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人口最多?占全国20% 雪每日7000吨固体垃圾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人口最多?占全国20% 雪每日7000吨固体垃圾

(莎阿南6日讯)雪州每日制造7000吨固体垃圾,占据全国3万5000吨垃圾量的20%!



雪州是全国最多人口的州属,每日生产的垃圾量也“名列前茅”,佳节期间更会暴增20至30%,今年斋戒月更飙至8600吨的庞大数量。

雪州子公司达鲁益山集团废料管理公司(KDEBWM)总经理南利接受《中国报》专访时指出,大略估计,雪州630万人口中,纳税人有约120万人,每人每日都会生产垃圾,单单固体垃圾就有7000吨,其余垃圾有3000吨,换言之达鲁益山集团废料管理公司每天就得处理1万吨垃圾。


他指出,我国每天生产的固体垃圾有3万5000吨,但雪州的所有垃圾就有1万吨,这是非常惊人的数量。

雪州每日生产多达1万吨的惊人垃圾量。(档案图)

他强调,雪州人口统计不包括外劳,住在雪州的外劳不排除有100万人,无论是工业区、商业区、外劳宿舍、店屋或外劳聚集的地方,KDEB都得负责清理垃圾。

“这是我们很大的挑战,雪州生产的垃圾量实在过于庞大,我们却得在有限的资源下提供完善服务。”

南利指出,各地方政府是根据各单位的居住人数来支付费用,一些单位估计每日有1.5至2公斤的垃圾,却有一些单位的实际居住人数和地方政府提供的不相符,甚至超出更多,垃圾量就会更多。

他举例,雪州许多传统村、马来甘榜和华裔新村都豁免缴付门牌税,可是新村和甘榜有许多空地作为出租用途,也会制造许多垃圾。

土埋场近爆满

垃圾量逐日激增,雪州现有土埋场接近爆满!

据早前报导,雪州大部分垃圾土埋场处于“爆满”情况,一些土埋场甚至需要征用附近地段来埋垃圾,垃圾土埋场主要包括在而榄,靠近吉隆坡国际机场的丹绒12 (Tanjung 12),八丁燕带(Bestari Jaya)的武吉达卡(Bukit Tagar),鹅唛5( Gombak 5)、双溪克达斯(Sungai Kertas),轰埠6(Kuang 6),大港的Panchang Bedena等。

南利指出 ,雪州的主要垃圾土埋场其实只有3个,即是武吉达卡、丹绒12和而榄,所有垃圾承包商被要求将垃圾送往这些土埋场。

他说, 靠近而榄的垃圾土埋场已近爆满,雪州政府也批准新地段,但不能依赖垃圾土埋场,因一般垃圾土埋场在5至7年内就会填满。

“如果填满,我们不能又去找新地段来填补,所以替代方案就是再生能源发电厂。”

雪州主要的垃圾土埋场已接近爆满。(图取自网站)

南利指出,州内小型垃圾土埋场至少10个以上。

他说,进入垃圾土埋场埋垃圾的费用由各地方政府支付,每吨垃圾约36令吉,如果是外界或私人界载送的垃圾就收取每吨55令吉。

仅莎市厅未移交垃圾管理

雪州12个地方政府中,只剩莎阿南市政厅未移交垃圾管理工作,给雪州子公司达鲁益山集团废料管理公司。

该公司自2016年开始,逐步接管雪州的废料管理工作。

南利指出,KDEBWM料可在2020年接管莎阿南市政厅的废料管理工作,换言之明年会全面接管完州内的垃圾处理工作。

他指出,当他们在数年前逐步接管各地方政府的垃圾处理工作时,他们必须有完整的数据和资料库,以全面可掌控每个地方政府所面对的问题,也需引进各种新的硬体设施。

他强调,要改善雪州的固废废料处理工作就必须在硬体设施方面做出改革,因早前的垃圾桶和垃圾车,都面对破烂不堪和无法有效发挥功能,若要购买新的硬体设施就需耗费庞大的投资,因此他们必须向银行贷款。

“最重要的是,我们稳定的收入是来自各地方政府,而在KDEB接管前,地方政府是支付垃圾处理费给所委任的垃圾承包商,地方政府支付我们的费用和之前几乎大同小异,我们却要提供更好和有效的处理垃圾方法,这是我们很大的挑战。”

南利:清理垃圾人人有责,众人不能将清理垃圾的责任都交由KDEB去承担。

设下标准作业模式
民众投诉少了

自达鲁益山集团废料管理公司接手管理州内垃圾后,民众的投诉逐步减少。

南利指出,每逢KDEB进入新的地方政府处理垃圾清理时,都会要求市议会给予3个月的适应期,因KDEB的承包商也是刚进入地区清理而需时适应,可能会面对迟到或迷失方向的问题,不过3个月后就会进入轨道。

他指出,目前的垃圾投诉已逐步减少,而任何投诉都会立即给予回复,无论民众是透过什么管道做出投诉,都有相关小组会做出回应和跟进。

他指出,他们也设下标准作业模式,就是当天接到的投诉必须立即解决,至少在24小时内。

“我举例,可能我们接管的首个月会有超过上千个投诉,第二个月会有1000个投诉以下,第三个月就会降至百多宗。”

南利指出,地方政府每天会有约二、三十宗投诉。

他笑言,在众多地方政府中,梳邦再也较为棘手,因当地居民的想法较现代化,也对KDEB抱着很大的期望,还有加影人口不断增加,垃圾量也在增加的趋势。

私人商区
工业区 不属KDEB范围

工业区路边垃圾堆积,河旁有许多垃圾?往往很多人都把矛头指向KDEB,却不知这些垃圾是来自私人承包商和非法倾倒者。

南利指出,私人商业区和工业区的垃圾不属于KDEB工作范围,除非相关市议会已接管或指示,一些工业区和商业区会自行委任承包商清理垃圾,但承包商会将垃圾丢入何处至今都是个疑问。

他强调, 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很多人减少开销,承包商也不能收取高昂费用,但清理和将垃圾送入土埋场的费用不便宜,所以一些承包商选择将垃圾丢在路边和河旁等。

“有些人误会觉得是KDEB的错,我们没去清理,可是这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

他指出,所有罗厘一趟只能载送10吨的垃圾,少部分地区的罗厘就会选择跑两趟。

I-Clean Selangor Apps
按一按, 投诉好方便

“I-Clean Selangor Apps”你用了吗?

为了加强和有效监督州内的垃圾,并迎合新时代的变迁,达鲁益山集团废料管理公司于2016年,启用“I-Clean Selangor Apps”手机应用程式。

南利指出,民众若要做出投诉,可通过多个管道反映,包括热线、电邮、WhatsApp、短讯、传真,及手机应用程式“I-Clean Selangor Apps”。

民众可透过 “I-Clean Selangor Apps”就垃圾做出投诉,过程简单仅需不到1分钟的时间。

他强调,清理垃圾人人有责,大家不能将清理垃圾的责任都交由KDEB去承担,反观邻国新加坡对垃圾抱着很高的意识,尤其从小就被灌输照顾环境的意识。

他指出,我国民众抽烟后就随后乱丢烟蒂,在车上喝完的饮料就直接开窗往外抛,众人必须将“随地可乱丢垃圾”的潜意识完全抛开。

他说,“I-Clean Selangor Apps”的使用方式很简单,民众若发现有地方垃圾并未清理,就可直接拍照后分享地址,而莎阿南总部的集中指挥中心(CCC)就会接到投诉,并马上给予回复表明会立即做出调查,也会向投诉者汇报调查结果。

“这投诉管道很方便,过程不超过1分钟,民众就无需要浪费时间打电话来。”

 

独家专访:刘淑美
摄影:练国伟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認同希盟补选惨败,是華裔選票回流國陣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