是俊男美女,如果结婚就真的叫珠联璧合了。”

一个冷笑:“那有什么好处,胡姬小姐这么美丽,我要是她呀就嫁个金龟婿,那位王先生英俊又怎么样,薪水高也只是打工仔。”

电话没人接听

一个管理员说:“上阵子胡小姐还愁眉深守的叫人我见犹怜,最近又欢欢喜喜春风满面了。”

另一个笑:“是呀,那位王先生前一阵子少见到,这几天又晚晚来过夜了,八成是先前吵架又和好如初了。”

一个说:“刚才我看她这高兴,就逗她开心说,胡小姐是不是好事近了呀,看你这样欢喜。她笑说,给你说中了,我是要结婚了。我说先恭喜她,她还多谢我,顺手就拿了一支红酒送我。”

其他的也笑说:“那我见到她也要恭喜她,看有没有红酒拿。哈哈。”

这时候王瑞麟与老友们的欢乐时间还未结束。大家提议去吃螃蟹,起初他婉拒说约了胡姬,老友们呱呱叫轰他只重女色不顾兄弟情,他笑说:“好好,跟你们去,我打个电话给她跟她说,她没问题的。”

但电话不通,他就发短讯。

去到吃螃蟹的餐馆,王瑞麟再打胡姬的手机,没有人接听。家用有线电话也没有人接。老友们见到他焦急的样子,就说:“也许两个电话都有毛病了,既然你肯定胡姬花在家,就叫公寓管理员上去看看吧。”

王瑞麟说:“也只有这样了。”

这些老友事后对警方说,他们都亲眼看到王瑞麟用手机打电话给公寓管理员,约廿分钟后王瑞麟接到管理员回电,脸色大变激动的说:“胡姬死了!管理员说看来像是被人谋杀,我现在要赶回去。”

两名与王瑞麟最要好的老友更陪着他一齐回去。在车中王瑞麟也即时召唤医院救护车再通知警方。他们回到时,警方人员已经在内,一名叫小雷的刑警温和却严厉的不让王瑞麟进入,他说CSI鉴证科人员正在查看胡姬的尸体。

小雷沉静的说:“初步获知胡小姐是头部遭重击,凶器是一具相当沉重的仿青铜古董的古代宫女竖立人像,非常理想的杀人器具,方便手握。”王瑞麟脸色苍白小声叫道:“老天,这是我上个星期才送给胡姬的。”

(三之一、明续)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