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最后机会,厂家要快了  非法工厂漂白重启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最后机会,厂家要快了  非法工厂漂白重启

(无拉港14日讯)为协助非法工厂漂白,以便可合法经营,雪州政府最后一次伸出援手,于10月1日启动为期1年的“雪州非法工厂漂白计划2.0”,厂家们要做好准备!



雪州政府展开的非法工厂漂白计划,从2006年开始至2015年尾结束,过后仍有不少工厂业者上诉要求漂白,掌管雪州地方政府、公共交通和华人新村事务的行政议员黄思汉,也与相关单位展开研讨会商讨漂白计划的指南和细节。

经过约1年的准备,雪州政府将再度在今年10月1日重新启动漂白计划,让厂家在1年内提呈漂白申请,这也是雪州政府最后一次伸出援手协助厂家漂白,若厂家依然顽固置之不理或拒绝漂白,雪州政府将会采取严厉的行动,即充公土地。


据了解,雪州目前依然有许多非法工厂的林立和操作,一些工厂因坐落在住宅区和河流附近,带来环境污染和卫生困扰,目前大部分的工厂主要坐落在无拉港、双溪毛糯、巴生和梳邦一带。

黄思汉指出,“雪州非法工厂漂白计划2.0”采用奖罚分明的并行方式,有奖励也有惩罚,重启的漂白计划也已放宽申请条件,对厂家非常有利。

他强调,尽管此次漂白计划的申请公开给所有工厂参与,但并非所有工厂都可全面漂白。

“漂白的数个条件分别是工厂必须是坐落在工业区,或者在城市规划中是属于工业用途的地区,若厂家是在农业地设厂营业而没更换土地用途,但该片地段是作为工业用途,这类的厂家需向土地局申请转换土地用途。”

他今早出席2019年“精明雪兰莪”新村杯篮球锦标赛的推介仪式时,这么指出;出席者有无拉港区州议员王诗棋、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梁德志和雪兰莪篮球总会会长傅添加等。

黄思汉指出,工厂若是坐落在密集的住宅区、河边、学校周遭和政府保留地,很大可能无法获得漂白。

黄思汉:防污染事件重演
未雨绸缪必需搬 

黄思汉指出,工厂若是坐落在密集的住宅区、河边、学校周遭和政府保留地,很大可能无法获得漂白,因过去数年发生的断水事件是因河流受污染所致,且源头都是来自工厂,所以不希望历史重演。

他指出,巴西古当的污染事件也几乎失控,所以雪州必须未雨绸缪,不适当的工厂必须在限定的时间内搬迁。

他说,雪州政府会给予坐落在上述地点的工厂1年时间,以决定适合搬迁的地点,并向雪州政府和有关当局提出搬迁的申请。

“这项漂白和无法漂白而需搬迁的计划同样为期1年,无法漂白的工厂也需考虑到居民的健康和大环境卫生着想。”

他指出,“雪州非法工厂漂白计划2.0”的详情会在近期做出宣布,并在10月1日正式开放申请,厂家不能抱着象征式的申请概念,而是申请后就必须着手展开工作。

他指出,任何行业都必须与时并进,尤其工厂业者也必须有良好的规划。

冥顽不灵者 充公土地 

黄思汉恳请工厂业者们,珍惜和把握雪州政府给予的最后一次机会!

他指出,雪州政府在过去10年,不断为工厂业者推出漂白计划,但部分业者态度不积极,今年的漂白计划是最好的一次。

他说,他过去1年会见许多工业区的业者和公会,并从他们提出的问题去重新拟定申请漂白计划的条例。

“如果你们(指工厂业者)不配合、不参与,我们下一步就必须采取严厉的行动,包括最严重的行动是充公土地。”

他强调,雪州政府已主动给予协助,减轻业者的负担并在宽松的条件进行漂白。

他说,无论如何,雪州政府会根据不同的个案来除了漂白计划。

王诗棋:租用前先确认合法性 

无拉港区州议员王诗棋指出,其选区有许多工厂,尤其很多厂家签下租约后,才发现工厂所在地点不合法。

她呼吁所有厂家在开始营业前,需先确认工厂是否合法。

她指出,非法工厂带来很多问题,导致雪州政府难以监督和管制,很多工业区的空地成为工厂业者乱丢垃圾的地点,也造成骨痛热症常年居高不下。

“我是非常赞成雪州政府在这一年协助工厂漂白,让厂家搬迁至合适的地点。”

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梁德志指出,许多非法工厂抱持理所当然的心态继续营业,并认为雪州政府不会随意拆除工厂,甚至一些厂家认为就算无法转换土地用途也可照常营业,造成许多非法工厂的林立。

他指出,雪州政府目前既然再度重启漂白计划,也希望厂家可和雪州政府配合,不要再进行违法活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