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心機(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心機(上) 作者:雅蒙

警員秦劍和今年才20歲,加入警隊還不到一年,這一晚他拖着疲累的身子下班。因為忙着寫報告,現在已是人們宵夜的時間,他卻還未吃晚餐,難怪飢腸轆轆。



他騎着摩哆到警局附近一個大排檔用餐。

雖然他很餓,但是食物送到時他只吃了幾口就停住。電視播映着的晚間新聞吸引了他。


新聞報告說:“今日午間在本市銀行區發生一起銀行搶劫案,有5名蒙面匪徒干案,搶走大筆現款,恰好有警車經過,在天羅地網的追逐下,3名匪徒與警駁火時,一名當場身亡。另一名重傷較後在送往醫院途中不治,一名匪徒逃逸。

“另一方面,銀行劫案發生不久,本市也發生一宗車禍一人死亡,死者駕着一輛小貨車,警方在死者身旁發現一袋銀行劫案贓款,警方懷疑死者就是在現場逃逸的銀行劫匪。

“立此大功的是一名年輕警員秦劍和,他說他是看到這輛小貨車形跡可疑,但對方拒絕停車受檢查,飛車逃逸,秦劍和警員立即尾追不舍。秦警員說當時警車汽油即將用罄,眼看匪車可能逃逸成功,豈知匪車卻在此時猛撞到路旁一個石墩,奮不顧身的秦警員駕着的警車,也煞車不及撞上匪車,幸好吉人天相,我們的英雄警員毫髮無傷。”

電視上這時的畫面映着秦劍和,正接受記者的談話,然後是另一個新聞。

秦劍和繼續堆埋首大吃,心中有一份得意,立此大功升職是指日可待之事。

他想警隊正在選拔10名年輕精英要送到外國軍校深造。自己符合資格也遞上申請書,原本擔心競爭劇烈未能選上,但聰明的他剛才已向記者透露這一點,相信報紙一刊出來,自己必然會成為10名入選者之一。

機會主義者

但年輕的秦劍和心內隱隱不安。但窮苦出身的他在生活的煎熬下,已經成為一心要出頭的機會主義者。

他心中低聲說∶“天不為己,天誅地滅,又不是我害死他的。”

3個月後,秦劍和真的和另外9名警員新精英一同飛到美國軍校就讀。此時,人們都已經淡忘3個月前那宗銀行劫案了。

同一天上午,吳大刀正在一個新村木屋區溜躂。3個月前他因偷雞摸狗的小罪被扣留,上個星期地庭判他入獄3個月,因扣留期已達3個月,他第2天就釋放了。

38歲的吳大刀長得高大雄壯,一身強悍之氣彷彿告訴人∶老子是吃江湖飯的。但有過險死還生的經歷後,吳突然對江湖生涯厭倦,同時還有一份越來越大的不安感。

出獄幾天後,他就到這個新村木屋區看看,他是有計劃而來的,但只是一個概念,他不能預知前面的事,只能看一步走一步。

這個新村以前是清一色的木屋,但近幾年來已經有不少人翻新造成磚瓦樓房,人口增加得很快已經熱鬧起來了。

貧窮百事哀

但還有一些貧困的人仍然住在木屋區。吳大刀走了一會,在一間木屋前停下。這是一間“獨立式”的舊木屋,好處是屋子前面與旁邊有頗寬闊的空地。

吳大刀看了一下,精明狡黠的他心中迅速盤算一下,臉露微笑∶天助我也,這是一個適合做小生意的地點。

新村的屋子很少關門,吳大刀站在屋前大聲叫道∶“有人嗎?”

很快的有一名30歲出頭的年輕少婦探首出來,以懷疑的眼光打量吳大刀問∶“你找誰?”

這名少婦穿着白衣黑褲,容顏雖然有些憔悴,細看下卻有一股天生麗質的撩人風姿。吳大刀把盤算好的話大聲說出∶“是這樣的,我找這裡的屋主。”

少婦說∶“我就是屋主,但我不認識你,你是找我丈夫阿林嗎?他……3個月前去世了。”她眼圈一紅。

3個月因撞車而死於小貨車內身旁放着贓款的那名男子,原來是這名少婦的丈夫阿林。

吳大刀眨眨眼∶“原來你是阿林嫂,不過我不是來找阿林的,是這樣的……”吳大刀向阿林嫂說他想做一點小生意開檔口賣肉骨茶,想向她租賃她門前的空地,他願意付1000元月租。

在丈夫去世後坐困愁城的阿林嫂帶着2名兒女生活即將陷入三餐不繼的窘境,現在有人願意付高價租賃門前的空地,無異喜從天降,她只猶豫片刻,就邀吳大刀入屋詳談。

吳大刀第2天就帶了3000元先邀3個月的租金,解決了林家孤兒寡婦的燃眉之急。然後吳大刀就即刻開始進行開檔賣肉骨茶之事,性情豁達豪邁的他很快就與阿林嫂以及她14歲的長女與11歲的兒子混熟了。

自然他也知道阿林“車禍”慘死的事。吳大刀一回說∶“我沒想到你有這麼大的女兒。”

阿林嫂苦笑∶“我早婚,18歲就生了。”他也了解到因為貧窮百事哀,阿林嫂與丈夫後期也不時有齟齬,她更恨恨的說∶“好賭,欠了全身債,死了還連累我們。”

對阿林嫂一家來說,吳大刀有如貴人,他的租金足夠解決最基本的生活。他還聘請阿林嫂當助手,又是1000元薪水。每晚林麗和林樹當小夥計,日薪也有15元。可以說吳大刀幫忙他們解決了生活的難題,林麗與林樹也不再面對失學的危機。

(二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是否贊成退休年齡提高至6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