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 陪审员(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档案◢ 陪审员(下) 作者:雅蒙

甘峰说他们要享受二人世界,时常包下整间餐厅(其他餐厅证明确是如此),当晚也包下餐厅,只有一名侍者服务。但事发后这名侍应生吴大卫辞职,出境记录显示他已经离开乘搭飞机到南美洲国家了。



汪大律师指责程检察司放走本案关键性证人,程检察官却说吴大卫辞职离开可能只是巧合,他到外国可能是跳飞机。而且没有银行记录显示他收取金钱,显示他的清白

汪律师则讽刺说只有傻瓜才会用银行付钱留下证据而不用无法稽查的现款交易。


听审的人不知道这时陪审团中起了波动,有人着力为甘峰辩护,坚持他应得到所有的合理疑点保护。

陪审团的七男六女起初几乎都倾向于被告有罪的,然后有一名妇女林玉梅开始在每天结束时的讨论中挑起疑惑,然后她开始游说其他陪审员要仔细考虑合理的疑点--如果真是甘峰杀死韦妮,他根本不必要自己也服迷幻药,还让血衣留在公寓的垃圾箱内。

还有就是他坚持与韦妮相爱,根本没有分手的事。林玉梅提出:如果我是一名女子,我知道甘峰包下一间餐厅,没有别人,我会傻到在那个时候那个场合向他提出分手吗?应该是我建议在较安全的公众地方会面。

韦妮带酒

林玉梅更强调那名失踪的侍应生吴大卫。他突然失踪更显得此事有蹊跷。似乎更可以间接证明整件事可能是一个阴谋,要嫁祸甘峰,是谁策划?知道两人当晚约会的人。

林玉梅提醒陪审员:“人命关天,不要让偏见误导我们的眼睛与思想。”最后陪审团分成两派了,而且愿意把合理的疑点归于甘峰的愈来愈多。

承审大法官的助手王静辉在案件高峰时,又遇到来听审的老麦。

她问老麦:“甘峰说酒是韦妮带来的,可靠吗?虽然韦家否认,但万一甘峰说的是真的,要如何证明呢?”

老麦笑说:“如果我是辩护的汪大律师,我现在就派人去调查跟进那瓶白酒的来源,如果甘峰说的是真,那是一瓶名贵的酒,应该可以找出是谁卖的,卖给谁,如果甘峰的话获得证实,他就可以立即无罪释放了,检察司会灰头灰脸很没有面子,要另外起诉真正的凶手。”

老麦扮一个鬼脸:“我不能提,否则程检察司会剥了我的皮。”

王静辉微笑:“也许人家汪大律师也想到了。”

这起谋杀案峰回路转让公众大为惊讶。汪大律师果然派人查出的确有一瓶名贵白酒在事发前一周由一家高级酒庄出售,它还有信用卡记录--购买的人是韦妮的叔叔韦建成。

甘峰说韦妮自己带酒来显然不是捏造的。韦妮的父亲知悉后也大吃一惊。

汪律师传召韦建成,他勉强出庭,他不得不承认他有购买一瓶名贵白酒,却否认把那瓶酒给了韦妮带去赴约。但是他交不出那瓶白酒,也说不出是在什么时候消耗掉那瓶白酒。

甘峰又再得到一个合理的疑点。

甘峰无罪

汪律师传召韦妮的父亲韦建业为最后一名供证者,公众认为他肯出庭是因为他也开始认为甘峰是被人陷害,他要司法当局找出真凶绳之以法。

韦建业说家族有一份庞大的基金,是由他控制,在他去世后继承人原本是韦妮,现在韦妮不在人世了,就由韦建业唯一的血亲弟弟韦建成继承了。甘峰再获得一个有力的合理疑点。

法官指导陪审员如何判断甘峰是否有罪,什么是证据什么不是,什么是应该归于甘峰的合理疑点。

陪审团很快的就达成一致结论—-甘峰无罪,立即释放。同时警方也宣布逮捕韦建成。

老麦也由助手小雷的协助下,展开自己的另一种调查--谁在背后为甘峰出力,把他救出生天。

小雷说:“我向汪律师楼的人问过了,起初他们没有想到去调查是否真的有这瓶白酒,后来接到一名妇女的匿名电话,才如梦初醒。”

老麦微笑:“不必再查了,我知道了。”

老麦去找王静辉,笑说:“听汪律师楼的人说,就在我们谈话那个下午,有人通知汪律师楼去跟进白酒的事。”

王静辉微笑:“我知道麦探长的神机妙算,如果你怀疑是谁一定是谁,我明白你不喜欢别人在你面前装神弄鬼。”

老麦问:“显然你已经确信甘峰是无辜的。”

王静辉说:“是的,因为我知道是另一个人收了韦建成可观的金钱,在韦妮与甘峰喝的白酒内下迷幻药,下药的人就是那名失踪的侍应生吴大卫。”

她继续说:“吴大卫逃走前不安,告诉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表姐林玉梅。”

老麦叫起来:“那位尽力把合理疑点归给甘峰的陪审员?”

王静辉苦笑:“是的,玉梅非常不安,儿子已经无意中令一个年轻女子丧生,她不能再让另一个年轻人被冤枉杀人。她找我商议,我想到一个办法,让她进入陪审团,以合理疑点说服其他陪审员判决甘峰无罪。”

她坦白说:“刚好我有这个方便能让玉梅成为准陪审员,我教导她如何表现,让控辨双方愿意选她认为对己方有利。”

王静辉微笑:“原本事情没有这样顺利,还是多得你指点找出白酒的来源,终于天网恢恢捕到真凶雪洗沉冤人心大快。”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会否光顾由外劳经营的小贩摊?
V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