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頭條◢  最後機會,廠家要快了  非法工廠漂白重啟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  最後機會,廠家要快了  非法工廠漂白重啟

(無拉港14日訊)為協助非法工廠漂白,以便可合法經營,雪州政府最後一次伸出援手,於10月1日啟動為期1年的“雪州非法工廠漂白計劃2.0”,廠家們要做好準備!



雪州政府展開的非法工廠漂白計劃,從2006年開始至2015年尾結束,過後仍有不少工廠業者上訴要求漂白,掌管雪州地方政府、公共交通和華人新村事務的行政議員黃思漢,也與相關單位展開研討會商討漂白計劃的指南和細節。

經過約1年的準備,雪州政府將再度在今年10月1日重新啟動漂白計劃,讓廠家在1年內提呈漂白申請,這也是雪州政府最後一次伸出援手協助廠家漂白,若廠家依然頑固置之不理或拒絕漂白,雪州政府將會採取嚴厲的行動,即充公土地。


據了解,雪州目前依然有許多非法工廠的林立和操作,一些工廠因坐落在住宅區和河流附近,帶來環境污染和衛生困擾,目前大部分的工廠主要坐落在無拉港、雙溪毛糯、巴生和梳邦一帶。

黃思漢指出,“雪州非法工廠漂白計劃2.0”採用獎罰分明的並行方式,有獎勵也有懲罰,重啟的漂白計劃也已放寬申請條件,對廠家非常有利。

他強調,儘管此次漂白計劃的申請公開給所有工廠參與,但並非所有工廠都可全面漂白。

“漂白的數個條件分別是工廠必須是坐落在工業區,或者在城市規劃中是屬於工業用途的地區,若廠家是在農業地設廠營業而沒更換土地用途,但該片地段是作為工業用途,這類的廠家需向土地局申請轉換土地用途。”

他今早出席2019年“精明雪蘭莪”新村杯籃球錦標賽的推介儀式時,這麼指出;出席者有無拉港區州議員王詩棋、班達馬蘭區州議員梁德志和雪蘭莪籃球總會會長傅添加等。

黃思漢指出,工廠若是坐落在密集的住宅區、河邊、學校周遭和政府保留地,很大可能無法獲得漂白。

黃思漢:防污染事件重演
未雨綢繆必需搬 

黃思漢指出,工廠若是坐落在密集的住宅區、河邊、學校周遭和政府保留地,很大可能無法獲得漂白,因過去數年發生的斷水事件是因河流受污染所致,且源頭都是來自工廠,所以不希望歷史重演。

他指出,巴西古當的污染事件也幾乎失控,所以雪州必須未雨綢繆,不適當的工廠必須在限定的時間內搬遷。

他說,雪州政府會給予坐落在上述地點的工廠1年時間,以決定適合搬遷的地點,並向雪州政府和有關當局提出搬遷的申請。

“這項漂白和無法漂白而需搬遷的計劃同樣為期1年,無法漂白的工廠也需考慮到居民的健康和大環境衛生着想。”

他指出,“雪州非法工廠漂白計劃2.0”的詳情會在近期做出宣布,並在10月1日正式開放申請,廠家不能抱着象徵式的申請概念,而是申請後就必須着手展開工作。

他指出,任何行業都必須與時並進,尤其工廠業者也必須有良好的規劃。

冥頑不靈者 充公土地 

黃思漢懇請工廠業者們,珍惜和把握雪州政府給予的最後一次機會!

他指出,雪州政府在過去10年,不斷為工廠業者推出漂白計劃,但部分業者態度不積極,今年的漂白計劃是最好的一次。

他說,他過去1年會見許多工業區的業者和公會,並從他們提出的問題去重新擬定申請漂白計劃的條例。

“如果你們(指工廠業者)不配合、不參與,我們下一步就必須採取嚴厲的行動,包括最嚴重的行動是充公土地。”

他強調,雪州政府已主動給予協助,減輕業者的負擔並在寬鬆的條件進行漂白。

他說,無論如何,雪州政府會根據不同的個案來除了漂白計劃。

王詩棋:租用前先確認合法性 

無拉港區州議員王詩棋指出,其選區有許多工廠,尤其很多廠家簽下租約後,才發現工廠所在地點不合法。

她呼籲所有廠家在開始營業前,需先確認工廠是否合法。

她指出,非法工廠帶來很多問題,導致雪州政府難以監督和管制,很多工業區的空地成為工廠業者亂丟垃圾的地點,也造成骨痛熱症常年居高不下。

“我是非常贊成雪州政府在這一年協助工廠漂白,讓廠家搬遷至合適的地點。”

班達馬蘭區州議員梁德志指出,許多非法工廠抱持理所當然的心態繼續營業,並認為雪州政府不會隨意拆除工廠,甚至一些廠家認為就算無法轉換土地用途也可照常營業,造成許多非法工廠的林立。

他指出,雪州政府目前既然再度重啟漂白計劃,也希望廠家可和雪州政府配合,不要再進行違法活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是否贊成退休年齡提高至6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