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 天使魔鬼(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 天使魔鬼(上) 作者:雅蒙

這是非洲一個遠離文明的偏僻荒原,離最近一個極為簡陋的小鎮也有數百公里之遙。



這時黃昏徐徐到來,在廣袤寬闊的原野落日美麗的景色一覽無余,一個人坐在一根乾枯的樹幹上,他眼眸凝定不動像忘神的眺望瑰麗的夕陽景色。

他外表平靜,他一直善于控制喜怒哀樂七情六慾,沒有人看得出他內心的憤怒像火山爆發,然后是比海洋更深的憎恨。但他的呼吸卻仍然穩定神色自若,他在沉思。


每個人都說他是個正人君子,他自己也認為是的,他一直朝君子的方向前進。他重諾言,他許諾過的事一定會做到,之同時他厭憎別人說話不算話,更討厭別人自私的行為會拖跨了他的全盤計劃。

然后他才輕微的歎息,因為他做出了決定。

為什么有些人永遠這么任性,這么自私,這么不重視別人的原則,更不會守諾(或許是根本完全忘記了諾言,更可恨的是記得但不覺得為什么要守諾言)。

他想,我個人是渺小的,但為了廣大貧苦人民的利益,我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我有必要為水深火熱的貧苦人民爭取利益,他們也是人呀,為什么不能像文明世界的人那樣擁有最基本的文明利益。

他做了決定就不會更改,他是個講究原則的人,現在他是在沉思如何完善處理事件的方法--如何完美的謀殺一個人而不讓自己有任何嫌疑。

他覺得最好的殺人方法就是殺人不見血,不是人家說的借刀殺人之類的抽像說法,是真正的殺人不見血。

愁眉苦臉

他看著落日逐漸落在遠處沙漠的地平線,黑暗漸漸來臨,他微笑,他想到了,顯然是上天在幫助他,不,是上天也認為這些可憐貧苦的人應該得到他的關懷照顧。

他起身緩緩的走向更深的黑暗。

一群在非洲貧苦區域服務的無國界醫生這時集中在一個營帳裡,幾乎都在愁眉苦臉,有的更唉聲歎氣。

他們不是為這裡貧困的生活條件叫苦,他們是在擔憂一件很可能發生的全球大禍事,這個月幾乎把他們這兩年的辛勞完全毀了,許多這裡的居民得病然后在無藥可醫的情況下斷氣,從得病到死亡只是一個星期的時間,起初以為是普通的發燒,然后高熱不退病人昏迷就這樣神秘的去世。

他們幾乎可以斷定這是不知的瘟疫,他們希望能找出抗方,但這需要時間,廣大的人類應該謹慎小心。

這裡需要實行“戒嚴”限制人民出入,不然一定會把瘟疫傳到其他地方甚至整個世界,不能再讓沙斯事件重演。

他們都是最優秀的醫生,如果他們在文明世界,他們可以憑醫術賺大錢,但他們心懷令人敬佩的理想,他們慈悲為懷來這個被文明遺棄的地球一角。

他們早就就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他們知道來到這個地方,面對不知名的病毒是危險的,但他們無所懼,學醫本來就是為救人,找出救治的方法與藥方。

這時應該是他們的晚餐時間,但他們都毫無食慾,他們在等徐聖慈醫生回來。

徐聖慈醫生是六天前離開這裡馬不停蹄的趕往這個小國的首府,這是一個艱苦的行程,這裡出發到首府要走二天一夜的路,來回就要五天時間。他要謁見衛生醫藥部的官員,要對他們提出警告與警惕:不知的新瘟疫正在悄悄的發生,人類又面臨另一個束手無策的災難。

徐醫生臨走前說會六天內趕回來,儘管這是很迫促的時間。

精神領袖

徐醫生算是他們這一區的領導人,沒有人不服,每個人都佩服徐醫生的醫術,更為他偉大的人格所感動,實際上是有許多醫生是受了徐醫生的感召毅然加入這個慈善醫藥團,徐醫生更是他們的精神領袖,他像一座山能穩定所有的事,只要看到徐醫生心裡就踏實,萬事都有徐醫生解決,徐醫生能解決所有的困難。

很多人起初聽到徐醫生的名字會發笑:即使心存做好事的的念頭與理想,也不必這么招搖的掛在身上吧。徐醫生自然明白,時常以自己的大名開玩笑。

他對人說:“信不信由你,我的名字是父母取的,也是上天的意旨。”

他解釋說:“父母生下我時,他們決定一人為我取一個字為名,也抽籤決定那個字行先,如果名字粗俗,我也只好認了,幸好不是。母親決定第一個字,她選了聖這個字。父親選的是慈,唉,合起來就是人人偷笑的聖慈,都以為我想當聖人偉人想瘋了。”

徐醫生的親友證實這是真的事,他的父母也驚訝認為是天意。

這時在營帳裡的醫生聽到了遠處傳來吉普車行走的聲音,他們一齊湧出去,果然看到徐醫生回來了,但是看徐醫生不豫的臉色,這些以濟世已任的醫生就覺得事情不妙。

果然徐醫生生氣又憂慮的說:“他們承認明白我說的是真的,新的瘟疫已經發生,但是他們拒絕公開聲明這裡有致命的瘟疫,不肯暫時禁止人民與遊客出入隔離瘟疫蔓延。他們說這會拖累了經濟發展,尤其是一個亞洲大國的商家就要到來討論發展計劃。”

醫生們聽了憤怒:“在他們眼中,金錢比人命更重要。”

徐醫生微笑說:“別急,在回來的路上,我已經想到了向世界公佈瘟疫的方法。”
(三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是否赞成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